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四十八章 我冤枉了他

    第四十八章 我冤枉了他

    凤子煜一把我抱起来,从楼梯上跑下去,从顶楼一路跑到一楼,他速度很快,抱我放到车子里,带我去医院。

    医院里拍了片子,医生说我扭伤了,幸好没有伤到骨头,问题不大,修养几天就好。

    不过连夜淋雨,受到惊吓,我有发高烧的迹象,只要过了今晚没发烧,明天就没大碍了。

    凤子煜就守在我的床边。

    对于他心里我特别的难受,先前都是我冤枉了他,没想到最关键的时候却是他救的我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为什么君无邪要这么做,要把我推下去,为什么会是这样?

    难道他真这么想让我死吗?

    想着想着,我眼泪就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凤子煜拿出纸巾帮我擦拭脸上的泪珠,温柔的安抚我:“别哭了,脚没事,好像也没发烧,好好的睡一晚上,明天我帮你请假。”

    我呆看着他,良久后我哽咽的说出三个字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他朝我笑了笑,抚摸我额前的头发,细心的别到脑后:“不用说对不起,我一直会保护你的。别怕。”

    我哽咽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晚上,凤子煜就在我床头趴着,我睡的很安详,一直到第二天十点钟才醒来,他帮我办好了出院手续,想把我接回家住。

    我看着自己缠着大绷带的腿,摇了摇头:“我不想让我爸爸妈妈担心,还是回学校把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倒没有坚持,把我抱上车上。

    他把车开到宿舍楼下,距离王微微摔倒的地方不过几米,地上一团新的血迹在那。

    偶尔几个走过的同学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我和凤子煜面面相觑,凤子煜下车,问一个路过的女同学。

    那女同学见是凤子煜,脸一下子刷红了。支支吾吾的说:“昨天晚上半夜,不知道怎么回事,和王微微一个宿舍的徐娜从天台上跳下来了,一晚上没人发现,直到今天早上六点有同学出来晨练才看见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说徐娜跳下来,吓的脸色煞白,想从车上下来,牵扯脚伤,痛的顿时吸了一口气,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。

    凤子煜听见我动静,迅速转过身来,紧张道:“你别动……我抱你上楼。”

    他从车内把我抱出去,女生宿舍楼下,大概十一点钟,人不是很多,来来往往的却也不少,他公主抱我的情形,全部被人看见了。都在小声在议论着。

    到了宿舍,就雯雯在宿舍内,敲门时是她开的门。

    她见凤子煜抱我上来,先是愣了一眼,迅速开门后。

    她朝我焦急道:“小幽,你到底去了那里啊,你知不知道我早上一醒过来没看见你,都快吓死了。加上楼下发现徐娜尸体,她昨天晚上跳楼了,我们三个吓的整栋大楼都在找,把图书馆,饭堂,操场全都找遍了,冒着雨。文莉感冒了,清玲陪她去打针了。你也是的,不打的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听到雯雯的话,我眼眶红红的,泪凝聚在眼眶里打转,真好,这个学校还有她和两个宿友关心我。

    我哽咽的朝她说:“对不起,昨天晚上我不小心摔伤脚了,打电话给凤子煜,把我送去医院,连电话都没来及带,真是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雯雯见我脚伤的绷带,连忙让门。

    凤子煜把我放在床上,帮我盖好被子,他温柔道:“快到中午了。我去帮你打包点猪蹄回来吃,补补。”

    我嘟着嘴:“我不吃猪蹄。”

    “以形补形,好好休息,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把我头发顺了顺,澄澈的眼睛温和的看着我,看了几秒后依依不舍的走了。

    雯雯坐到我的床上,把我手上的书一扯:“我看的出,凤子煜是真的喜欢你,你不考虑考虑他吗?”

    我把书夺回来,朝雯雯撩了下眼皮:“我和他之间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我这个已婚的女人,怎么能在去祸害他呢!

    想到昨天他晚上为我做的一切,我冤枉了他这么久,心里内疚的紧。

    “唉,多好的人,家世无可挑剔,家族本市第一,品学兼优,还是学生会主席,第一校草,你怎么就不动心呢,龙小幽,我有时候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。凤子煜那样的完美的好男人,绝种了,真的绝种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雯雯,在把书抢过来:“我知道你为我好,我们之间真的不可能,至少现在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在担心犹豫什么?我看你也不怎么排斥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放下书,看了雯雯一眼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如何和他解释我和君无邪之间的关系。总不能名字挂着君无邪的冥婚,还和别的男人谈恋爱把。

    这样,我办不到,真的办不到。

    对另外一个男人来说,太不公平了,比劈腿还严重。

    雯雯见我不说话,冷哼一声,不高兴了:“随你了,这么好的男人不把握,以后你就哭把。”

    中午,文莉两个还没来,凤子煜却先来了。

    他为了感谢宿舍里同学找我,淋感冒了,去了大酒店给她们丰盛的大订餐,外卖送生门。

    当然,给我的是猪蹄瘦肉粥。

    我看着惨白的粥,在看他们铁板牛肉,血粑抄鸭,八宝荷叶鸡……直咽口水。

    凤子煜似知道我的心思,坐在我床前的椅子上,把我粥打开盖子:“不准吃,你这几天养伤只能吃清淡的,医生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我撇撇嘴,以表心里的愤怒。

    凤子煜却亲自喂我,一勺一勺的逼着我把粥吃完。

    吃到一半时,文莉和清玲回来了,看见桌上的菜,知道是凤子煜送来的,很高兴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们想吃,但当着凤子煜的面不敢吃的太难看,只得我迅速把粥喝完。

    凤子煜出去了, 她们才开始动手吃大餐。

    最可恶的是,凤子煜居然交代她们不准给我吃。

    心里那个气啊,什么叫看得见吃不着。我只能看着她们咽口水!

    我一连在宿舍里闷了三天,中午和晚上凤子煜都会给我送粥,为了不影响学校风气,他都托宿舍里的人送上来。

    每次都给她们不少好处,尤其是给吃的最多,看的我好嘴馋。

    第四天,我终于能下楼了,我在也不想吃白粥,嘴巴都快淡没味了。

    我要开荤,我要吃大鱼大肉。

    上午,她们还没下课,我偷偷摸摸的,拎着一条腿儿,一蹦一蹦的从宿舍楼下去。

    我准备去学校旁的小饭馆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到了楼梯口,下面并没有多少人,大部分人还没下课。

    而我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王微微!

    她穿着一条渗着血的连衣裙,还在她跳下来的地方徘徊等待。

    我看见她惨白的背后,两个黑色手印很显眼。

    像前几天一样,她在等待替身,为什么会是这样,明明不是说徐娜已经跳下去了吗?

    为什么她还在徘徊?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