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二十八章 不杀之恩

    第二十八章 不杀之恩

    我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,漆黑的监控室内,我看不见他在那里,未知名的恐惧压迫我的神经,我很害怕,身子在颤抖,极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,却又做不到。

    我想逃离这里,却又不敢动。怕他发起疯了把我杀了。

    我只能背靠着墙,等待流失的体力渐渐回来。至于李盛煊,刚才还能听见他痛苦的哀嚎声,现在听不到半点响动。

    我想,他怕是已经死了。想到这里我更加害怕。

    我在心里无声的呐喊。君无邪,你在那里,我就要死了,求求你快来救我。

    泪,冰冷的泪珠从脸颊滑落滴到地上。

    浓郁血腥味离我越来越近。我感到蚀骨的冷意袭来,面对死亡的恐惧,我开口哀求他:“我还不想死,求你不要杀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阴冷的声音传来:“龙小幽,其实我并不想杀你,有人想要你的命,那人太强大,你逃不掉的,与其死在别人的手里,我会让你死的没有一点痛苦。不要逃避,你逃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宣判我的死亡,我哭了,哭的声音很大,生气发疯的冲他说道:“你就不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?我招谁惹谁了。死到临头还不让我知道真像。”

    我冲恶鬼发火,一定是疯了。鬼之所以是鬼,因为他没有人的理智和灵性。

    果然,他朝我冷疯狂的怒吼:“闭嘴,你死了我不会吞噬你,对你已经是仁至义尽。快拿命来把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血腥阴寒将至,寒彻冰骨的手,上面粘乎乎的朝我脖子处掐来,死亡的逼近,我慌乱的尖叫,他刚刚触碰到我,还没来得及掐住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突然,巨大黑影从玻璃缺口飞潇而来。

    那速度太快,我看不清是谁,只间一团黑影迅速串到我面前,呼一下。监控室内所有灯光打开,我看见君无邪凝寒苍白的脸站在我面前,一瞬间我松懈一口气,泪,毫无预兆的流下来。

    我终于熬到他回来了,我得救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我一眼,深邃幽寒的眼眸里全是担心,一把抓住小诺,手心冒着团团黑气。

    小诺在他手上凄厉哀嚎,那声音很恐怖,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样叫声,像深夜旷野中,野兽哀嚎嘶鸣,凄凄沥沥渗入人的心灵深处,让人毛骨耸然。

    我迅速将耳朵捂上,看见小诺在君无邪的手上慢慢的变的透明,甚至身体有一部分变成黑气,那团黑气逐渐被君无邪吸收。

    小诺疯狂的叫嚷,他求我,求我跟君无邪求情,让君无邪放了他。

    我不敢向君无邪求情,他的样子很惊悚,跟我平常所见不一样。苍白的脸表现弥漫着黑气,像是来自修罗地狱恶魔,手指甲变长,呈黑色利爪状,眼睛深邃,弥漫着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他的样子让我很害怕,很恐怖。

    我朝他担忧的喊道:“君无邪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理会我,甚至没有看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心里慌慌的,冲他大叫道:“君无邪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幽,龙小幽,我错了,求你让他放我,我知道我活不成了,只求你给我一晚上的时间,给我看看我的弟弟妹妹,他们还小,才八九岁,为了我能上大学,我弟弟妹妹每天都去矿洞帮人搬煤球。夏天被蚊虫叮咬,冬天生冻疮,是我对不起他们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看见如此苦苦哀求,我心里也不好受,我家里以前也不太好,妈妈为了微薄收入,每天在医院里值夜班,三线城市的小医院,收入并不高,爸爸每天起早贪黑的接送领导,没有多余的闲钱,家里日子过的紧巴巴的。

    小时候,我夏天时还见过矿泉水瓶子攒起来,拿去卖。他说的我心里都明白,他其实还有良知的,毕竟没有把我残忍的杀了。

    我开口对君无邪道:“君无邪,要不放了他把,就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小诺感激的看了我一眼,他整个身体呈透明状态,慢慢在消逝,我知道他就要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个可怜人,虽然很可恨,可毕竟他们曾经这么惨无人道的杀了他。

    如果我是他,被如此残忍杀害,我也会化成厉鬼找他们寻仇。

    君无邪停下。认真的看了我一眼,沉下眸子:“小幽,你确定要放他?”

    他的样子就要即将消失,我不忍心,冲君无邪回答,“嗯,一晚上而已,让他完成最后的心愿把。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力气,恐怕也做不出什么事来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看了眼小诺,随即把他丢在地上,小诺身形散幻,四分五裂的迸发散开,而后慢慢合拢,合拢的很慢,他耗费了极大鬼力才合拢到完整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跪在君无邪的面前,脸色苍白,眼神涣散,唇色干裂,看着就像得了绝症病入膏肓的人。

    “跪谢鬼王不杀之恩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冷冽的看他一眼,问道:“是谁指使你的?”

    小诺听见后,身子微微颤抖,刚刚聚集好的身体变成黑雾,差点又涣降散,他头低向地面,拼命的磕头。声音颤抖道:“没……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将背后的人说出来,本尊饶你灰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小诺抬起头惊恐的看了我一眼,那眼神里分明是惧怕,似有比君无邪还要恐怖的东西在控制他。他只能向我求救。

    其实他刚才已经间接的告诉我,有人要杀我,要吃了我的心,陈晓美也说了同样的话,这背后的人我不知道,君无邪也想查清楚,我想起那天君无邪背后的血迹,许是他为了查出这件事才会受伤。

    能让一个鬼王受伤,可想而知,背后的人是多么强大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沉浸之时,突然黑漆漆的窗外,悠扬哀怨的笛声响起,地上的小诺本是身形涣散,游离在魂飞魄散的边缘,听到这笛声就像打了鸡血一样,迅速从地上跃起来,化为一缕黑雾,从玻璃门出飞潇而去。

    速度实在太快,让人始料不及。

    君无邪迅速望笛声方向追去,追到一半又折了回来,站在我前道:“不能在中调虎离山计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拉着我的手,抚摸我的头发,迷离的双眼深情看着我:“对不起,小幽让你受惊了,以后为夫在也不会把你落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我哽咽含泪,点点头:“没关系,我不怪你。以后你答应我在也不能把我放着不管,我好怕啊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抹了我脸上的泪:“为夫在也不会了。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伸出手,白皙的背把泪水擦干净。对他说道:“李盛煊还有救吗?你救救他可以吗?”

    听到我说出李盛煊的名字,君无邪眉头轻蹙,嫌弃的看了眼倒在地上的李盛煊,说道:“他昏过去了,没有什么大碍没。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