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二十五章 杀人凶手

    他一身古风装扮,他却在监控台前查电脑,让我有强烈的穿越既视感。

    我走到他身体一侧的椅子坐下,看着他精致的侧颜,完美到极致,修长节骨分明的手指操作的很熟练。动作比我还快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很好奇他的年龄,问道:“你多大了?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手上的动作却不曾停住:“一千五百年,你忘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,一千五百年前?你有一千五百岁了?”我睁大眼睛惶恐的看着他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额滴个天啊,我居然被一只一千五百年的鬼给上了。

    上了!

    见到我反映如此激烈,他淡定的看了我一眼:“小幽,放心把,我不会嫌你小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,朝他嚷嚷道:“可是我嫌你老啊,你一千五百岁了,还泡我这个二十出头的妹子,你老牛吃嫩草。”

    这会,他没有看我,表情很淡然:“小幽,为夫第一次被你夺了去,都没有嫌弃你,你却说我老牛吃嫩草,无论如何吃亏的都是为夫把。”

    我擦!

    我很不淑女的爆了句粗口。

    我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,他是第一次难道,我就不是第一次吗?他那里像吃亏的,那晚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,一遍遍的要我,直到我昏死过去,双腿发软,我差点下不了山。

    横竖在怎么看他,都不像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千年老处侽,啧啧啧,哄谁呢?

    许是我的表情太过夸张,他抬起头看着我,眼中闪烁千万种琉璃光,很耀眼: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我摇头,撇撇嘴:“以你的表现,铁杵都磨成针了。那里像第一次,当我小孩子,框我呢?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他低沉的笑出声来,声音很好听,殷红斜长嘴角抿嘴,纤长如蝶翼的睫毛下垂着,阴柔完美的侧脸,每一处都透着无以伦比的精致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真的美,美的极致,美的耀眼。

    性子还特不要脸,阴柔的,霸道的,傲娇的……

    我脸上热热的,一下烧到耳朵背后。在他没发觉之前,我迅速转过头,呆呆的望着前面的监控图像。

    我抬头望上面监控的图像,空荡荡的走廊里,十九岁左右的男生出现在镜头下,他在走廊上安静的走着,动作很慢,穿着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,黑色衬衫,个子不高,背影很消瘦。

    他像知道有人在窥视他,突然,他一回头朝我笑,咧嘴笑着。

    他的脸在监控前变大,眼眶流出几道血泪,黑眼珠子从眼眶里掉下来,滚到地上滚了几圈,嘴巴迅速长大,舌头伸长,露出血盆大嘴和尖锐的獠牙,嘴里殷红,像个无底深渊。牙齿上还滴着鲜血。

    啊——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我放肆的尖叫,拼命的扯着君无邪的衣袍:“鬼,鬼,好恐怖的鬼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盯着监控,低沉说道:“是他,杀人的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好是小诺?”

    君无邪点点头,从我脖子上摸到他的绿扳指,又把绿扳指放好。急促的说道:“小幽,你在这里等我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他似一阵般消失在我面前,监控室里除了地上两个熟睡的保安,就剩下我,我站起来把保安室的门锁好。焦虑的坐在椅子上等君无邪回来。

    几秒钟过后,监控室里气温集聚下降,伴着一股冷阴之感,很冷很冷,冷到了骨髓。

    我把君无邪的披风扯了扯,覆盖到裸露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监控室玻璃门前,一个黑影从走廊上走来。

    我倾斜身子一看,脸色大变,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。

    是监控里出现的那个男孩,他,他居然躲过了君无邪,来到监控室前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我们中了他的调虎离山计,他真正想对付的人是我。

    他从玻璃门直接穿进来,苍白消瘦的脸,眼睛猩红恐怖,直直的走到我面前。

    他进来后,监控室里的气温急剧下降,寒冷的气息从脚底冒到身体里。我坐在椅子上,双腿颤抖的很厉害。

    他站在我面前,朝我咧嘴笑,我分明看见嘴里全部是血,那血是红色的,才吞下去没多久。

    殷红的血水顺着他的嘴流出来,像哈喇子,落到衣服上,流到地上。

    监控室因他进来,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,很浓,很恶心。

    这时,我才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,不是黑色,是鲜血染红之后干枯的颜色,一件衬衫需要染多少鲜血才能染成这样的颜色。

    我拼命强迫自己镇定,镇定,别发抖,别害怕,君无邪就在外面,他很快就快回来救我。

    他见我盯着衬衫,兴奋的对我说:“我的白衬衫好看吗?昨天晚上染的。用六个人的鲜血染的。”

    我脸色大骇,他就是昨天晚上杀了整个宿舍的小诺,杀人变态的狂魔,我该怎么办?怎么回答他才不会惹恼他。

    时间过了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他显得不耐烦了,我僵硬的身子,机械般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见我点头,他开口问我:“你就是龙小幽?”

    他真的是来寻我的,我该怎样回答才会让他放过我,面对一个杀人狂魔,不知道我是否能够挨到君无邪赶回来。

    他像是看穿我的心事,冰冷的声音对我说道:“他不会回来了,空间错乱了,你等不到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空间错乱。君无邪赶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张着嘴巴,不可置信。君无邪是鬼王,怎么可能因为空间错乱找不到我呢?

    眼下却不得不相信,这个小诺杀我也是一瞬间的事。一个宿舍的人他都能屠杀干净。

    我有些气馁,面对即将死亡的恐惧,我声音颤抖,结结巴巴的问他:“你,你我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杀我呢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为什么杀你呢,我在学校都没有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我的话好像难住他了,很简单我大问题,他却蹲在地上,使劲的扯着头发拼命的想,不停的重复:“我为什么要杀你,我为什么要杀你?”

    反反复复,他一直重复着这么一句,声音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我怕他入了魔障,发了疯,不仅把我杀了,还把地上的两个警察杀掉。

    冲他说道:“你想不到就别想了,我今年才入的大学,走后门进去的。天天被同学欺负。你呢,是那届的?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问题,他一下坐到地上,抬起头望我,有个眼珠子从眼眶里蹦出来,掉到地上。他从地上捡起来,装在眼眶里。眼框里血迹沿着脸流到地上。

    那样子很惊悚,很可怕。他却表现的很镇定。

    “我,我考进去的。那年我们县我是第一名,家里穷,我爸我妈见为了我能上大学,把家里一切值钱的东西卖了,到了学校后,贫富差距极大,那些家里富有的学生天天耻笑我,说我寒酸,说我穷,还经常欺负我。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