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四十七章 我们上天台把

    第四十七章 我们上天台把

    外面在下着大雨,巨大闪电把阴暗的天空劈成两半,雷神就在我头顶上轰鸣,大雨飘在走廊积满了水。

    君无邪的手紧紧的夹着我,像怕我逃开一般。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的踩在水边缘,问他:“你要带我去那里啊?”

    雷电交加的夜晚,我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君无邪今天有些诡异,太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他没回答我,我抬眼瞪他,发现他脸上诡异的笑着。

    我一下生气了:“君无邪你在笑什么?”

    他语气平缓,阴冷的手像钳子一样夹住我,生怕我逃开一样:“娘子,别怕,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他这么说,我生着闷气,由他牵着我走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带我下楼,而是牵着我的手上楼去。

    我们宿舍在三楼,当我走到五楼时,发现有些不对劲,想甩开君无邪的手,却发现怎么都甩不开。

    我很生气,冲他骂:“你到底要带我去那里?”

    “你到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永远重复着这句话,一样的语调,一样的表情,让我感觉不对劲!

    君无邪不对劲。

    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他不是君无邪!!

    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不可能,君无邪是鬼王,没人敢假扮他。

    但他一直带着我往上走,难道想带我上天台?

    我停住脚步,冲他问道:“君无邪,你想带我上天台?”

    他突然转头,诡异的眼睛阴恻恻的望着我,眼睛里终于有别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血色!

    没错,就是血色,他的眼睛慢慢由黑色转向红色,血腥的红色,声音生冷僵硬:“娘子,我们上天台把。”

    我发现我的手和脚动不了,根本不受控制一般,慢慢的往台阶上走去,一层层的攀爬,我想叫可无法喊出声,就像木偶人一般。

    我情形和前几天的王微微很像。

    她也是呆呆的,眼睛没有神采,空洞麻木,一步一步的爬到天台上,然后在天台那里徘徊,最后跳下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内心极度惊悚,无法置信!

    君无邪居然让我去跳天台?

    不,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我不相信。

    可是我喊不出,叫不出,控制不了自己,一层层台阶往上爬去。

    君无邪就在的我旁边,他没有说话,都不牵我的手了。

    我连最简单的转头看他一眼都做不到,脚下像是有什么牵引着我,让我爬到最高顶层。

    五楼,六楼,七楼,八楼……

    我全身冒着冷汗,背后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我还是一层层的爬上去。

    终到了八楼顶层!

    顶层上面是一道铁门,平时上来晒被子的女生门会关着锁上,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,那锁自动开了,嘭的一声,铁门重重被打开。

    天台外面,积了很深的水,狂风暴雨依旧不停,闪电在我头顶上划过。

    我很害怕,根本不敢踏进天台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我身体却直直踩了出去,水一下没过了拖鞋,渗到我脚环处。

    冰冷的水从我脚心一直钻进身体里。冷的我哆嗦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头顶闪电劈过,雷声就在耳边轰鸣。

    我慢慢的走,走向王微微跳下去的天台边上。

    身边,君无邪任跟着我,似不把我弄下去他不甘心。

    我心跳很剧烈,每走一步,心就跳出胸口。

    我想拼命凄厉的呐喊……

    不要,不要,我不要跳下去。求求你君无邪,我不要跳下去,我不要去阴间当你的鬼妻。

    呜呜……

    求你,求求你放过我。放过我把!

    不管我怎么挣扎,怎么呐喊,如何哭泣。脚下的步子依旧不停,我喉咙怎么都出不了声。

    就连卷曲小手指头,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风呼呼的刮在我身上,身上的睡裙全部湿透,贴上身上黏糊糊的。头发被雨水打湿,覆盖了半个脸,紧紧的帖在脸上。

    苍白的脸,犹如鬼魅般恐怖。

    我眼神里只剩下恐惧,骇人的恐惧。

    我在天台边缘下停下,身边冰冷无情的声音传来:“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我踩上一米多高的天台围墙上。

    围墙很窄,大概只有十厘米宽度,我踩上去时,目光望下去。

    下面,阴森森,几盏昏暗的路灯,光线惨淡,在大雨在苍凉的摇晃着。

    寒风在我耳边呼啸,把贴在身上的睡裙吹开,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天空巨雷压顶,闪电随时劈中我,巨大雷声似要把我耳朵震聋。

    我脚发软,好怕好怕……

    我不想跳下去,成为跳楼死的鬼,那样子太难看了。

    君无邪是否还在,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站在这里并不稳,根本控制不了身体,不能保持平衡,摇摇欲坠……

    我惊恐到了极点,君无邪不说话,也没有任何指示,就让我站在天台山受风吹雨打,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突然,我想到王微微那背后的手印,她是被推下去的。

    他,他要把我推下去?

    不,我想拼命的大喊,不要把我推下去,求求你……

    身后传来诡异的冷笑声,缠着在雷雨声中,是不很大,但我听的真切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很快就结束了,一切都快结束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后,我绝望的闭上眼睛,放弃了,我知道他一定会把我从天台上推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

    身后并没有传来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突然,我的手指能动了,背能动了,脚在瑟瑟发抖,我眼泪一下子涌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瞬间往后扭头。

    巨大闪电下,凤子煜火红的眸子,单手把君无邪的脖子掐住,死死的掐住。

    我手捂着嘴,一下从天台围墙上跌落到天台内,脚给扭伤了,抬头看凤子煜和君无邪。

    君无邪张开血盆大嘴,露出尖锐的獠牙朝凤子煜的手臂上咬去,就要咬到凤子煜的手臂。

    我凄厉的尖叫道:“啊……不要,不要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吓的瞬间松开手!

    他回头望我,眼中红光闪烁,竟比闪电还要亮,他面露担忧道:“小幽,怎么了。是不是那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他手上的君无邪被松开,迅速消失于夜色中,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睁大眼睛望着一切,恍如一眨眼的时间,君无邪消失了。

    凤子煜的眼睛又恢复成黑色,他迅速走过来:“怎么样,伤到那里?”

    他把我扶起来。

    我却抱着腿,流泪龇牙道:“别动,痛,脚扭了,好痛好痛。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