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四十五章 她为什么跳楼?

    第四十五章 她为什么跳楼?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她是自己跳下去的,不是我们推的。”

    雯雯拉着我的手,她紧张的手心都渗出汗来,把我手心抠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怕!我奶奶说死人生前最后看见的那个人,怨魂会缠着生前那个人,一直缠着她。”

    我听问问这么说,心里咯噔一下,毛骨悚然的。

    回想王微微好像在死前一直对着我笑,那笑太诡异,分明就是冲着我来的。我心里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我呸——

    之前打都打了她,揍了也揍了!

    相比她欺负我的,我这点又算的了什么?

    她把我打晕丢下山洞,把我这辈子都毁了,这账我又找谁算去。

    不过,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从高楼上跳下来,看情形就像有人推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可是我没看见其他人!

    她就这么跳下去了,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她家庭富裕,听凤子煜说过她家富豪程度,在本市排第六名。身边有一群追捧她的富家子弟,学校不少女生巴结她。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她正值青春年华,不应该跳下去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原因?

    我放开雯雯的手,对雯雯说道:“王微微死的有些蹊跷,除了我前几天打了她一顿。她从小到大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,她不可能脆弱的被我打一顿就闹着自杀,以她的个性和脾气,应该会揪齐更多的人,把我暴揍,把场子找回来才对。”

    我越想就越不对劲,转头就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雯雯在我后面把我衣服扯住:“你下去干嘛?不要下去,她才死,刚刚生出新魂,要是看见你一定会缠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把雯雯拽紧的手掰开:“我不怕她缠我,她要是敢缠着我,看我不弄死她吖的,我就想不明白,她为什么跳楼。”

    我扭头就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雯雯在我身后又是生气,又是跺脚,朝我骂道:“你怎么就不听我的呢,上次我让我奶奶帮你算了一卦,说你的命数被改了,这辈子不能碰见阴东西。唉,你想气死我吖。”

    我没理雯雯,头也不回的朝她说道:“你先回宿舍,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对于我的命,都这样了,我还有什么好怕的!

    楼下,救护车已经开来了,王微微从高楼掉下倒在血泊中,旁边围了一圈的人,女孩子胆小,远远看着。

    我从人群里钻进去,她穿白色长裙,全部渗了血,下摆成了血红色,圆背心领子破了一块,背后扯开了。

    雪白背后渗着血迹的地方,我看见一双黑色的掌印。

    没错,是黑色的掌印。很小,像婴儿的手印。

    我想走上前细看时,拉警戒线的警察把我推开:“这位同学,快让开。”

    王微微的尸体被抬进急救车内,面上覆盖白单,遮掩了严实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了几眼又纷纷离去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群中,我看见没有一个平时和王微微走得近的,这里大多数是陌生面孔,有惋惜的,有麻木的,也有八卦的……

    退出来时,正好碰见了凤子煜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地上的血,已凝固成黑色,脸色凝重,眉峰纠在一起,对着我道:“小幽,这几天下课后,回家住,我接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撇了他一眼,面无表情,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在我心里,我已经把他除黑名单了,就冲着他对君无邪所做的一切,我更不打算原谅他。

    李盛煊穿着背心跑过来,凝重的对我说:“小幽,你们女生宿舍不安全啊,不然你回家住好了,我每天接送你,机车不安全我开路虎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瞪了他一眼,生气道:“闭嘴,你连驾照都没考上,怎么带她。”

    李盛煊脸一下子就黑了,他没有反驳,看着我很担心:“不然,我叫我爸的秘书接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对于他们说服我回家住,我很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我家和凤子煜只隔了一个花园,他还有我家的钥匙,我要是回家住岂不是羊入虎口!

    我不怕他对我爸妈怎么样,毕竟住了这么久,我爸妈也没出过事。

    我怕他对付君无邪,那晚上的场景我在也不想看见了,君无邪差点就在我面前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凤子煜欲开口,我斩钉截铁拒绝:“我是不会回家的,我就在学校住,在说宿舍里这么多人呢,能出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见我态度坚决,空灵俊秀的眼睛看着我,淡色如水的唇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最后什么都没说,目光气馁,很受伤。

    李盛煊见我这这样,也没有多说什么,叫我一切要小心,他总觉得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我觉得他们多心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后,我发现雯雯在宿舍里撒上朱砂和糯米,门缝里,床底下,还有阳台边上。

    我朝她说:“雯雯,你太小题大做了。”

    文莉也在宿舍,对于雯雯的举动很赞成:“以前我是无神论者,现在我什么都信了,王微微刚跳下去,前几天你又打过她,洒点图个安心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道:“在这样,我们宿舍可不敢住新舍友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文莉接口道:“不来还好,我们班的那群富家女,上课时,一天到晚说去马尔代夫还是夏威夷,是路易威登还是纪梵希,是去韩国整下巴还是割眼皮。没完没了的说,好烦。两个世界的没有共同语言,还是别住进来就的好。现在我们挺和谐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清玲把书放下:“对,就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王微微死后的几天来,学校平静的出奇。

    从她跳下去以后,学校在也没有人找我麻烦。

    我依旧和以前一样,教室,宿舍,饭堂,有时会在操场上长椅上,或者草坪边,拿工具画板开始画国画。

    今天,我在操场旁长椅子上,拿上工具准备画国画。

    凤子煜和李盛煊不知何时出现,在操场上打篮球。

    迅速聚齐一群女生,女生们的尖叫和呐喊,让我静不下心来。

    她们严重的打扰我的思绪,本来有了灵感,一下就没了。

    我默默的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宿舍。

    在宿舍楼下,三三两两的人群中。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我整个人都震住,呆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王微微!

    居然是王微微,她穿着死前的那套长裙,裙子领口破了一块,下面长裙摆子被血染红,上身布满红色血迹。

    她在那里徘徊,遥望。看着来来去去的同学,空洞的眼睛没有焦距,没有眼仁,眼睛都是白眼球。

    她像等待什么。

    好几个同学从她身子里穿过,她依旧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我脸色变漆白,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缩……

    她好像看见了我,无神的白眼仁翻了翻,欢快的朝我跑过来:“龙小幽,下一个死的就是你。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