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二十二章 异灵群

    我和青兰迅速奔到宿舍楼的走廊上,晚上过了十二点,宿舍阿姨不给下楼。百度搜索暖-色-小-说-网我们能站在走廊上看下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左面宿舍楼下,白色布单覆盖了六具尸体,把人盖的严严实实的,一具具的抬出来,最后一具还滴着血,血迹沿着楼梯一直滴到救护车上。

    走廊上站了很多披着睡衣的同学,听说又死人了,全在议论着。

    她们说的最多就是异灵社,没错,这个宿舍里的男生,有六个都是异灵社的。一个宿舍的都死了。

    我看来,异灵社问题很大。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,还得去细细查清楚。

    雯雯走出来,对我们说道:“文莉听说唐旭宿舍的全死了,在大哭,精神出了点问题,怎么劝都劝不住,说她一定会出事的,一定会死的,那个人不会放过她的。”

    青兰很生气,黑着脸想冲进去,我和雯雯在走廊里赶紧把她拉住。

    我也生气了,青兰生气起来一点脑子都没有,文莉现在情绪不稳定,青兰还这么莽撞,不是雪上加霜么。

    我语气很重,冲她说:“她现在情绪不稳定,怎么着也算个受害者,你跟她生什么气,现在最主要的是把她哄安静了,在套出到底是怎么回事,她算是知道点内情的。不然不会天天做噩梦。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雯雯也很赞同,劝着青兰:“是,你别在跟她吵架,万一她有个什么闪失,小心她回头找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雯雯说这话,我心里渗的慌。在她眼里好像文莉没得救一样。

    雯雯觉得自己说错话了,立马住口:“呸呸呸,别听我瞎说,我们还是进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青兰被我们哄住,我们三进宿舍时,宿舍里一片狼藉,什么被子,书,日用品全部被丢在地上。乱七八糟的堆着。

    文莉穿着睡衣坐在地上,都是她折腾的,她脸色很白,披头散发的,黑眼圈很重,带着血丝样子很恐怖。

    张清玲拉她起来,她死活不起来,还在拼命摔东西。

    我看一看是我那最值钱的一套护肤品,赶紧从她手上抢过来,生气道:“你敢砸我东西,要赔,知道不,我这套化妆品暑假打工挣回来的。三百块一套。”

    她看都没看我,又开始歇斯底里的嚎哭:“我要死了,呜呜……怎么办,我死了啊。”

    我平时树立不了威信,威吓不了她。

    青兰进来就给她一巴掌,其实打的并不重,凶巴巴道:“给我闭嘴,你这样只能等死,告诉我们到底是谁做的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很惊恐的看着青兰:“不,我不能说,我说了一定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张清玲也看不下去了,朝她发火:“你不说,你真的只能等死,说出来或许我们可以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你们帮不了我,他不是人,他是魔鬼,是恶魔,太残忍了,手段太残忍了,你们看见会被他活活吓死的。”

    张清玲听她这话,恨铁不成钢的揪着她:“你不说,就自己等死把。”说完后,气呼呼的躺回自己床上睡觉。

    见张清玲放任她不管,关系最好的朋友离她而去,文莉又开始哭起来,大半夜的,哭的让人有些心烦。

    雯雯和我默默的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干净,青兰把文莉从地上拉起来,让她坐到床上。去打了盆水,给她洗脸。

    等我收拾完后,雯雯把我拉到文莉对面,见青兰拿出巧克力等零食放在她床上,说着什么:“先把肚子吃饱,要是真的去了,也不能当个饿死鬼。饿死鬼死相很难看,皮包骨的,又黑又瘦。”

    文莉拿着巧克力往嘴里放,动作很慢,极为不舍。

    青兰继续说道:“你那扣扣多少级了,会员不,我看着号码挺好的,是八位数,我的都是九位数,你送我成不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挂了好几年的,好不容易升到七十级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换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成,你的扣扣才40多级,能比不。”

    “我开了年会了,会员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成,三年值不了多少钱,我尾数是八,顺号吉利,别人给三千快我都不卖。”

    雯雯拉着我坐到文莉的床上,张清玲躺着也转过身来,气氛一下子和谐了。

    雯雯碰了碰我的肩膀,我会意,把巧克力打开后递给她,问道:“你那扣扣有多少个群啊。我的有三个。咋们宿舍要加一个群不。”

    说道群,我明显看见文莉脸色一变,拒绝道:“不,我不加群了,在也不加群了。”

    我抓紧问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文莉哭了,哭的很难过:“就是因为加群,徐佳莹害了我。”

    青兰故作凶悍,声音很大道:“什么,徐佳莹害你,你怎么不早说呢,她那个宿舍的,我把她拉出来,痛打一顿。让她给你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文莉哭的断断续续,哽咽抽泣:“没用的,她也活不成,别去找她的,估计她现在比我还害怕。”

    我把纸巾递给她,给她擦眼泪,温和的问道:“死的都是异灵社的成员,徐佳莹也是异灵社呢。你又不是异灵社的,怎么会有事呢?”

    她似被我们一群人说动,犹豫了下,最后咬着嘴唇告诉我们实情:“我告诉你们把。”

    她边哭边说着:“一天夜里,徐佳莹给我发信息。她叫群主把我拉进一个群,是异灵社的群。群里经常半夜在聚会,玩笔仙碟仙,从入学到现在,也没听说谁出过事。徐佳莹说想玩碟仙,八个人还缺一个,想拉拢我一块玩,我拒绝了。过几天后,她让我看直播,有他们异灵社的成员孙倾他直播通灵,让我去见识一下,直播平台里几百上千人在线观看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听有好几百人,就动了心,人多也不害怕。我一直好奇他们怎么招鬼仙的。谁知道我一打开直播进去,画面黑漆漆的,以为卡了,想退出直播间重新登录时,一个巨大男人的脸,脸上全部是血,脸皮一道道的破开,两只黑洞洞的眼眶没有眼珠子,从眼眶里钻出几只大蛆虫。他看着我张开嘴就笑,嘴越笑越大,嘴里全部是血盆,舌头直直冲屏幕里面伸出来,我立马吓的尖叫,把笔记本给关了。”

    我神色很凝重,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我关掉后,有个从电脑声音从电脑里传出来,是个男音,阴沉沉的。他说,下一个就是你,你逃不掉的,怎么办?我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才进直播间看一眼。可是他却不肯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青兰皱着眉头,问她:“那你每天晚上做的梦?”

    说到梦境,文莉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又崩溃了。她抱着头痛苦哀嚎:“我不知道。你们别问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青兰还想问出什么,我扯了扯她的衣服,示意她适可而止。

    青兰不甘心却没办法。她把我拉到宿舍阳台上,小声冲我说道:“等她睡着后,我把她的笔记本打开,看看那个群里有多少人。查查直播间的地址。”

    我从窗户上往里面看了一眼,见文莉还在哭闹,雯雯在哄她。我皱着眉头说:“看她样子怕是今天晚上睡不着了。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