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三十七章 你是我的

    第三十七章 你是我的

    我顿时哭笑不得,心想他真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后,高僧来了,手上拿着金钵,大约五十多岁样子。身后还跟着精神抖擞的八名弟子,看似练家子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,高僧比两个道士顺眼多了。

    凤子煜怕我有危险,叫我晚上不要出房间,房间里他叫高僧布上阵法,任何鬼怪是进不来的。启风在房间内陪着我。

    启风是个很奇怪的人,和我站在一个房间里,从开始进来打量我几眼后,不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白天他带着墨镜,日头大没什么,晚上了他还带个墨镜,平头,穿着一身黑色,怎么看都像道上混的。

    我站在窗户边上,从上面看几名高僧的弟子,把两名道士先前布置的东西除去,两名道士好像很恼怒,和他们争吵了起来,许叔叔笑容满面的上前去和解,后来好像谈不拢,两名道士黑着脸甩袖子。

    凤子煜出面,不知说了什么,两名道士妥协,态度也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许叔叔偷偷的塞给他们一人很厚的红包,他们收的很干脆,走到室内布阵法。

    我从上面往下看时,正对上凤子煜的眼睛,本是碧空纯净的眼睛,里面喧嚣很强的占有欲,让我几近以为看错。

    当我次看他时,他已经转身,顷长消瘦的背影对着我。

    好像刚才是我的错觉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启风,凤子煜很有把握么?我看很胸有成竹的样子?”

    启风的语气很冷,语速就像机器人一样缓慢:“主子从未有败过,这次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多么雄心壮志的话,他平静的语速没有一丝波澜,听了让人捉急。

    我觉得和启凤沟通不了,答非所问。看了看时间,才八点半,距离十二点还有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启风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还有几个小时,你可以睡一觉,我会在门口保护好你的,有什么事,下面也看的到。”

    听见他的话,我微微的张开嘴打了个哈欠,发觉自己真的很困。

    自主的爬到床上眯着眼睛,就要进入梦乡时,嘴唇有温润的触感传来,像是有人亲吻我,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萦绕:“你是我的未婚妻,是他夺走了你,他该死,该死,他今晚一定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,我什么都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,我做了一个噩梦。

    深夜里,冷风呼啸,我看见风无邪被几名高僧困在我窗户对面的半空中,空中筑起了一层层的火光琉璃的大网,君无邪被困在强大的网中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一道道电光打在他身上,像受一道道的雷击般痛苦。

    他脸色苍白,黑色衣袍沾满了鲜血,漆白节骨分明的手粘着血,拼命的伸向我,朝我窗户凄厉大叫:“小幽……”

    我瞬间被梦境惊醒,一层层的冷汗把我浸湿,睁开眼睛,见房间内火光通明,外面光线把房间照亮的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我端坐起一看,面色煞白骇然。

    君无邪身上捆着黑色铁链,偌大的铁链将他吊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铁链紧紧勒住他,一圈圈渗出的血,那铁链还在缩紧,似要把他骨头勒断。铁链上有黑红电光闪烁,在他身上来回串动,嗞嗞作响。

    他双眼逼的很紧,眉峰搅在一起,苍白的脸透明如纸张,殷红妖冶的唇没有半点血色。

    一道电光落在他身上,他闷闷的哀嚎一声,接着又一道巨大电光落在他身上,他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噗的一声,他喷出一大口血。诡异的鲜血一下子将他苍白的唇色染红,血沿着嘴角流到下巴,渗到衣服上。

    他一定很痛,一定很痛苦。

    我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。拼命的拍打玻璃想出去,落地窗被锁死了。我飞奔转到门口,拉开门,连门被锁死。

    我出不去,我被困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为什么?为什么会是这样?

    我们来这里不是抓小鬼的吗?为什么会变成君无邪。

    我哭着趴在窗户上拼命的拍着玻璃,怎么打落地窗纹丝不动,哭泣的看着君无邪,他面容越来越白,身上鬼气迅速涣散。在他身下,有八名恶鬼在拼命的吸附他的鬼气,他双手紧紧握拳挣扎着,拼命挣扎着。

    他嘴角流出猩红的血丝,幽深的凤眸含着血泪,隔着玻璃望我,眼神里我看到失望,绝望,甚至有恨意,他眼里滔天的恨意让我惊悚。

    我拼命的大喊,凄凄疯疯的哭泣:“不……你听我解释,不是这样的,不是你想的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急的快要失去理智了,我发疯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真的不知道!

    君无邪身形越来越淡,我看见他穿龙靴的脚,已经被几名恶鬼吸附成为透明色,他就要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不,我在拼命的大叫。

    想起什么,我走到床头,拿去唯一一把椅子,狠狠的砸到落地窗的玻璃上。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落地窗玻璃被我砸碎,碎片瞬间落到地上,我短袖的手臂和肩头被玻璃砸到,膝盖脚下被玻璃碎片刺中,流着血,我顾不得这么多。

    把边角锋利的玻璃砸平,看向君无邪,我朝他大喊道:“你坚持住,一定要坚持住。”

    我把胸口的祖母绿扳指摘下来,哭着朝他丢去:“接着,一定要接到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愤恨冷冷看了我一眼,虽然手被巨大铁链困住,尽最大力将我丢过去的祖母绿扳指接住。

    他一接到绿扳指,套到拇指内,他几经透明的身形恢复原状,染满殷红血迹的黑袍,似崭新的没有一死血迹。

    身后的披风猎猎作响,右肩巨大金色窟窿头两只黑洞洞的眼眶对着我。

    他双手握拳,青筋暴起,仰天怒吼: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呯……

    一声巨响,层层火光琉璃的电网断成几节,瞬间支离破碎,房间内的光线顿时黯淡。

    他举起双臂,生生的把困在身上的铁链给震断,脚下那八个恶鬼在露出惊悚绝望的神情,嘭的一声,君无邪身上迸发强大的鬼气,瞬间将他们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不知启风从那里冒出来,他朝我怒骂,恨恨的埋怨我,就连机器人般的语速都快了不止一倍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,都是你,你破坏了主人的阵法,下次杀他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杀他??

    听见启风的话,我在笨的人也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凤子煜要杀君无邪?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杀君无邪?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