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二十七章 小诺的死

    第二十七章 小诺的死

    “我想问为什么他看见你被吊在树上着,却没有选择救你,也不打急救电话?能把那几个人给赶走,带走徐佳莹说明他心眼还不算太坏,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他给我为难住了,一下愣在那,双眼直直盯着我。

    血淋淋的手痛苦的扯着头皮,两只手一只扯一边,头皮从中间扯开,露出里面白森森的头骨,他还是继续扯,整个头皮都被他扯完了,惨白的头盖骨暴露在白炽灯下,血沿着头皮边缘往脖子下渗去,他感觉不到一丝痛苦。

    他头上顶着白森森的头盖骨,血从额头渗透到眉心,落到鼻子上。

    我骇然的往后退了一步,他在这样就算没有杀了我,也会把我逼疯,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很久,依旧没有想到答案,不耐烦的冲我嚷嚷道:“好,我把他带来问清楚,你不准离开这里,否者我会把你灵魂吞噬,让你永远报不了仇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阵风似的走了,监控室里的温度回暖。

    我立即冲到监控室门口,到处寻找出路,我使劲打开门,却发现被反锁在里面。怎么撞也撞不开。

    最后没办法了,我只能搬起椅子,使劲把玻璃敲碎。哐当一声巨响,一整片玻璃被我砸碎,哗啦啦的落到地上,我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医院里却没人过来,自动报警器都没响。

    我从砸碎的玻璃框内伸出头来,却发现外面不是走廊,四周黑呼呼的,风在我耳边哗哗作响。我终于看清楚这里不是医院,不是监控室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是那里,就好像在几十米高空中,头往下一望,下面汽车变成格子般小,一栋栋的房子就像积木一样,整整齐齐排着。

    才伸出头的我,被吓的立马倒退几步,一下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难怪他说空间错乱,原来已经不在医院内了,这到底是那里,我完全被捆住了。要是跳下去一定会摔的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不行。不能跳下去。

    地上,两个保安像没事人一样,还是呼呼大睡。怕小诺回来朝他们动手,我想了想,把他们两个拖进监控室里面的一个角落内藏好。

    弄好后,小诺带着李盛煊飞潇进来,把李盛煊重重的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看见被砸破的玻璃,他勃然大怒,张开血腥味浓郁的大嘴,凶神恶煞的问我:“你想逃走?”

    我吓出一身冷汗,到底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,说假话,他也能识破。

    看见地上的李盛煊幽幽转醒,捂着胸部喊疼。睁开眼睛后,一看见我和小诺,万分惊悚的往墙角退去,几乎贴在墙面上。那孬种样很难让我把他和男神联想在一起。

    我对上他的血红眼睛,说道:“见你这么久没回来,我想去看看,不知道谁把门给锁了,我只好砸玻璃。外面好黑,我又退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怒气弱了些,问我:“真的?”

    我连忙回答:“嗯嗯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喏,李盛煊我带回了,你问他为什么当初不救我。”

    这时李盛煊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,小诺恐怕是他这辈子的噩梦,他亲眼看见他杀了自己的同学,还把他带来这里。

    他抱着头卷曲在角落里,惊慌失措的尖叫:“不要杀我,求你不要杀我。我不知道他们会这么对你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蹲在他面前皱着眉头,在看小诺一眼,说道:“好像神志不清了,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。这样还要杀吗?”

    “杀,为什么不杀,他明明看见我受欺负却没办过我,明明知道我被他们打死,他却不愿做证人。正是因为他包庇他们,我才会死,哪怕他帮我打个电话送我去医院,我兴许还有活命的机会。他虽然没有直接出手,却是间接的杀了我,所以他该死。”

    对于小诺的话,我根本不知如何反驳,可是我也做不到李盛煊被他活活杀死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我欲言又止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小诺走到李盛煊面前,沾满鲜血的手伸向他,即将触碰到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李盛煊惊恐的瞪着双眼,拼命的尖叫:“不要杀了我,不要。”还没碰到,已被吓的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我抄起砸玻璃时,摔破了的凳子腿打到李盛煊的身上:“别叫了,孬种。”

    小诺停下手看了我一眼,我恶狠狠的打到他身上:“窝囊废,废材,一点勇气都没有,几下就被吓破胆。”

    我打他,不是气他不重用,也不是想和他联手对付小诺,而是想拖延时间,拖到君无邪来。

    我和他冥婚已成,他一定能够找到我,我心里祈祷。

    我骂李盛煊废材,窝囊废时,小诺好像听进去了,收回手站在我身边发怵。

    我下手轻了很多,李盛煊也闭上嘴,他总算有些眼力,知道我在拖延时间,在阻止小诺杀他。

    他眼睛斜瞟了向小诺,谁知小诺指尖幻化成利爪,朝我脖子处伸来,一下把我掐住,摁在墙上。

    他在我耳边凄厉的怒嚎:“你看不起我,你说我是窝囊废,被他们欺负了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,你在骂我?”

    我很冤枉,小诺太敏感,居然往自己身上套,这样虽成功的吸引他的仇恨和注意力,但我会死,我会死的啊。

    我被他抵在墙上,脖子被勒的很难受,呼吸困难,肺部空气越来越稀薄,大脑严重缺氧,眼睛开始发黑,眼皮重重的磕上,头昏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面对死亡的感觉来临,我感觉自己就要死过去。

    脖子上突然一松,我发晕的脑袋有了一丝清明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看见李盛煊站起来,抄起把旁边的椅子重重的打在小诺的身上。

    小诺放开我,阴狠诡异的红眸子转向李盛煊看过去,见李盛煊砸他,单手举起他狠狠往监控台上砸去。

    嘭……

    一声巨响,监控台上屏幕被他砸碎,屏幕内爆出火花,监控室灯光闪了几下,迅速灭掉,室内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我听见李盛煊哀嚎几声,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我看不见,不知道小诺离我多远,不知道李盛煊是死是活,监控室内黑漆漆的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莫名的恐惧压迫我的神经,我全身软弱无力的靠着墙面,直觉危险和恐惧逼近。我想逃却使不出力。

    我慢慢的朝砸碎的玻璃处挪去,被他杀死我一定死的很惨,会死无全尸,我跳下去或许还能留个全尸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冷幽幽的传来,就如死神召唤:“你逃不掉的龙小幽,他一定会杀了你。我不会吃了你的心,换做别的鬼一定会吃了你的心。还不如我杀了你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有一丝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和陈晓美说的一样,目的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杀了我,吃了我的心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