脂色 作品

第五十章 解除冥婚契约

    第五十章 解除冥婚契约

    晚上,由于下午睡的太多了,我一直躺在床上睡不着。

    睁着眼睛翻来覆去的,雯雯和清玲她们都睡的很沉,我睁着眼睛看天花板,想着王微微白天跟我说的,心里很怕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,有条信息进来,是凤子煜发来的:“是不是睡不着?”

    我回他:“是,我有些怕,下午睡多了,现在很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别怕,我一直陪你聊天,直到你睡着为止。”

    看了凤子煜的短信,我心里很暖:“嗯,谢谢你,凤子煜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对我太好了,可我不能回应他。

    我结了婚不说,还是冥婚。凤子煜这么好的人,我是配不上的。

    得找个机会和他说清楚,我不想隐瞒他,否者会更内疚。

    那方,凤子煜传来信息:“这件事我会帮你处理好的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……”

    当我把这几个字打好,正要发出去,突然门口一阵阴气吹进来。

    像昨天晚上一样,宿舍里气温极低,我抬头朝门口望去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阴影从门背后穿进来。

    是君无邪!

    他穿墨色刺绣金边纹龙长袍,腰间挂黑玉腰带,右肩上是鎏金骷髅头,挂着斜长黑色披风,洒身后很飘逸。

    斜长凤眸深邃,如刀削的脸有些憔悴,面色如雪,薄唇没有一丝血色,惨淡苍白。

    他见到我,目光像盛满璀璨烟花,朝我笑道:“小幽,有没有想为夫?”

    看见他,我惊的盘踞进床里面,吓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慌乱的手在手机上乱按了一通乱码,不知觉中给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无邪见我样子,面色凝重的走过来,站在我床头:“小幽,怎么了?是不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我慌乱的看着他,把被子抱紧,全身裹住,惊恐的喊道:“你不要过来,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紧蹙着眉心,盯着我,白皙如玉簪的手伸过来,想轻抚我的头发。

    刚触碰到我的头,冰冷的气息传来。我吓的迅速把头压低,躲避他的触碰。

    这时,电话响了,是凤子煜打来的。

    我刚刚想接电话,一下被君无邪给夺了去,他看到电话上凤子煜的名字。

    萧寒的声音暴怒道:“是凤子煜,凤子煜……半夜三更,居然是凤子煜打来的?”

    他见我不说话,把我和凤子煜聊天记录翻了个遍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他一眼,他的手紧紧的捏着手机,像要把手机捏碎。

    盛怒下的他尤其恐怖,周身弥漫着死亡气息,阴森森,冷飕飕的。

    我身子靠着墙壁,忍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他恼怒道:“本尊不在的几天时间,你到底和凤子煜做了什么?半夜三更的睡不着,让凤子煜陪你,你是忘记了他是如何对付本尊,如何欺骗你的?”

    我踞在床的一角,不敢看他,更不敢回答他。

    他今天和昨天太不一样了,我好怕他把我拉到天台山,逼我跳下去。

    好怕,好怕!

    许是我眼里惊恐的惧意惹怒了他,他掐住我的下巴,冲我喧嚣道:“说!龙小幽,你是不是和凤子煜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背叛了本尊?”

    我颤抖的身子抱在一起,不知如何回答他。

    电话又响了,来电显示上面写着凤子煜。

    君无邪一看,狂暴在我面前把电话捏碎,一堆黑色废渣,从他指缝中散落。

    他拖着我的手,把我从床上拖出来,拖到走廊上。

    空寂的走廊上,他双手狠狠的把我低在墙上。

    夜风把他长发吹起,他头上丝丝细发落下,掩盖了半只眼,那眼透过发梢森寒锐利的看着我,直勾勾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他像只凶猛狂暴的野兽,将冲出禁锢,破世而出,将我一口一口的撕裂。

    我好害怕,双手止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我不敢看他,却不得不看他。

    我没法逃避!

    他语气前所未有的冷冽:“说,为什么要如此待本尊,为什么要背叛我,为什么要和凤子煜在一起?”

    我牙齿咯咯的颤抖,看着他,眼睛里渐渐弥漫一层薄雾,薄雾越来越多,盛满眼眶。

    我看不清明。

    他见我不回答,冷如千年寒冰的手钳着我的下巴,迫使我对上他:“为什么?本尊待你不好吗?你为何要如此待我?”

    我泪一下子就溢出来了。

    从眼眶一直落到脸色,冰凉凉的。

    他看见我哭泣,盛怒阴寒的眸子动容了一下,但声音更多的确是冷冽:“说,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了,我受不了。他一次次的逼问我,我不知道他会对我怎样?

    我双手狠狠的朝他推去:“你放开我,我在也不想见到你,你从来就没有顾及过我的感受,什么都要我顺着你,你逼我,怒我,践踏我。我受够了,你今天最好把我杀了,杀不了我,你以后不要在来找我。我不想看见你,永远都不想。”

    我疯狂愤怒的打他,锤他,推他……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他阴沉着脸,在我耳边咬牙说道:“你在说一次?”

    “滚,我不想在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我疯了,我一定疯了,我不管不顾的冲他发火,冲他发了这么大的火,他一定会把我杀掉的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我都不用跳楼了,他直接把我捏死。

    果然,他捏着拳头重重的朝我挥过来,嘭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我害怕的缩着脖子,闭上眼睛,头歪向一面,身子颤抖。

    身旁的瓷砖瞬间裂开,一条巨大裂痕沿着瓷砖上下蔓延,瓷砖碎片和水泥尘埃哗哗的往下落。

    在睁开眼,见他斜长凤眼冷清阴森,死死的窥视着我。

    他白皙的脸一下变成青色,身体中升出一股黑气,在上升蔓延。

    他盯了我很久,很久。

    我大气不敢出一声,久到我即将坚持不住时。

    他凄冷的声音说:“龙小幽,上天派你来折磨我的,你非得要把我折磨的生不如死你才甘心,以前你是这样,现在你还是这样,一千五百年了,你一点都没有变。你吃定了我不会杀你,所以你和凤子煜勾搭在一起,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中滴下一颗莹泪,是红色的血泪。

    他的神情很凄凉,很哀伤,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他,就如同世界末日般让他感到绝望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生气,看不到希望,迷茫,绝望,甚至已放弃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一千五百年,本尊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,告诉我,你选择的是他?如果真是你心中想要的,本尊立马和你解除冥婚契约。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