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二十四章 午夜医院

    见我哭了,他慌忙把手放开。

    修长冰冷的手擦拭我脸色的泪珠,把我楼进怀里。

    见 我眼泪落不停,他向我道歉:“对不起阿幽,是我不好,弄疼你了,别哭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着他,眼睛里的泪水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对于他有害怕,也有依赖,我不知道是什么心理。

    每当遇到危险时,他总会及时的感到帮我,说不感动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我又很害怕他是一只鬼。鬼,我打心里排斥和恐惧。

    这种矛盾的感情,让我很纠结。

    他见我还是流泪,细细吻我的泪珠,细声安慰我:“别哭,以后在也不这样了,娘子,为夫错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哭出声来,连日里委屈,悲愤,同学对我的欺负和打压,进学校里的孤独,所有情绪都爆发出来,像开了闸的洪水。

    鼻涕眼泪全部抹在他冰冷的黑色袍子上,哭的撕心裂肺,我从小到大还没哭的这么惨烈过。

    君无邪慌了,他一下不知如何安慰我,一边帮我抹眼泪,一边哄着我,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他气呼呼的憋屈道:“本尊允许你和凤子煜说话,但是你们不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停止哭泣,眼眶红红的,脸上挂着泪珠,抬头看他,发现他眼中一抹无奈,一闪即逝。我冲他问道:“你不生气了?”

    经过几番接触,我觉得君无邪这人傲娇,自大,占有欲特别强。什么事只有我听从他的份,他让步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一哭鼻子就使他让步。

    他无奈的看着我,声音暗藏少有的温柔:“只要你不哭了,比什么都好。”

    我破涕为笑,想到连日里发生在学校的事情,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继续死去,他是鬼王,一定有办法阻止。我不想在看到有人死了。

    他听了我的诉求,把我放开,眉头皱成川字,不说答应也不拒绝,在阳台上徘徊了几步,身材顷长,墨色披风左右随风飞扬。

    最后他对我说道:“其实,今日医院里的三人都会死,本尊迟了一步,只能救下那个叫李盛煊的人,让他给逃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君无邪这么一说,我松懈一口气,只要他能出手,我知道事情一定有转机。

    接着,君无邪继续说道:“怨鬼索命,他的冤情比陈小美更为悲屈。如果你知道他的死因,或许就不会如此怨恨他。”

    鬼魂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,可是他杀了这么多人,都是活生生的人,我怎么忍心。

    走上前,我抓住君无邪冰冷的手臂,目光对上他,问道:“你说的那个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小诺,两年前的一个学生。明日,你彻查他,找到他埋尸地,这件事就能结束,找不到埋尸体为夫也只能在他手上抢下人,阳间不如冥界,本尊行动会受很大限制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这里,我想起来昨天他衣服上的血迹,伸手触碰他身后黑袍,没有血迹,我不放心,问道:“昨天你身上的血迹那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眼睛骤然莹亮,眼睛里闪烁这璀璨离迷星辰,问着我:“娘子,你在关心为夫?”

    我脖子一缩,脸热热的:“我只是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他听到我的话,眼神黯淡下来,毫无神彩:“娘子,原来是为夫自作多情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这么沮丧,我又有些担心,他是鬼王,阴间应该他最大,怎么可能受伤呢。

    我不死心的问道:“你昨天到底怎么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他冲我笑了笑,没告诉我。

    一手把我抱起来往一处地方飞去,那速度太快,我吓得搂紧他的脖子,唯恐从深夜高空掉下去。

    他很喜欢作弄我的感觉,看见我紧紧抱着他,嘴角弥漫笑容,似极大满足他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他速度很快,风呼呼的在刮在脸上。我双腿攀在他的腰肢上,双手搂着他的脖子,唯恐掉下去。

    君无邪抱着我在医院的走廊上落下,深夜三点,走廊上密密麻麻的人,有大人,小孩,老人,穿着病号服,两眼黯淡无神,没有焦距,在走廊上徘徊。

    见如此诡异场景,我纳闷道:“半夜三更,怎么还有人不睡觉在走廊上瞎逛的呢。”

    听见我的话,君无邪薄唇勾起浅笑,并不作答。

    我和君无邪踏上走廊,病人们转过头看见我们,表情惊恐,全部人朝我们下跪。

    君无邪冷冷道:“滚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哄而散,像白雾一样消逝在走廊。

    我顿时惶恐不已,手止不住的颤抖,面露惊愕,这,这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鬼?都是鬼魂?我居然能看见鬼魂了。

    天啊——

    君无邪见我脸色不好,冰冷的大手牵着我的小手。说道:“为夫在你身边,你什么都不要怕,任何阴灵对你构不成威胁。”

    我拉着他的手更紧了,走廊上到处充斥着浓郁的药水味。

    半夜医院的气温特别阴冷,那种阴冷从肌肤渗入骨髓,刺骨的寒意袭来,我摸了摸短袖下的手臂,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走廊上虽有灯光,光线很昏暗。我妈妈就在这家医院当护士,幸好是上白班,要不然晚上我都不敢来找她。

    长长的走廊,看不见尽头。不见君无邪进任何一间房,不知道他要带我去那里。

    我问君无邪道:“我们去那里?”

    君无邪似感受到我很冷,把身上黑色披风接下来,披在我身上帮我束好流苏。他说:“重症病房都有监控,我想看看没赶来之前那两个同学是如何被杀死的,能否寻到那恶灵的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君无邪说亲自查这件事,我心里很高兴,他很强大,一定能阻止事情发展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阳间的鬼怪不归你管把?”

    君无邪拉着我的柔荑,握在手心,尽量不让手心冰冷:“阳间的一切不归为夫管,不过在阳间作恶的恶灵厉鬼,会由阳间的阴阳师道士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的下场是?”

    “魂飞魄散,为鬼时他们害死过无辜的人,阴间是不会收他们的,即便到了阴间也只能下十八层地狱。为此,他们只能在阳间游荡,不能受日光照射,不能去阳气极重的地方,诸多很多限制,除非魂魄很强大。吞并其他阴灵,否者弱懦的生活黑暗阴影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君无邪拉着我的手停下,指着一扇门说道:“到了,这里是五楼精神科监控中心。”

    我从外面朝里面瞧去,里面还有两个穿警服的人值班:“还有人,我们怎么进去?”

    君无邪并不回答我,拉着我的手把门推开,咔嚓一声,繁琐的门被他打开。我们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里面两个保安在瞌睡,我们一进去,人滚到地上,继续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君无邪坐在监控前,调监控,倒回时间,一间间的查,

    我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,墨发像瀑布一样披散腰间,头戴墨玉发冠。墨色跑上纹绣金龙,金龙脚踩浮云,从左肩一直延伸到下摆处,金龙两只眼睛栩栩如生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