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三十八章 当众羞辱

    第三十八章 当众羞辱

    突然来了位古装白袍的男子,他一把抓住我。

    我反抗不了,被他钳制住。

    君无邪摇摇欲坠,被一位红色古装女子搀扶。他斜长的凤眸似有若无的在撇着我。

    红裙女子愤恨的眼神盯着我,恨不得吞了我的心,吃了我的肉。

    我被他们抓到一个黑暗的地方,像垃圾一样丢在地上,我不知道那里,四周黑蒙蒙的。

    不是像和君无邪经常出现的梦中,倒是像古代大殿正中心。

    抬头,头顶不是雕花横木,四条黑龙压顶。

    每条龙口含着火球,空旷的大殿就靠着火球黯淡光线照明。

    前面是一排排长台阶,沿着台阶往上看,镶满宝石的王座,高高孤落在上面。

    没有人,我看不见任何人。

    这里空荡荡的,很阴凉,很冷,我心里很害怕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那里?

    冷清孤寂的声音传来:“把她带去内殿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我突然被人提起,飞潇去内殿。

    殿内不比外殿,里面灯火通明,装饰奢华,珍珠屏帘后面是一张很大的床,我被人丢弃在床头。

    我手臂被玻璃划破,脚下的扎着玻璃渣子。

    这样一丢,脚下一阵疼痛传来,我咬着牙忍痛从床上摇晃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四名穿着绫罗绸缎的古装侍女,拿着盛满血的水盆,毛巾,出去了。

    留下那一红一白的女人和男人。

    他们双眼愤恨的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里很害怕,头一低,正好看见君无邪闭着眼睛躺在床上,他赤果上身,上身的没有见那恐怖的伤痕,血迹已被刚才侍女清洗干净。

    白皙如瓷的肌肤映着朦胧光线,像上等美玉雕彻,宽肩窄腰,身形挺拔,腰间完美的弧线,精致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还是很苍白。

    我蹲下,握着他的手,发现冰冷的可怕。

    我含泪喊道:“君无邪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见他没反映,我哽咽的喊道:“君无邪对不起,我不知道会这样,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穿红裙的女子怒道:“闭嘴,如果不是你,主上怎么会受到南阴那个小人暗算。都是你,你差点害死了主上。”

    她长的很美,高贵冷傲,美的妖艳。

    我没开口说话,觉得自己理亏。

    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君无邪睁开眼,眼中波澜不惊,看着我很冷。

    我感觉他眼中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,就好像我在他面前是个陌生人,可有可无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眼中有了别样的神情。

    是恨。

    对,就是恨。

    毁天灭地的恨意席卷了我,我从心底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他单手一把掐住我的脖子,一下把我摔到床上,我的脚还流着血,牵动伤口我倒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把我死死的摁在床上,掐着我的脖子怒道:“为什么。为什么要联合凤子煜来害本尊,本尊对你不好吗?为什么要背叛本尊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!

    我拼命想说我没有,可是喉咙死死的被他掐住, 我说不话,无法为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我只能含泪的摇头,拼命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背叛本尊,本尊是如此爱你。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做到,什么都可以放弃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一千五百年了,我等了你一千五百年,你就这样回报我?”

    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背叛他。

    肺部疼痛难受,呼吸越来越困难。

    难受,好难受!

    我脸色涨红,气息越来越微弱。

    感觉死神的在一次来临,我就要被他活活掐死,要被他掐死了……

    眼神渐渐涣散,我渐渐看不清东西。

    如果他掐死我能泄心头之恨,那就让他掐死罢。

    我不想活在恐惧中,不被他掐死也会被鬼魂野鬼吃掉,那死的方法更恐怖。

    就在我放弃自己时,君无邪瞬间松手放开,他冰冷锐利的眸子阴阴的窥着我。

    把我从床上扶起,殷红的薄唇勾起,像那妖异荼蘼的曼陀罗花。

    他离我很近很近,冰冷气息扑向我的耳鼻。

    我不敢动,一下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他幽冷的声音带着蛊惑,在我耳边萦绕:“想和凤子煜双宿双飞?本尊绝不会如你所愿,告诉你,你生是本尊的人,死是本尊的鬼,想逃离本尊身边,除非本尊玩够,厌弃你,也绝不会丢掉便宜了凤子煜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很冷,冷到我的骨髓,狠狠剜着我的心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我以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他。

    但他刚才那番话真的伤了我的自尊,我是那种毫无廉耻的人?

    我有尊严,我最不能容忍别人践踏我的尊严。

    如果他以为我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古时女人,那错了。

    我宁愿他现在杀了我,也不会让他侮辱我。

    我瞪着眼,狠狠的甩一巴掌打到他脸上。

    还没打到便被他冰冷的手抓住,狠狠的抓住,抓的我生疼。

    我没有皱一下眉毛,拼命的忍着眼泪水不流下来。

    他阴冷的浅笑道:“龙小幽,胆子大了?居然敢打本尊?”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道:“我就是死,也不会让你侮辱我。”

    我刚刚说完,他手掌一下把我身上的衣裙震飞,我霎间赤身果体的躺在他的身边,明如白昼的光线下,我慌乱的捂住自己重要位置。

    他嘴角轻佻,讽刺我:“侮辱你?本尊就当众侮辱你,又怎样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把我一推,冰冷的身体覆上来,野蛮粗暴,没有以前半点怜香惜玉,没有前戏,巨大冰冷进来,我疼的流出眼泪。

    大殿一侧,红衣女子和白衣男人屹立在那不动。

    我就在那两人眼皮底下,生生受着君无邪的折磨。

    我恨死了这种感觉,我推不开他,咬他我牙齿更疼。

    伤心,绝望,难过……

    粗暴的君无邪动作突然停了下来,他在我耳边冷冷阴郁说了一句话:“是不是本尊给不了你满足,你才会去找凤子煜交合……”

    我大脑轰了的一声,全然没有了知觉。

    怎么会,他怎么会有肮脏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样侮辱我的想法!

    我愤怒的朝他骂道:“我和凤子煜没有,从来没有,我们甚至连好朋友都说不上,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。为什么你要侮辱我,我不想看见你,你给我滚,走开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无比愤怒,在我身上驰骋。

    我双手拼命的推开他,可无济于事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