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四十一章 没有心跳

    第四十一章 没有心跳

    我眼睛睁的大大的,他身上的血迹不断往下滴落,浓郁的血腥味扑向我,熏得我很难受。

    他见我害怕,朝我笑:“龙小幽,你别害怕,我不是来杀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愣住了,反问他:“你不是来杀我的,你是来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他苍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解脱,语气平缓:“我没把事情办好,没有将你杀了,被那人折磨的差点灰飞魄散,你和文莉供奉我,把我从死亡边缘拉回来,我今天晚上用尽所有阴气,把最后那个该死的人杀了,我也解脱了,我在也不想受人控制,当人傀儡,我现在没有力气杀你,我只想和你说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身形变得越来越透明,化成一缕缕黑色雾气,消散在我床头。

    宿舍里阴寒的气息一下消逝,温度回暖。

    我低声的喊了几声:“小诺,小诺……”

    四周很安静,没有人回答我。

    我躺回床上,合上被子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我意识越来越不清楚,进入了梦想,梦中我见到君无邪。

    他神情憔悴的站在一座古老拱形石桥上,凤眸微闭,相思苦愁的模样。

    风吹着他斜长的黑色披风,飞撩很高,哗哗的响。

    桥下流的不是水,而是游魂。

    那是忘川水,我知道。

    那桥便是奈何桥,虽然我看不见孟婆。

    我就站在忘川河岸,在彼岸花旁边遥望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孤寂落寞,没有任何神彩,当目光微移,慢慢张开眼看见我……

    他眼眸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他单手指着我,冲我凄厉的狂怒:“为什么,本尊喝了孟婆汤,上了奈何桥,为什么还是忘不掉你。”

    原来——

    原来他站在上面是想忘记我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我懂了!

    我虽然恨他,但心里还是放不下,如今他愿意放弃我。

    我们就从此别过,相忘彼此。

    我什么都没说,表情镇定的看了他一眼,转身就走,萧寒诀别,不带一丝留恋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后,我的腰间瞬间被冰冷的手抱起,一下把我推进旁边妖异灿烂的彼岸花丛里。

    他把我压在身下,如墨的瞳孔幽幽叱诉着我的冷漠无情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背叛本尊。”

    我目光迷离的看着他,我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眸色冷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见我无动于衷,压着我身子更紧了些,言语中饱含怒气:“说,告诉本尊,为什么你要背叛我?”

    我没有背叛他!

    真的没有!

    他一个劲的冤枉我,我真想一巴掌呼到他脸上去。

    可是和他生气又很不值得,我冷冷的转过脸,不削回答他。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他更怒了。

    阴沉的凤眸带着煞气逼视我,双手放在我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我萧红的双眼,朝他喉去:“你最好杀了我,你杀不死我一定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听见我的话,他瞬间松手,凤眸凄凉绝望的看着我,落下一滴泪,砸到我的脸上,冰冷冷的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看着我,看了我很久很久,似想从我的脸上看到我的灵魂深处,

    最后,他绝望的勾了勾嘴唇,颓废的冷笑:“龙小幽,你一定很得意。才两天时日,就把本尊折磨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不说话,冷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继续说道:“你心里知晓,不管你做了什么事,犯了什么过错,本尊一定不忍心将你杀了,你才这么有恃无恐对吗?”

    见我不搭理他,他继续狠狠的说着:“你告诉我,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,他从头到脚都装着自以为是,愚蠢的无可救要,他甚至比不上本尊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用最恶毒的话形容那个人,还不忘抬高自己!

    我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实在忍不住打断他:“你说的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凤……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他突然闭嘴了,转头看向我,斜长凤眸睁的很大,我从来没有看见的弧度。

    他惊愕: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从头到脚都不知道你说的是谁?怎么回答你?”

    突然,君无邪呆望着我。

    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

    我本以为他会望着我到天荒地老,海枯石烂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笑了,从我身上翻下来,翻到旁边的彼岸花上大笑,凄疯的大笑。

    那种样子我从来没有看见过,什么高傲冷漠的鬼王大人。

    现下他高兴的就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等他发疯够了,他自言自语说着:“是他设计的,一定是他设计的,把你骗过去,趁你睡着轻薄你。给本尊制造交欢的假象,好个卑鄙无耻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小人,我第一时间猜想到是凤子煜,只是我不懂: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君无邪愣了一下,转头看向我,冲我笑道:“娘子,你是不会离开为夫的哦?”

    这翻脸速度可真够快的,快的让我始料未及,刚才还想掐死我呢,现在嘴巴甜的就像灌上蜜一般。

    高冷骄傲的鬼王大人,你的节操呢?

    玩我?

    我哼了一下,扭头不看他。

    他像是知道自己错,转到我面前,冲我笑:“娘子,不要生气了,是为夫错怪你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那讨打的样子,我气就不打一处来,朝他骂:“呸,谁是你娘子,我不要看见你,你给我滚的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他见我生气,坐在我身后抱着我,黑色披风散在璀璨妖冶的彼岸花上,双手从我背后环抱我:“娘子,为夫错了,这几天为夫因错怪你了,食无味,夜难寝。人都瘦了一圈,快病入膏肓了,你就没感觉到我瘦了吗?”

    我磨牙霍霍:“哼,一千五百年都活过来了,你还会病入膏肓?忽悠我?嗯……”

    他无耻道:“你摸摸我身上,真的肉都少了。”

    我背后就像一个大冰块一样,冷冰冰,硬梆梆。

    我冲他怒道:“那里有肉?”

    “娘子,你摸摸看,真的有。”

    说完,捏着我的手放在他胸部,他的胸部很冷,肌肉很有弹性,唯独的却没有感觉到心跳。

    我惊愕,瞬间转过头问他:“你的心呢,为什么没有心跳?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闪速荀丽无比的光芒,节骨分明的手放在我的胸部,说道:“为夫的心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嗔道:“你的心怎么会跑到我身上,框我?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