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三十五章 许宁家的阴宅

    第三十五章 许宁家的阴宅

    “以他昨天晚上受伤的情况,应该会沉寂几天,把伤养好才会再度从来。为夫现在只要保护好你,以后别人的事为夫不想管,像昨晚那样的事情,为夫不想在次发生。”

    我嘟着嘴发泄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他亲了我一口,说道:“在不好好睡觉,为夫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他口中的不客气,我知道指的是什么,对于他超强的战斗力,我也是无语。

    皱眉冲他说:“你就不累吗,还受着伤呢。”

    他魅邪的笑了笑,抱着我,大手覆盖在我上身柔软处,不停抚摸着,在我耳边暧昧的吹气:“不会,就怕小幽你承受不起本尊的疼爱。”

    他不要脸在轻笑,随即在我身上睡穴一点,我进入了梦乡里。

    梦乡里我和他在古代红色房间内,大红床上我们赤果的缠绵,我一点都不累,很舒服很满足,沉浸在疯狂的痴缠中,伸吟娇喘声不绝,他一次次缠着要我。

    仿佛一辈子都不会够。

    早上,妈妈在我门外敲门,喊道:“小幽,爸爸妈妈上班了,早餐做好了放在桌子上,你快点起床,别睡懒觉了。”

    我懒懒困倦的回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在看身旁,君无邪已不见踪影,整齐的被褥说明他已经离去了很久。

    我洗漱好出来后,正在吃早餐,这时凤子煜打来电话,他第一句话就是问我:“在那,小幽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的语气有些沉重,我把早餐放下:“我在家,刚刚吃了早餐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电话里说:“昨天晚上,许宁死了。他死在家里,自从孙倾死后,他就休学回家,是异灵社的骨干之一。”

    听到许宁死的消息,我拿在手上的豆浆杯一下落在地上,洒出一片白花花的豆浆。

    怎么会?

    小诺不是快灰飞魄散了吗,就算他在厉害也不可能连夜的杀人。

    不会的,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我不可置信的反问凤子煜道:“你确定是他?真是他下的手?”

    凤子煜迟疑了下,过了三秒后才和我说:“我听到消息的,不一定可靠,我想去许宁家里看看。你在家吗?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我刚刚说完,凤子煜就推门进来,速度快的彷如刚才他就在门外给我打电话。

    我吃惊道:“你有钥匙?”

    说完后我马上闭嘴,对了,我家住的还是凤子煜家的房子,中间只隔了个偌大的花园。

    他有钥匙很正常。

    他不回答,却拉起我就走,很焦急:“许宁家在风景极好的紫江别墅,还有两个异灵社的同学都在那一带住,他们给我打电话,害怕的要死,我现在带你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坐上凤子煜的车,凤子煜边开车边说:“启风已经在那了,他查到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我看凤子煜语气很凝重,转头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启风说小诺和许宁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,小诺进学校的那一年许宁并没有和他见过几次,更没有直接的接触,不过许宁是学校异灵社的元老之一,是他提议开设异灵社的。而且孙倾他们欺负小诺时,在异灵社他没少阻止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猛地抬头问凤子煜:“你怀疑不是小诺杀的?还有其他的鬼?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疑问,到底怎么回事,还得去看看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紫江别墅,坐落在最美的紫江边上,紫江别墅群是本市售价最高的别墅群,那里住的人,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凤子煜说许宁他家里是做生意的,本市财富应排名前十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几年,生意越做越大。

    许宁上面有个哥哥还有个姐姐,哥哥不在家,父亲给他一笔钱,在外面创业,姐姐在国外读书。

    开车到他家大门前,凤子煜皱眉看了他家里布局,说道:“阴宅,他们家的布局居然是阴宅布局。怎么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听见凤子煜说什么阴宅,反问他:“什么阴宅?”

    凤子煜给我指道:“你看他们家的房子,西面靠山,东西南北周围移植很多高大茂密的槐荫树,看起来很美,但房屋内光线不透。导致房屋本身非常阴暗,白天也非要开灯不可。风水上称住宅为阳宅,只有坟墓为会为阴宅。”

    “人住的地方既是阳宅,当然需要阳气。阴暗的房屋阴多阳少,本身不能蓄积足够的阳气维护主人,反而可能盗泄主人的阳气,加上种植的槐荫树,本是聚阴,称为阴宅布局,这样的房子适合阴灵,活人怎么能住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房子布局,真如凤子煜所说的。

    房子被槐荫树遮挡的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这时,凤子煜下车:“我们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家里除了这样的事情,本来是不准人到访的。以凤子煜的身份,进去没有遇到什么难处。

    外面佣人把我们领进去。

    刚刚进门口就听见两个男人在大肆争吵,只听年轻的声音道:“爸,我和你说了,那个老东西不是什么好人,你偏偏不听,现在好了把,许宁无缘无故的死了,这笔帐改找谁算?”

    “放肆,你弟弟的死,是他在学校里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,还想带到家里来。昨天要不是徐道长,你也难逃毒手。”

    “爸,要不是你听那老东西的话,让他在学校里弄个异灵社,他也不会沾染上这东西,他才21啊。那老东西给你洗脑了,你拿儿子的性命都不顾了?”

    许宁的父亲突然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大致是觉得自己理亏,对不起儿子。

    凤子煜和我及时出现,见许浩脸红脖子粗的准备上楼,一回头见我和凤子煜在门口,又折返回来。

    许浩认识凤子煜,对我们到来很意外,指着我说道:“子煜,你来了?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我朋友,叫龙小幽。”

    我朝他笑道:“你好,我叫龙小幽。”

    许浩和我握了握手,心情不好,有些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许叔叔年纪大致四十多岁,微胖,略有秃顶,神情憔悴的走过来道:“小煜你来了,好久不见,你爸爸妈妈身体好吗?”

    凤子煜回道:“他们身体还好,许叔叔,异灵社的同学比较担心,不敢来,叫我过来看看情况,我能去许宁出事前的地方看看吗?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