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四十章 死亡降临

    第四十章 死亡降临

    我没有磕头,我不欠他的,相反他还是会杀了我,我把香插上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暗下来,四周安静的诡异,冷风呼呼的吹着,刮在身上从皮肤渗入骨髓,我一下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凤子煜说过,这里阴气很重,整个城市里阴气最重的几个地方之一。

    文莉胆子更小,扯了扯我的衣服说道:“我们该走了把。”

    我等火完全熄灭,拉着她从后山腰下来,山脚下的情侣全不都见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有些不对劲,拉着文莉拼命的跑,我跑了几分钟,发现下山的路很长很长,怎么都跑不到底。

    我焦急想安抚身后的文莉,文莉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。

    而我手上拉着的居然是一条毒蛇,它吐着猩红的信子,头顶着绿油油的眼睛,幽深诡异的眼睛闪着寒光,阴恻恻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顿时大骇,迅速将它甩出去。

    那毒蛇变成一条长长的鞭子,迅速缠上我的脖子,紧紧的缠着。

    抓着鞭子那头的是红衣女子,梦中扶着君无邪的红衣女人,她双眸阴寒锐利,犹如蛰伏蛮兽,恨不得将我一口撕裂吞下。

    我被她缠着动不了,喉咙勒紧,肺中空气越来越稀薄,感觉就要被她活活掐死了。

    突地,白色身影从天而降,出手将那鞭子碎成两段,我瞬间摔到地上,呼吸顺畅了许。

    我转头一看,发现是那白袍的男人,古时公子哥的打扮,他朝红衣女子怒道:“红芙,主上没有说过取她性命,你擅作主张,不怕主上怪罪么?”

    “她该死,要不是她主上就不会被南阴的小人暗算,千年功力耗损一大半,如今成这番摸样,她就算死一百次都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们说的是君无邪,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真的,不是梦境,我艰难的从地上爬下来。使劲的咳嗽几下,叫红芙的女人朝我冲过来,还想杀我,被男人阻止了。

    他怒道:“红芙,我虽然也恨她,但她的命只有主上能夺走,主上不下令,我们谁也不能伤害她。”

    红芙瞪了我一眼,没有继续说去。

    我终于顺气了,关于那天的事,君无邪这么折磨我,践踏我的自尊,我一下子就来气了,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会杀我,我冲他们骂道:“滚,叫君无邪滚的远远的,我以后在也不想看见他。”

    我这话,一下子就惹他们生气了。白衣的男人冲我怒道:“主上看上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,别不知好歹。”

    啊呸——

    一个鬼缠着我,我还得感恩戴德?

    去你妹!

    还八辈子福分,当我三岁小孩子,框我呢?

    他看阴狠的瞪着我,目光就像碎了毒的利刃,阴狠的等了我一眼。转身,携红芙离去,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  在他消失时,我不知怎的摔了一大跤,躺在地上,文莉迅速跑过来把我扶起,嗔道:“你跑这么快干嘛,幸亏你快摔跤时把我的手甩开,不然连带我一块摔下去,快起来,疼不疼。”

    我疼的龇牙咧嘴,慢慢的站起来,这一摔还真够重的,那两王八蛋消失之前还让我摔一下大的。这帐我记下来。

    文莉扶着我回去,这时,山脚下的情侣少了很多,但还是有。看见我一瘸一拐的,都指指点点的,不少人嘲笑着我。

    我懒得看他们,回了宿舍后,青兰不在宿舍内,雯雯和李清玲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文莉把我扶到床上,问我:“这个法子有用吗?”

    我安抚她,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不管有没有用,先试试,眼下没别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雯雯走过来,把我喊去阳台,我本来不想去的,想了想因为我和青兰的关系,最近宿舍里的气氛实在太冷了,还是跟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雯雯把门关上后,对我严肃的说道:“青兰刚才去宿舍长那申请调宿舍,宿舍长同意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见她的话。当场就愣在那了。我和青兰才发生这么一点事,她就闹着换宿舍,我们谁也不肯先低头。她终是选择走了。

    她那一巴掌,在我心里一直憋着气,我们都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雯雯见我沉着脸色,急道:“你帮我劝劝她啊,在说都是姐妹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。”

    雯雯说的很急,似乎很很想让我挽回什么,我不肯低头,坚决的摇头道:“不,她已经二十岁了,有自己成年人应有的想法。我不会劝她,以后我们也不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怎么都不肯道歉,她把我的自尊心给伤了,她就像宠坏的小孩,要我们让步,要我们包容她。

    可她有站在我的立场想过吗?然而并没有,所以,我不打算和她深交。

    至于朋友,就到这份上把,虽然学校里我的朋友不多,或者根本没有朋友,可是我也有脾气,我也很倔强,这次我不打算妥协。

    雯雯气愤的看着我,没想到我这么冲的脾气,道歉都不肯。

    我心里却想着,我又没错,为什么道歉的是我。

    当我们两都黑着脸从阳台出来的时候,青兰正在收拾东西,那边宿舍的两个妹子过来帮她,其中一个就是和王微微走的很近的徐娜,也是舞蹈系的。

    另一个我不认识,两人帮青兰收拾东西时,一边还在含沙射影的说我坏话,说我玩腻了凤子煜,勾引李盛煊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说,贱人就是矫情。

    按照我以前性格早就扑上去打了,自从进了这学校,我忍耐力就强很多。

    我说青兰怎么翻脸这么快呢,原来早就被人洗脑了。

    文莉担忧的看着我,我没出声。

    我回到自己床位上,拿着一本书躺下。

    等她们走时,摔门的声音很大,我始终没有看一眼青兰。

    雯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,她很急,却拿我没办法。

    等她们走了许久后,文莉才幽幽的说道:“在这个学校,穷学生和富学生会一直有差距,穷学生怎么都融入不到富学生的圈子,富学生从来看不起穷学生。这就是无法逾越的沟壑。”

    文莉笑了笑,继续对我说:“以前我拼命的想混入富学生的圈子,但发现那个圈子其实肮脏的可怕,现在什么都不想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,说的凄凉。

    其实我不太懂她们那种心情,进这学校我成天想着怎么出去打工挣钱,而她们却想着怎么钓个金龟婿。

    这就是差别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文莉睡的很很好,我一直睁眼到十二点都没有看见她做噩梦,她没有凄厉的尖叫。

    我终于放心了!

    大致凌晨一点,宿舍里阴气很重,冷的我一下子就醒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,我睁开眼,看见小诺一脸血站在我床头。

    我慌乱的尖叫,把被子裹住身体,朝床里挤去,恨不得贴上墙。

    小诺猩红的眼珠子,诡异的看着我,眼眶内流出几道血红的血泪,嘴唇边全部是血,沾染了一圈嘴唇。

    他阴阴的朝我笑着,说道:“龙小幽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