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四十二章 害死君无邪

    第四十二章 害死君无邪

    这一觉我睡的很舒服,第二天醒来后文莉急匆匆的把我吵醒,她说:“小幽小幽,快起来,出事了,昨天晚上出事了?”

    我一睁开眼,发现宿舍里就只有我和文莉,清玲和雯雯都跑到走廊上去。

    文莉见我醒来,把宿舍的大门一关,冲我说道:“昨天晚上徐佳莹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嘴巴长的很大,吃惊看着她问: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“徐佳莹,徐佳莹死了,可是我昨天晚上没有做噩梦。你说是不是代表他不会来找我了?”

    文莉表情又是惊喜有是害怕,对于如徐佳莹的死,她没有一点同情。

    我认真的看着她:“你昨天晚上没有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她头摇的很快:“没有,一连几天来,我都没有睡好,昨天晚上睡的特别香,就好像要把没有睡好的时间给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没做恶梦,我松了一口气,严肃的对她说:“我做噩梦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文莉一听急了:“怎么会呢,你跟他又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我伸长脖子看着窗外,发现她们还没有进来迹象,拉着她小声说道:“他昨天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文莉手一下捂住嘴巴,眼睛睁大,眼眶泛着泪,明显是给吓的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,才听见她的声音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他来感谢我的,本来他快被折磨的挺不住了,我们两给他烧供奉,他缓了过来,可能是昨晚上杀了最后一个人,大概是徐佳莹,然后魂飞魄散了。你放心把,他在也不会来找你了,还说谢谢我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文莉终于松懈一口气,把手放下来,含泪激动的问我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做什么,本来他受人所托要杀了我,我还不是没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徐佳莹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徐佳莹害死太多人了,阴德缺损,这样的人活不长的。小诺的死都是徐佳莹设计的,她差点把你拉去异灵社,你还好没去。”

    文莉含着泪,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雯雯和清玲推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雯雯到也没有避讳,直接在宿舍里说:“徐佳莹死的很惨,晚上宿舍里六个人,都不知道,早上才发现尸体。据说身体里器官全部没了,血被放干了,流了一地,眼珠子被挖,脸皮被剥掉,耳朵割了,鼻子拉长,嘴巴撕裂,从嘴把整个脑袋撕成两半,脑浆子都出来了,太残忍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文莉听见,跑到厕所阳台呕了。

    雯雯走出来:“那个宿舍的全住院了。走廊上吐了一地,别去她们宿舍走动,太晦气了。”

    清玲也出来看我们,她说:“刚才走廊里吐完了。听雯雯说一次,我还在反胃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自从徐佳莹死后,学校里在也没有人出过事,一下子十条人命去了。大多家世不凡的学生,一时间学校里人心惶惶,整个学校笼罩在阴暗气息中。

    几天后,李盛煊出院了。

    星期五下午,我从宿舍里下来准备回家,却发现李盛煊骑着重型机车在女生宿舍楼下。

    看见我来,他开着重型机车快速奔到我面前,冲我笑道:“小幽,你今天回家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亮晶晶的,笑道:“我送你回家把。”

    我刚想拒绝,右边凤子煜开着那辆蓝色兰博基尼来了。

    就停在他旁边,他把车窗摇下,朝我笑道:“小幽,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,他上次设计陷害我,一连好几天我都没有在见到他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和君无邪有什么深仇大恨,我也弄不明白,他是人,君无邪是鬼,两人八竿子打不到一块钱,他为什么要陷害君无邪。

    还用这么残忍的方法。

    我不想理他,所以在李盛煊和凤子煜之间,我朝李盛煊走过去。

    李盛煊如此灿烂的笑容,从身后拿出一朵花,结果拿出来时,却发现只剩下玫瑰花的梗了,花朵居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的脸顿时黑了,尴尬的朝我急忙解释道:“明明是开的很漂亮的花,我刚才就放在身后,这会变成花梗了呢?”

    我接过那个没有花的玫瑰梗,摸了下绿叶子,笑道:“谢谢你的叶子,这叶子长的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李盛煊尴尬咧嘴一笑,露出漂亮的牙齿,红色耳钉映着夕阳,很耀眼。

    他拍拍后座,拿出一个安全帽说道: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安全帽,冲他道谢:“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他眉飞色舞的朝我讲很多事,他从小到大,调皮捣蛋的。在红绿灯时,接到一个电话,嗓门很大声说:“我在约会,都说我不去了。你们别烦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,凤家大少爷约得我?好,我去。”

    我听见凤家大少,不由得皱起眉头,我听过姓凤的不多,唯独有凤子煜,这个凤家大少岂不是凤子煜。

    我还没开口时,李盛煊冲我说道:“晚上,他们找我去飚车,我不想去,下战帖的人是凤子煜,他和我单挑,我想我会会他,你跟我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李盛煊听说我不准他去,一下子就急了,把车子停在路边,试图说服我:“你知道吗?要是我不去会被人笑话,当成孬种。这个圈子有这个圈子的玩法,我去输了,最多没面子,要是我不去,他们会说我孬种耻笑我,你跟着我,我不想你因为我,被别人耻笑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言论,我只能无力的翻白眼。

    他个性冲动,年轻气盛。

    我就搭他的车,没答应做他女朋友呢,他那只眼睛就认定我非跟着他。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他放低姿态说道:“去嘛,这次不去,下次他们肯定叫我去打擂台。”

    我眼皮朝他一撩:“打擂台?”

    “嗯,东方会所地下赌场的擂台。学校里很多人都玩那个,他们只赌不打,我以前被他们起哄去打了一次,赢了,对手太不要命了,要不是我小时候练过散打,在我爸警队中天天和警员一块练,一定会被他活活打死。”

    听见他这么一说,我只觉的惊悚!

    凤子煜到底想干什么,他差点害死君无邪,又把手伸向李盛煊。

    我很生气,闷声磨牙道:“我跟你去。”

    李盛煊听见我说去,很高兴,一踩油门跑的飞快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一个郊区的仓库外面,外面是一条空旷的赛场道。

    夕阳落山,金光洒下,不少年轻人在赛车道上狂欢。

    凤子煜半靠在他的车旁,眼戴墨镜,悠闲逸致。

    李盛煊把车停在他,见到我从车上下来,凤子煜很意外,朝我说道:“小幽,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含恨看着他,把头盔塞给李盛煊,气冲冲的质问他:“要是我不来,你打算怎么害李盛煊?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