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二十三章 直播通灵

    青兰咬牙,从兜里掏出几颗药丸:“我有安眠药,前段时间看你睡不好,本来是给你买的,看来得给她吃了。nsxs.org”

    我一看安眠药,有些生气,朝她骂去:“你怎么能乱给我买安眠药的,我又不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黑眼圈多重,人都瘦了一大圈。好了,今天晚上先让安稳的她睡把,幸好明天周末没课。”

    青兰走进去后,我看见她从热水壶里倒出水,把安眠药放进水杯,过程中她的手抖得很厉害。向来胆子大的青兰,也会紧张。

    倒好后,她走到文莉面前,把水杯递给她。

    文莉哭泪了,嗓子也哭哑了,许是口渴,拿起水杯就喝下去。

    果然,没一会就打瞌睡了。我把她往床上扶,盖好被子后她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冲青兰眨眨眼:“睡了。”

    青兰把文莉的笔记本拿出来,放在桌上,密码套了几次就被她破解,进了她的扣扣,扣扣上文莉所有群都被退了,一个都没有。只有聊天记录。

    我坐在青兰的旁边,看她翻着和徐佳莹的聊天记录。

    有徐佳莹邀她去她们宿舍一起玩碟仙,被文莉拒绝了。有徐佳莹怂恿她进群的聊天记录,青兰把聊天记录拉开。

    上面写着: “我们群里都是异灵社的,群主是孙倾,孙倾和李盛煊是一个宿舍,李盛煊你知道把,凤子煜没来学校前,他可是一号校草。还有很多家境不错的富二代,全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在一个群里是不是比在学校里接触他们有机会的多?四十多个人,有一半是富二代,能不能把握,看你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盛煊很少在群里说话,你可以私密他,他每天都会上扣扣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进群把,我和李倾说一下,把你加进来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青兰瞪了文莉一眼,骂道:“不看看自己长的一副什么样,还想泡李盛煊。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!”

    我很无语,都这时候了,两人还为了一个没见过面的男人争风吃醋:“赶紧的,快看,一会查查直播间的地上,我发给凤子煜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到正事,青兰把聊天框继续往下拉。

    “唐旭在直播平台直播通灵,你不是胆子小害怕吗?你去看看练练胆子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那里有几百上千号人在线呢,不同领域,不同年龄段的。我把地址发给你,保准你不害怕。”

    然而下面并没有地址,青兰翻了几遍聊天记录也没发现,不像是文莉刻意清除的,自从直播间遇鬼之后,她估计在也不想碰电脑。

    青兰只能从浏览器记录上查,浏览器记录好像被人刻意清除,文莉之前的记录还在,唯独没有通灵直播间的记录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实在是太过诡异。就算黑客也不能消除掉关机几天的记录把。

    青兰也皱眉道:“怎么会不见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在干什么?”雯雯从后面出声,我和青兰同时回头,雯雯踮起脚尖看向我们面前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青兰迅速把笔记本关上,说道:“没什么,没什么?”

    雯雯许是知道我们在翻聊天记录,一向温婉柔弱的她迅速把笔记本拿走:“你们两个最好不要管这个事,我奶奶说了,管不得,你们怎么就是不听呢?万一出了事……”

    雯雯没有继续说下去,我知道她担心我们,可是还有这么多人,要是出事了,那异灵群四十多号人,全部是学校里大学生。

    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个凄惨死去,我不忍心。

    青兰也心系她的男神,想把笔记本夺过来。

    凌晨三点,凤子煜给我打来电话,不管她们两怎么吵,我跑到阳台上去接电话,凤子煜也还没睡觉。

    接上电话,凤子煜焦急的跟我说:“小幽,不好了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孙倾的宿舍里剩下的三个,李盛煊,杨勇,许峰,除了李盛煊,其他两个都死在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死在医院了,电话差点拿不稳,声音很震惊:“你说什么,李勇,许峰都死了,已经死了九个人?”

    “是,医院那边刚刚传来的消息,他们病床旁边都有监控,家人也在看护,可是在家人陪同下就这么死了。死状很凄惨,李勇死时手不见了,眼睛泛白,七窍流血。许峰死的更奇怪,像被人活活打死的。全身上下皮肤乌青,脸肿的很大,医生鉴定,说就是打死的。可他躺在病床上并没有人打他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说不出害怕,直觉是鬼,很强大的鬼在肆意的屠杀这个学校的学生。

    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我不知道,可我不想每天活在恐惧中。

    凤子煜听不到我说的话,他自语道:“半夜三更的说这个干什么,对了,你宿舍里的女生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回答说:“青兰给她喝下安眠药,安稳的睡了。”

    我把直播通灵的事和异灵群的事情告诉他,让他想办法查查,怕看直播通灵的观众会遭到毒手,

    他答应了,说挂电话马上去查,我叫小心一点。明天下午接我回家吃饭,今天在医院他碰到我妈了,她叫我回家呢。

    我挂着电话,双手撑在阳台上,漠然的遥望远方,心里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还好,还有凤子煜,在这个学校,我不这么的孤独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本尊低估了凤子煜在你心里的份量。”身旁,冷飕飕的声音像寒风一样刮来。寂静的深夜里格外的渗人。

    我霎间转过头,看见君无邪在我阳台上方悬空而立。

    他目光幽深,苍白的脸,血红的薄唇,在黑夜里更显的诡异。斜长凤眸,像盛着两个冰垛子,冷冷的朝我射来。

    背后宽大如墨的披风随风漾起,披风和墨袍相连的右肩上,是巨大金色琉璃骷髅头,两只黑洞洞眼眶对着我,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君无邪飘下来,一步步的朝我走来。

    我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,靠在阳台墙上。双手死死抵着墙面,后面已经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君无邪站在我的面前,薄唇轻抿,右手抵着墙面,左手轻佻我的下巴,迫使一米六五的我,对上一米八以上的他。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,带着威胁:“本尊有说过,你和凤子煜来往,本尊会责罚你。”

    我很冤枉,更是憋屈。

    这个学校里我只认识三个人,凤子煜,雯雯,青兰。不跟他们来往我还能跟谁来往。

    学校每日笼罩着恐怖的气息下,我还能和谁说话。

    君无邪管的太多了,逆反心理下,我毫不示弱的回瞪他:“你凭什么管我。”

    他幽暗的眸色如墨般沉冷,不说话,直直的看着我,强大的压力下,那种感觉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他用力的掐住我的下巴,手指冰冷冷的触感传来,很冷,也很疼。

    我鼓着气伸出手,想极力推开他掐住我下巴的冰钳子。

    可是纹丝不动,我急了,眼泪一下都流出来了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