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三十四章 你是我的

    第三十四章 你是我的

    凤子煜我送回家后,开车出去了,叫我今天晚上别出门。

    家里爸爸妈妈都没回来,我煮好饭后上楼等他们,已经下午五点了,该是他们下班时间。

    妈妈给我打电话,说今天进了几个重症病人,她可能要加班了,下班很晚。

    爸爸说副市长还在开会,叫我把晚饭吃了。

    我走进房间,站在阳台上,双手撑上阳台上。

    看着夕阳,红的似血,凤子煜家的后花园沐浴在一片红光之中,诡异迷离。

    突然,强大的阴气而至,我房间里瞬间气温下降,我感觉格外的阴冷,把窗户关起来,一转身,身后窗帘自动拉上。

    冰冷的躯体朝我压上来,那熟悉的味道,我知道是君无邪。

    冰冷软糯的唇,带着淡淡龙延香味直接覆上来,他疯狂汹涌吸取我唇中汁液,似要把我口中芬芳吸干,重重的把我抵在墙上。

    我身上的裙子被他冰冷的手直接扯下,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光滑身体触碰到他寒冷的身躯,冷的直哆嗦。

    我哭出来了,躲避君无邪疯狂的吻:“君无邪,你放开我,放开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纹丝不动,手游离在我的身上。冰凉的触感,激起我一阵轻颠。

    我苦苦的哀求他:“不要,求你了。君无邪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放开我,阴沉着脸站在我的面前,狭长凤眸里尽是毁天灭地的色彩,如冰雕玉彻的脸,弥漫着一股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神情,定是在盛怒中,一定是盛怒中。

    他如墨般沉冷的瞳孔紧盯着我,让我害怕,让我疯狂的想逃离他。

    他开口,语气冷的可怕:“龙小幽,与本尊契约冥婚,你可是有后悔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回答,有,肯定是有的。

    但是我敢怎么说吗?

    不,我不敢,打死我也不敢。

    我怂,我怕死,我怕的要命。我更不能惹在盛怒下的他。

    我红着眼,楚楚可怜的看他,没有说话,泪就在眼眶里晃动着。

    他伸出白如玉簪的手,放在我眼眶下处,把我挂在眼眶里的泪珠擦拭掉。

    食指滑过我的肌肤,滑到我的朱唇边,刚才被他亲的红肿,他来回的抚摸,像擦拭精美的上等玉器,极为不舍。

    他动听的声音带着淡淡忧伤:“本尊知道,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,你不想和我成婚,我是鬼。你不会和一只鬼在一起,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我哑然,望着他不敢回答。

    他是这么深情,我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事来,他总是喜怒无常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不想放手,不想放开你,你知道吗,我喜欢上你了,喜欢你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见他的告白,大脑轰的一声,如被雷打中,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我和他认识才多久,才见了几次面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会说这样的话,说喜欢我很久了,我听着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可是,我却不能拒绝,怕我一拒绝他,他马上就把我掐死,拉我去阴间陪他,当他的鬼后。

    那样我真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。

    “小幽,你这辈子只能是本尊的,你记住了,就算凤子煜把你从我身边抢走,我也不会让你走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我扯了扯嘴皮子,觉得很扯。

    凤子煜真的跟我没啥关系。

    就连他都觉得我们有什么,我真的冤枉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眼睛闭上往后重重载下去,毫无预兆般。

    我大骇,迅速把他抱住,他身型太高大。

    我只能当人肉垫子让他摔的不那么疼,手触摸到他的胸口,全部是血,血渗透了他的黑袍。

    我才注意到,他身上全部血染红,流了很多血。

    我随便套了件衣服,慌乱的跑到楼下拿家庭急救箱,在度回到房间。他已躺在我的床上,睁开眼望着天花板,脸色白的可怕。

    我跑到床边,紧张的问道:“君无邪,你怎么样了,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他却把一把我的抱到床上,一翻身,把我压到他的身下,表情凝重告诉我:“小幽,我受了很重的内伤。”

    一个鬼王都能受到这么重的伤?那他的对手,到底是如何的强大。

    我想推开他,发现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他阴寒的躯体覆在我身上,我冷的要命,我尝试着和他讲道理:“你下去,我帮你包扎伤口。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脸色很憔悴:“伤口愈合了,不用包扎,我要养伤,需要你帮我。不然无法对付小诺身后的那人。”

    我想起那阵惨淡孤寂的笛子声,心里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如果君无邪好了,能对付背后主谋的话,我也无须整日活在恐惧中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一口答应道:“好,你先放开我,我怎么帮你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听到我回答,本是阴沉的脸,嘴角弥漫一丝淡笑,疯狂的吻朝我身上落下,手在我身上游离,伸到我的衣服里。

    我骇然的看着他:“君无邪,你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小幽,只有你我阴阳交合,吸取你身上的阴气,为夫才能疗伤治愈,这是目前最快最又成效的方法。乖,给我。”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我哑然的望着他,眼睛睁的大大的。

    有些不信:“框我呢,还有这样的方法疗伤。”

    没等我反映过来,他冰冷的吻落下,疯狂吸取我口中芬芳,我的裙子被他扯落,内内被他丢在地上,他迅速把自已衣袍退下,疯狂的折磨我。

    他要了很多次,我忘记是多少次,就像要不够般,一次比一次来的凶猛。

    爸爸妈妈来我房间敲门,听不到任何响动,以为我睡着,他们下楼去。

    房内,我被他折磨的控制不住娇吟出声,汗珠把身子浸湿,双手抓着他精壮紧实的后背,高朝疯狂时。双手扣紧他的后背,眼神离迷,娇喘不止。

    做昏过去时,我听到他在我耳边细声道:“阿幽,一千年了,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,我一定不会让他把你夺走。你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醒来时,泡在浴缸里,身上到处布满欢爱后的痕迹,全身疼痛不已。

    他赤果身体蹲在浴缸旁,发尾沾着水珠,帮我细细擦拭身体。尤其是吻痕处,他手中细细光点落下,吻痕消失,肌肤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他见我醒来,凤眸迷离,把我一下从浴缸里抱起来,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床上像被他收拾干净,他把我放下后,手覆在我的腰上:“小幽,很晚了,该睡了。”

    我睁开眼看他,他脸色好了很多,没有刚才这么苍白憔悴了:“你怎么受伤的?”

    按照道理说鬼王应该很强大,不应该受伤才对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本是平复情绪,像点燃的爆竹,盛怒道:“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,居然敢暗算本尊。斗了一千多年,他没有一次赢过本尊,这次居然使出这样的手段,下次他落在本尊手里,本尊一定让他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口中的那个他我不知道是谁,不过能和他斗上千年的时间,身份自是不低,许是和他不向上下的大boss。

    他皱眉,似乎不想在说这个话题,抱着我道:“娘子,该睡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起小诺的事情,转身问他:“那小诺今天晚上会不会……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