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二十九章 傲娇的鬼王大人

    第二十九章 傲娇的鬼王大人

    看地上一片狼藉,他手袖一挥,监控室恢复到原样。毁坏贻尽的机器好了,玻璃碎渣恢复原样,监控台上屏幕继续滚动。上面楼道里一切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而李盛煊幽幽转醒,口里喊着疼,两个保安也醒过来,其中有个大骂:“他吗的,谁搞的恶作剧,把老子丢到这里面来。”

    外面一阵嘈杂声,贵妇人尖锐的高跟鞋声音从外面地板传来,她看到躺在地上的李盛煊,朝走廊那头尖叫道:“老李,找到了。儿子找到了,快过来,儿子别怕。妈妈这就叫医生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盛煊皱着眉头,从地上幽幽站起来,刚站稳又瘫下去了。衣服全是血,脸上也破了。全身都是伤,咬着唇又想站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保安出来,看见李盛煊全是血,有个人认出他。赶紧把他扶起来,说道:“煊少,您怎么会在监控室。”

    李盛煊的母亲在外面喊:“儿子,忍忍,你爸就喊医生过来了,坚持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盛煊一瘸一拐的走到玻璃门前,冲他妈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妈,我饿,昨天我是不是一天没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见他的话,我噗哧一下笑出声了。李盛煊皱眉往我方向一看,似乎没有看见我和君无邪。

    趁机,我细致打量他,说实话的,他确实长的真的很帅。

    头发向上高耸着,他一身的狼狈,唯独头发却很有精神的立着。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。英挺的鼻子,白皙的皮肤,脸上有擦伤的痕迹,还渗着血,眼睛不似刚才毫无焦距,现在很有神采。像星辰一样闪烁光珏,斜长的嘴唇有些苍白。右耳上镶了颗红钻石耳钉,灯光下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身形顷长,却不瘦,第一印象就是那带着坏坏味道的美少年。

    他没看见什么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他妈妈说道:“你昨天打了一天的吊瓶,当然饿了,妈妈帮你把饭热热,就能吃了。”

    走廊上,穿警服的高大男人走来,身后来跟来两个穿警服的同志,高大男人见他一身狼狈,语气威严骂道:“受了伤,不好好在床上休息,跑到监控室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盛煊刚想回答,话出嘴却什么都没说,朝他爸问:“爸,你有没有看见女孩子。头发长长,眼睛很大,穿着白衬衣,长的挺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他爸狠狠的给他一下子,骂道:“凌晨快六点了,你小子居然跑到监控室找小女孩,我老李家那里怎么会出你这样一个败家子。”

    李盛煊被他爸打了一下狠的,哎哟一声,立马快瘫下去,还好两个保安把他扶住。

    李盛煊妈骂他爸:“孩子都这样了,你还吓重手,要是万一他又个三长两短,姓李的,我不跟你过了我,回娘家去。儿子别怕,你爸要敢打你,叫你姥爷来接咋们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见我一直盯着走廊外李盛煊一家人看,目光还放在李盛煊身上,咬牙恼怒的道:“这个李盛煊,早知本尊不救他了。失了三魂的天魂,本尊让他继续傻着好了。”

    三魂是指天魂、地魂、人魂。

    天魂主宰人的意识,要是丢失,会变得痴呆,两眼无神,目光空洞。

    昨夜,我看他第一眼就是目光空洞,无端的惧怕。

    我见君无邪这么一说,其实心里暖暖的,没想到高高在上的鬼王,会做事如此细心,我冲他开口笑道:“谢谢你,君无邪。”

    “本尊救他不过是顺便,你从他清醒开始,眼睛就没离开过他,他长的有本尊俊美?”

    我赶紧否认掉,唯恐君无邪生气,他生起气来,什么事都做的出。我正儿八经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凶巴巴道:“他有本尊强大?”

    他就一个恶鬼,怎么能跟您堂堂的鬼王大人相比。

    其实我是想这么说,听见君无邪的语气,我把话埋在肚子里。斩钉截铁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谁知,他冷哼一声,低沉声音带着怒气:“不过是个站起来没有侏儒鬼高的矮子,那里值得你看这么久?”

    我……

    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李盛煊矮吗?矮吗?矮吗?

    我在君无邪的怀里,不敢偷偷的瞄走廊外李盛煊的身高,李盛煊的身高就算没有一米八,也有一米七八。

    那里矮了?

    侏儒鬼,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鬼,也没见过,字面上我的能听明白,大概是阴间最矮小的鬼。

    这只傲娇的鬼王不禁自恋,还很自大。一张毒嘴能把人贬低的一文不值。我还不能唱反调得罪他。

    他这番充满妒忌酸溜溜的话,和高大威猛的鬼王形象严重不符,可我不能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我见风使舵的本事很快,嘴巴甜甜的,笑嘻嘻的冲他道:“鬼王大人最帅了。简直帅呆了,酷毙了。”都摔沟里去了,最后一句我没胆子说出来。怕他立马跟我翻脸。

    君无邪听见我的回答,仿佛很受用。

    我眼角朝他瞄了瞄,看见他嘴角微微勾起,角度不是很明显,却被我看了个真切。

    哼,真是个傲娇自恋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龙小幽,以后看别的男人超过三秒,你就等着本尊的责罚把。修罗殿十八层地狱,惊险刺激,定让你终生难忘,本王在阴间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我后怕的咽了咽口水,立马在他怀里站定,斩钉截铁的向他保证:“我以后绝对不超过三秒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看别的男人?嗯?”

    他低沉的尾音拉的很长,话里有威胁的味道,冷冷的,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我连忙保证:“以后在也不看了,除了鬼王大人您。”

    他展开笑颜,笑的很美,血色朱唇像地狱的蔓珠华沙,妖冶璀璨,如血如荼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看呆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幽,快起床,你怎么还睡觉啊,凤子煜在下面等你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,我还没睡够。

    一大早,青兰大嗓门就把我叫起来,今天的星期六,住的近的同学大多都会回家。我们家搬到市里面了,坐公交车大致要半个小时,其实不算太远。

    青兰见我眯着眼睛愣住,不由得嗓门放大:“你还在发呆,凤子煜等你半个小时了。你说好今天陪我去第一人民医院看李盛煊的,你可不能有了凤子煜就见色望义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我翻了个白眼,我龙小幽是这种人吗?

    就冲着上次走下教学楼上,被几个女的往我头上丢纸包,青兰二话不说上去要和别人干架,我拉了半天才拉住的。

    青兰站在楼下,插着腰大骂楼上半个小时。这样的好友,我上那找去。

    所以,我今天上午就不回家了,先跟她一起去医院探望李盛煊,下午在回家。

    话说,李盛煊出生不俗,门槛还挺高的。

    我们去医院能上看他吗?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