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三十章 事情的真相

    第三十章 事情的真相

    我快速的梳洗打扮好,在青兰的强烈要求下,画了个淡妆,穿着一条我最贵的连衣裙,下了楼。

    李清玲回家了,宿舍里只剩下文莉,雯雯不放心,说她在宿舍陪文莉,我和青兰去医院看李盛煊。

    楼下,凤子煜坐在蓝色兰博基尼内,看见我出现,立马站起来,纯净的眼睛一亮,他朝我笑道:“小幽,你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话,身后青兰抢先一步说道:“凤子煜,小幽今天上午要和我去看李盛煊,可不能跟你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朝他笑了笑,点头。本因为他会说自己回家,岂料他将后座的花篮放到副驾驶位是上。把门打开说道:“正好,我也要去看他,一起顺路把。”

    我自从第一次做了凤子煜的车,后面几个星期每次回家,我都是偷偷摸摸的去做公交车回家,在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和他有什么来往。我把他的爱慕者们把我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青兰不知道什么叫矜持,见到凤子煜打开车门,居然跑在我前面,直接上车,大咧咧的说道:“那就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朝我笑了笑,说: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到了医院门口,青兰准备了很精美礼品,用盒子包装好,外面还束了朵很漂亮的花。凤子煜着拿着很大个花篮。鲜花开的很好。

    而我,提着一个塑料袋,里面装了几个苹果。

    站在他们身后,觉得我特别寒碜。

    凤子煜走在前面,走廊上每个角落都是穿制服的警员,注视走廊里的一切,听说李盛煊的父亲是厅长,大概我能猜到是省公安厅长。

    大致是有人认识凤子煜,有他带头,我们很快就到李盛煊病房外。

    凤子煜敲门,开门的是李盛煊的妈妈。她一打开门看见凤子煜,热情的笑道:“小煜来了啊,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把我和青兰拉到前面,对李阿姨说到:“阿姨,这是小幽,这位是青兰。我们是同学,一切来看望李盛煊的。”

    李阿姨往我和青兰上下打量,我感觉到她的目光,往我多了几眼。笑着朝我们说道:“哟,同学来了。快快请进。这几天啊,没有一个同学来看望盛煊,他爸说他在学校做人不成功,连住院都没人看望。尽丢他的脸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微笑道:“阿姨,这不怪他。”

    青兰替李盛煊开脱:“对对,这不能怪他,学校学习任务重,今天才星期六上午,中午和下午肯定来人多,病房里会装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李盛煊的爸爸不在病房内,只有李阿姨和一个看护在陪他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默默的把凤子煜手里的花篮接过,和苹果往李盛煊桌上一放,刚刚放下就听到李盛煊欣喜的声音喊道:“龙小幽,你没事把。”

    我正好抬起头,正对上他的目光,低下头去,朝他腼腆一笑:“没事,你身体怎么样了。对了,我给你买了苹果,凤子煜给你送了花篮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你知道吗,昨天晚上幸亏你救我,不然我就……”说道这里,他在也没有说下去。房间里还有不少人,这个话题不太适宜。

    青兰听到李盛煊的话,莫名其妙的问他:“小幽昨天晚上一直都在宿舍啊,睡的死死的,今天早上我怎么叫都叫不醒。怎么可能救你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看我的眼神不对劲,我发现他眼睛里有一丝红光,一闪即逝。大概是我的错觉,快的我捕捉不到。

    我感觉把青兰的话打断:“没什么,大概是李盛煊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盛煊像是知道我的为难,立马反映过来,朝他们笑了笑,说道:“是,是。大概我病糊涂了。昨天大半夜还吵着我妈给我弄吃的。”

    李阿姨看了吊瓶里的盐水,把他手臂重重的拍了一下,嗔道:“昨天大半夜的还去监控室,找什么漂亮女孩,都病成这样了,一点都不让我省心。”

    李盛煊疼的他呲牙咧嘴的,叫李阿姨回家给他做饭,才上午10点,其实不太急,李盛煊想尽快把母亲支走。

    李阿姨走后,凤子煜找了个椅子坐在李盛煊前面,认真的和他说道:“唐旭一个宿舍的,六个人全死了。死相恐怖,跟孙倾的手法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李盛煊从我买的一袋苹果里拿出一个,听见凤子煜的话,苹果立马掉在地上,滚了几个圈。他张大嘴巴想说什么,却没说出来,相比昨天晚上把惊恐害怕的怂样,今天却淡定了不少。眼里依旧掩饰不住的恐惧和惊悚。

    我把地上的苹果捡起来,拿到水龙头下洗干净,在旁边给他削。静静的听着对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凤子煜很认真的看着李盛煊,说道:“你知道事情的真相,已经死了九个人了,今天上午,不少异灵社的学生,全部休假回家,或者直接休学,你不是异灵社的,但是你和他们走的近,告诉我,具体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凤子煜一席话问懵了李盛煊,李盛煊脸上还贴着创口贴,眼睛呆呆的看着凤子煜几秒后,他声音有些颤抖,问道:“唐旭一个宿舍的全死了?都死了?他不会放过我的,我在他手下逃过了两次,没有第三次,今天晚上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声音萧寒问他:“你说的他是谁?”

    李盛煊有些激动了,他一口会回绝凤子煜,拼命摇头:“不,这件事太骇人听闻了。我不能说。死也不能说,你们别问了,我不想把你们牵扯进来,你们也不要查了。知道越少越好。我已经看开了,能吃上一顿是一顿。不想担心受怕的活在恐惧中。你们不知道我这两天怎么过来的,太难受了,我不想下半辈子都活是这样的恐惧里。”

    凤子煜见他的态度诀别,很是恼怒,站起来冲他说道:“你知道吗?孙倾直播通灵的时候,有多少人看吗。四百多,你想这四百多人都没了?异灵社一共五十几个人,你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招到他的毒手?你怎么想的我不管,你必须告诉我实情,否者我会做出什么事,你是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难得见凤子煜还有这么凶悍的一面,李盛煊被他训的,一直闷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更没想到凤子煜温润如玉的男子,居然会威胁李盛煊。其实内情我已知晓,只是不知如何告诉他们。他们不会信,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有君无邪的存在。

    李盛煊低着头,就这样时间过了十几秒,我们谁都没有吭声,病房气氛凝重。

    最后,李盛煊抬头看了我一眼,眼中苦涩无奈,对凤子煜说道:“我说,我把事情全都告诉你们。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