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四十六章 为夫知错了

    第四十六章 为夫知错了

    我大骇,睁大眼睛看着她,冷汗一下渗透全身。

    她像是很高兴,还朝我笑。

    露出灿烂的笑脸,眼白朝着我的方向,我看见她眼睛里流出一道血泪。

    她张开嘴,嘴里里全部是血,黑色的血凝固着,很恶心。

    我后怕的咽了咽口水,不敢和她说话。

    人来人往的宿舍楼下,正值下午下课高峰期,我怕别人把我当成疯子,在和空气说话。

    我拔腿就往楼上宿舍跑去,整个下午我不敢出宿舍。

    我被惊吓了,吓傻了,内心极度恐惧。

    上次小诺要嚷嚷杀我,我都没这么害怕。

    雯雯第一个回宿舍,见到我卷曲在床上瑟瑟发抖,赶紧跑过来问我:“小幽,你怎么了?脸色这么白?”

    我一下抓住雯雯的手,手颤抖的厉害。

    雯雯握着了我的手说:“你的手好冷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手迅速松开她,语气颤抖:“王微微,王微微……我看见她在楼下。她,她还跟我说话。怎么办,雯雯我好怕啊!”

    听到王微微,雯雯一下子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看了眼宿舍门口,文莉和清玲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她迅速坐到我床上,压低声音对我说:“她是不是缠上你了,跟你说了什么?我当时叫你不要下去,你怎么就不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个,我心里怕的紧,哭丧着脸道:“她说,龙小幽,下一个死的就是你。怎么办,雯雯我还不想死,你问问你奶奶有没有办法破解?”

    雯雯眉头皱紧,皱成一个川字:“这是怨魂找替身,怨魂找替身啊!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呢,她死前看了你最后一眼,把你给记住了,这种怨魂最难缠的,你要是不替她去死,她就缠着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被吓的哇的哭起来:“那怎么办啊,雯雯,你帮我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行啊,我不会法术,我奶奶虽然是个阴阳师,但是她道行浅,只能对付一般的鬼魂,对付不了怨魂,我听见围观的同学,说她死时背后有一双手印?是黑手印?”

    我对雯雯猛的点头:“对,是黑手印,我也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个替死鬼,她是被上一个跳楼死的鬼给害死的,她现在找替身,找到你了,要是没有替身她就会在那里一直徘徊,除非有人替她去死,她才能入了回轮。太棘手了,我奶奶处理不了,想办法请学校外面的道士和高僧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一说到高僧和道士,我想起那天晚上凤子煜折磨君无邪几乎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的阴影。

    不行,不行……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能请人来做法。

    一是我实在没钱,二是我害怕君无邪在次招到凤子煜的暗算。

    晚上,我找君无邪商量看看,他一定不会不管我的。

    不知君无邪这几天怎么回事,就像失踪了一般,我好久没看见他了。

    往常,他晚上都会出现在梦中,缠着我陪他。

    我隐隐的有些担心,他是鬼王,却不是无所不能的,他也会受伤,也会有敌人,更甚至有人像要他消逝。

    我低头哀叹了一声,朝雯雯说:“先过一天算一天把,我尽量小心点,不着她的道。”

    雯雯见我这样,欲言又止,文莉和清玲推开门回来,她刚开口,不得不把话给咽下。

    从下午到晚上,我一直病恹恹的,提不起来劲儿。

    担心,迷茫,恐惧占据了我的心神,甚至连晚饭都没胃口吃,才过九点就躺在床上睡觉,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每每刚闭上眼睛,我就会想起王微微的话:“龙小幽,下一个死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这种恐惧充斥我的大脑,让我全身摩挲,不停的渗着冷汗。

    人,真正的不是害怕死亡。

    而是知道死亡即将来临,那种痛苦的煎熬。

    而我,就处于这样的煎熬中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白天气晴朗,今天晚上,气温却很低。

    窗外,乌云蔽日,雷电轰鸣,突然下起了大雨。

    把我心搅的更乱了。

    才十点钟,宿舍里早早的关灯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等文莉和清玲睡着,雯雯站在我床头,担心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我把门窗都检查了一次,锁好了。所有地方都撒上朱砂和糯米,小幽,要我陪你睡吗?”

    我迅速摇头:“不要,你先睡觉把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雯雯还不安心,朝我交代道:“你有事喊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我苍白的脸冲她笑了笑:“嗯,没事的,你安心睡觉,不要管我。”

    我劝说下,雯雯躺回床上。

    我双手捏的紧紧的,直直的躺在床上,心里更紧张了。外面是淅淅沥沥的雨声,搅得我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我把耳朵里塞上棉花,心里念着君无邪。

    君无邪……你在哪,到底出了什么事,为什么不来看我。

    君无邪,快回来,你快点回来,我好怕!

    念着念着,到半夜外面的雨停了,我实在挨不住,昏昏沉沉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门外,一阵阴风刮进来,我身子冷的哆嗦,一下惊醒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手机,凌晨两点半,外面又在下雨了。

    门口,突然进来一个人,身形很熟悉,穿着黑色流云龙袍。

    我把台灯打开,看见是君无邪,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,把被子掀开,起床朝他气愤道:“这段时间你都去了那里,你知不知道我好怕啊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含着淡淡笑意,走到我身边,朝我说道:“娘子,对不起,为夫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依不饶,嗔了他一眼,冷哼道:“你还知道错啊,告诉我,你到底去了那里?”

    他没回答我,含着笑看了我一眼,他眼睛里的光有些不一样,具体是什么我说不上来,直觉他眼神很奇怪。

    看着我没有那种璀璨离迷的感觉,死气沉沉的,还带着一股阴郁气息。

    我追问道:“你到底去了那里?”

    他阴恻恻的问我:“娘子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肯定想啊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跟着夫来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我的手走到宿舍门口。宿舍门口被雯雯锁上了,我把大门打开,走了出去,嘭一声,大门迅速被关上,那种速度就像刮了大风速度把门反锁上一样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门,拍着脑门懊恼道:“糟了,门被反锁了,一会我怎么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没关系的,为夫会帮你打开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的语气很淡定,甚至波澜不惊,跟他平时说话不在一个调上。我听着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他才消失几天没见我,我怎么感觉他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