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三十九章 跟他忏悔

    第三十九章 跟他忏悔

    清晨,妈妈在我房门外使劲敲门:“幽幽,小煜在后门等你,载你上学,你快点起来,别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妈妈的喊声,我脑袋昏昏沉沉的,以为自己还在君无邪偌大宫殿中,醒来后看四周熟悉的房间,恍如昨夜只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全身疼痛无力,看了下手机,吖,七点半了。

    迅速起床,来不及收拾床上东西,奔到洗漱间,刷牙时看见脖子上的吻痕的掐痕迅速消失,让我以为自己看花眼,看着脚伤昨天被玻璃碎片扎到的地方,没有一点痕迹。

    关于昨天的一切,是不是做了一个恶梦。

    洗好脸,我知道凤子煜在后门等我,我直接跑到前门,搭上公交车去学校。

    为了省钱,我连早餐都没吃。

    下了课,中午回到宿舍,文莉的情况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我却发现床头摆着一大束玫瑰花,我指着花问雯雯:“谁的,是不是放错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雯雯朝我暧昧笑道:“没错啊,上面卡片是写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我抓了抓头发: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说真的,我长这么大还没收到过玫瑰花。

    其实我长的不差,在以前大学还是系花。

    好把,我们土木工程系就一个班,班上就三女生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太瘦,另外一个太胖,我就是中间那个,系花。

    我把小卡片拿起来一看,发现落款名居然是李盛煊,吓的我把花立马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见我愣神,雯雯走过来问道:“怎么了?花怎么掉了?”

    我指着花结巴道:“李,李盛煊送的。”

    雯雯把花捡起来,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,听见李盛煊送的,重新看了卡片,很意外:“他怎么送你花呢。”

    这时,青兰从阳台走进来,看着我的花,啪的一下,红着眼不由分说给我一巴掌。

    我大脑嗡的一下,当场愣在那。

    脸是火热热的疼,大致有三秒的时间,我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我冲她骂:“你为什么打我。”

    青兰咬牙狠狠的看着我:“我是替凤子煜打你的,他对你不好吗?你有了他为什么还要去勾引李盛煊?”

    我微微张开嘴,眼睛一下子红了,前天我忍了她,今天她实在是太过份了。

    我火了:“赵青兰,我和凤子煜从来都是清清白白的,我们连朋友都不算不上,我爸给他爸爸开车,是他爸的司机,我们家都借住在他家废弃的小楼。在古代,我就是他家里马夫的女儿,连丫鬟都称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学校第一天是他带我来的,周末他顺便接我回家,仅此而已。全校都以为我和他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,我只能说你们够了。还有,我和李盛煊真的不认识,你爱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,含着恨意说出的:“我警告你,你下次在打我,我一定会还手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红着眼把那一束花走到走廊外面,丢在走廊尽头的大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并非我不喜欢花,因是李盛煊送的,我不想让青兰看见,增加对我仇恨和怒火。

    回来后,宿舍的气氛很尴尬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青兰不知道怎么的摔门出去了,摔门声很大。

    宿舍里就我们四个人,雯雯不说话,清玲躺在床上,文莉苍白的脸看着我:“她脾气一直就很大,你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我还在气头上:“知道,就她有脾气我就没脾气了,就该我们所有人都要让着她。”

    她太过份了,在凤子煜的车上这么侮辱我,回到宿舍就因李盛煊送的一束花扇我,我们之间友情已尽,在也回不到从前了。

    我怎么都不会原谅她的。

    下午我下课,早早回来后发现宿舍里只有文莉在,其他三个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文莉很紧张,身体曲卷在一起,坐在床上在瑟瑟发抖,不知道害怕什么。

    她见我回来,神情得到一丝缓解:“小幽,怎么办?我会不会死?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帮她倒了一杯水,认真的问:“昨天晚上不是没有人出事吗?”

    文莉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的:“可是前天,许宁出事了,在家里出事了,他一定会杀光异灵社的所有同学。”

    我坐到她床边,安慰道:“不会的,文莉我一直弄不懂他为什么要杀你,一你不是异灵社的,二你没有和他直接的接触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文莉一下就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大致她知道我说是谁了。

    其他三个还没回来,她断断续续的哭泣道:“两年前,一天夜里我在楼下准备上楼时,先是看见李盛煊抱着没穿衣服的徐佳莹匆匆的跑去外面。他样子很急,唐旭孙倾一群人走出来,他们在讨论什么算便宜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奇,暗想他们到底说的是谁?他们全部都走时,我一个人偷偷的去后山,看见树上吊着一个全身是血的男生,我吓一大跳,撒腿就跑。我当时不知道那是小诺,天黑看不清,他脸上全是血,我也认不出来。直到第二天学校开进警车我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拉着我的手嚎啕大哭起来:“我不知道那是小诺,我那天晚上被吓傻了,失眠了一晚上,如果那天晚上我打电话救他的话,他也不会死,更不会回来找我寻仇,小幽我错了,他一定会杀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终于了解小诺为什么会缠着文莉了。

    和李盛煊一样,都是见死不救,所以文莉夜夜恶梦缠身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到办法,把文莉扶起来:“兴许有办法,你先起来,我们去买纸钱和蜡烛在他死的地方烧,你跟他忏悔,让他让过你。”

    当我说去他死的地方烧纸钱,文莉哭的更大声了:“小幽,可是我怕啊。我在也不敢去后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去也得去,死马当活马医把。眼下实在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小诺背后的人是如何的强大,连君无邪都斗不过他。

    我们两都是普通人,不可能心存侥幸躲过去。

    文莉终于听进我的话,把眼泪水搽干净,换了身衣服和我一起出了宿舍。

    趁着下午时间,我们去把蜡烛,纸钱,还有蒸肉瓜果有盘子装好,等到天刚黑,两人往学校后山爬去。

    刚天黑,后山有很多情侣在嬉戏,见到我和文莉,带着篮子,小声议论着什么,指指点点的。

    我没空理会他们,直接和文莉来到半山腰上,小诺当时出事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围还是前两天我和凤子煜来过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把东西摆好,点上蜡烛。

    文莉在烧纸钱,跪下磕头忏悔:“对不起,那天晚上我吓傻了,不知道是你,求你放过我把小诺。”

    她样子很害怕,连声音都颤抖。

    我在文莉的身边,也点上三炷香,为李盛煊求情:“你放过李盛煊把,他那人不算太坏,两年前他爸爸要升职,才选着隐瞒下来,你别怪他,这个社会就这么现实残酷的。他不蛮下来,他爸的官路可能就毁了,如果你念着我的恩就放过他一马把。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