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三十三章 网络直播被杀

    第三十三章 网络直播被杀

    如果他还会杀人,那我会自责死,是我阻止君无邪杀小诺。

    我不敢想下去,只得焦急的问凤子煜:“怎么办。怎么才能阻止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掏出电话打给启风:“启风,你告诉通知所有异灵社的同学,叫他们请人做法布阵。什么,你找到那天晚上直播通灵的录像了?太好了,传到我电脑上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凤子煜拉着我奔回学校,在车上他拿出笔记本,接收启风的录像。

    在我的要求下,他把车开出学校后面,停在大马路边。

    打开电脑,点击录像。

    屏幕上直播画面里黑漆漆的,没有灯光,中间有一团黑影,黑影旁边是漆黑的蜡烛,蜡烛火光是黑色的,一闪一闪的,黑影跟着蜡烛火光串动。

    为了达到某些恐怖的气氛,孙倾阴森森压低的声音讲解,配上低沉诡异的音乐,画面看起来很渗人很恐怖。

    我其实是不敢看的。

    画面里,蜡烛火光跳跃频率越来越大。黑影像是极力挣脱束缚,破禁锢而出。

    突然,黑影跳动骤然变大,像个大圆盘把黑色蜡烛光火吞噬掉。

    接着,黑影从画面上消失,消失不见了,整个过程只有一秒。

    孙倾像是没看见一般,依旧沉浸在自己的直播中,屏幕飞快的刷字,他也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屏幕刷字:

    鬼呢?主播鬼呢?

    骗子,主播是个骗子。

    什么直播通灵,点支蜡烛哄小学生呢。

    哇,那东西出来了,主播你小心点。

    主播好厉害,我都看见鬼魂了,骂主播骗子的一定是近视加散光。

    漫天刷屏时,突然黑屏了,屏幕内黯淡漆黑一片,看不到任何光线,连唯一的蜡烛光线都熄灭了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屏幕里,只听到孙倾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杨勇,许峰,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后,一个人影出现在直播窗口内。

    我认出来,这人是小诺,他脸上全部是血,殷红的血从脸上滴下来,落到白色衬衫上。

    脸色的血不是他的,而是从孙倾身上流出来的。

    空洞洞的眼眶没有眼珠子,周围趴着几只白色的蛆。黑色眼洞对准我,他霎间张开大嘴,里面全部是血,像要把我吞噬。

    我吓的往后座重重一靠,脸色漆白,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突然,他低沉诡异的声音,从电脑画面中传来,阴寒渗人:“龙小幽,你跑不到了,下一个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吓的捂住嘴。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我,他怎么知道我在看监控,昨天我明明就放过他一马,为什么他就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我好怕啊!

    我憋着眼泪,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,想到孙倾那样的死,那样恐怖的死法,我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凤子煜朝小诺怒道:“出来,你给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凤子煜你一定会后悔的,一定会后悔的。知道吗?她已经成为君无邪的女人了。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她了。哈哈哈……不甘心吗?气愤吗?恨君无邪吗?可惜来不及了。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在他轻蔑阴笑声中,一向温雅的凤子煜一拳重重打在笔记本屏幕上,直接把笔记本打穿。

    我抬眼看他,他白衬衫下起伏的胸口,有点怕。

    车内充斥厚重的呼吸声,他脖子上青筋暴起,狠狠的看着笔记本。

    见他神色很不对劲,用手背把眼角的泪水擦干。小心翼翼的叫道:“凤子煜,凤子煜?”

    他猛地转头看着我,眼睛血红色,闪烁诡异红光,和鬼眼的腥红不太一样,那种红太耀眼,散发着光芒。

    我顿时愣住,害怕的往门边靠去。

    许是凤子煜见到自己失态,他扭过头,狠狠的闭上双眼,努力平复心里的怒气,在转头来看我,眼睛里的红色不见了。

    彷如我刚才看见的都是错觉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盯着我的脸许久许久,不说话,似要透着我窥视我灵魂深处,他的眼神让我很害怕。

    不是那种阴险和凶狠,而是执着,韧性的执着,不可撼动毁灭的执着。

    我不敢说话,刚才那一幕他把我吓到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会盯着我到天荒地老。

    岂料,他先开口,压抑的声音透着无尽的凄凉和绝望,他问我:“你和君无邪成婚了?”

    我微微张开口望他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他知道君无邪?

    那婚约不是我想要的,实在是逼不得已,我每天都在想怎么摆脱他,真的,别看我和他在一起还很和谐,只不过逼迫在他的淫威之下。

    我实在是太怕他了。

    只要是一个正常女人,谁会想和一只鬼契约冥婚,就算他是帅的惊天动地的鬼王也不行。

    我还想活下去。

    见我不开口说话,凤子煜却从我的眼神里读出我真实的想法,他问道:“你不是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我哭丧着脸,总不能跟凤子煜说他是一只鬼,还自愿的嫁给他,除非我疯了。

    下面一句,他直接说出我心里的真实想法:“你想摆脱他?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紧紧的咬着牙,轻轻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凤子煜又问:“他有没有玷污过你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他是只鬼,我们之间冥婚已成,他要是不和我发生关系,这冥婚恐怕还成不了。这是我最伤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扭头靠着椅子,不想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凤子煜看了我一眼,最后保持沉默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车内很安静,安静的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突然,对面马路上开来一辆大货车,那货车速度奇快,风驰电擎往我们开过来,我们停靠在路边,货车就直直的冲过来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拼命大喊:“凤子煜,车,车……”

    凤子煜表现的很镇定,迅速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幸好是豪车,他一踩油门,迅速冲出去几米。

    大货车扑了个空,直接冲进了绿化带,冲到对面那路十几米远外,地面擦出一串火星子,轰的一声,重重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凤子煜迅速开车到大货车下面,驾驶员从驾驶室里昏倒出来,全身都是血。

    幸好这条路在学校后面,今天人少,没有出现什么事故,警察来了,调出录像,把现场围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血泊里的司机被抬上救护车,我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终于知道为什么凤子煜要开这么好的车子。

    刚才如果反映慢一点,在迟一步,碾压在车下的一定是我们,死的也我们。

    凤子煜握着我的手,安慰我道:“没事的,别害怕。这种交通事故我已经遇到几起了,我是连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听见凤子煜的话,我怎么觉得相反呢,那大货车开的太诡异了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