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二十一章 死因不明

    本来是我们拖青兰出来吃东西的,结果现在我们三个人都没了胃口。百度搜索暖-色-小-说-网雯雯喊老板娘来结账,付帐的却是青兰。

    青兰依旧提不起来劲儿,边掏钱边说:“你们两都没钱,还是我来结账把。”

    递钱给老板娘,头也不回的朝学校宿舍走去,我和雯雯追在青兰身后。

    青兰回头对我们说:“雯雯,他们不是去了第一人民医院?晚上你们陪我去看看把?”

    对于青兰粉丝的举动,我和雯雯直觉不太妥当。

    我尝试劝她:“青兰,他们昨天晚上出了这事,今天一定还有警察在监控,见面不太方便,还会引起怀疑,等明天或者后天,我们在陪你去看李盛煊把。”

    青兰把我这话听进去了,朝我问:“你说的是真的?那你明天陪我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我扯着嘴皮,笑的很苦涩。就算我愿意去看人家,人家未必会见我们。

    听说那四个宿舍的男生,家境都不错,尤其叫李盛煊的,父亲还是厅长。人家住的是重点看护房,未必让我们见到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,文莉的脸色依旧很差,半躺在床上两眼黯淡无光,忧心忡忡的。我看她额头阴气越来越旺盛,这就是别人所说的霉气?

    她被李萧劫持了一次就倒霉了?应该不置于把。

    学校最近发生了很多不太平的事。晚上,我们宿舍的同学也早早躺下,雯雯依旧喜欢和我挤在一块。她小声跟我讨论男生宿舍和陈晓美的事,等青兰睡着后才敢说。

    雯雯捅了捅我的后背,细声说道:“小幽,我下午上课时打听到那男生宿舍的四个人,除了李盛煊都是学校异灵社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异灵社,我心里些不好的感觉。想起凤子煜在电话里给我说,叫他们别乱玩,果然出事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大学,学校有异灵社的,大多除鬼除魔,揭露异灵事件为主。

    这所大学,无所事事的富家子弟太多,很多人都闲的蛋疼。

    我问雯雯:“有这所大学的异灵社到底是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雯雯看一眼文莉的床铺位置,见她睡着,小声给我说:“他们有一个异灵群,经常午夜聚会,闯阴宅,游坟地,玩碟仙,玩笔仙,从入大学就开始玩,没想到昨天真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瞪大眼睛,咋舌:“碟仙笔仙?他们真敢玩?”

    笔仙和碟仙我以前就读的那所大学有同学在玩,在午夜阴气重的时间,召鬼魂附在碟子上,如果操作不当的话,被招来的魂就会上身。

    一但被冤魂附体之后,怨魂会重复生前死的那段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阴魂是跳楼死的,那被附体的人就是再次跳楼。车祸死的,附身的人就死于车祸。

    也就是民间所说的找替身。

    以前,我大学同学好几个死于非命,这就是我为什么怕鬼的原因,我亲眼看见同学,明明看见有车子飞过来,还往路中间奔去。喊都喊不住。

    活生生的人撞死在我面前,被大货车压成肉饼,压的平平的,摊死在大马路上。

    血淋淋的一幕,我这辈子都不想看见。

    雯雯小声跟我说:“嗯,而且文莉也在玩,是他们一个群的,你不觉得文莉昨天做的噩梦和他们有些关联吗?”

    我不可否认道:“文莉居然梦见他们死了,那,那李盛煊今天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我不敢讲下去。

    雯雯说道:“我打电话给奶奶问了她,她说死相凄惨,是恶鬼索命。叫我们不要去管,这事很严重,她都管不来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很难过,人的生命是脆弱的,不想在看见有同学死在我的面前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我不死心,想挽救他们,冲雯雯说道:“可是,总得告诉他们,让他们请道士做法把。”

    “过了今晚,你明天和青兰去看李盛煊时,和她说说。我不敢告诉青兰,怕她做出什么事来。”

    我一口答应,打包票道:“行,我告诉她。很晚了,赶紧睡觉把。”

    到凌晨十二点。我和雯雯正准备睡下,又听到同宿舍的文莉凄惨大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鬼啊,不要过来。不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凄厉,却闷闷低沉的干嚎着,就像被人狠狠的掐住脖子,想说却说不出话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我迅速把床头的灯打开,下床走到她面前,她脸色很苍白,满脸都是汗水,眉头皱在一起,样子很惊悚,像是梦中遭遇了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雯雯也下床,青兰,张清玲都醒了,全部围到文莉的床头,看见她又做噩梦。半夜被吵醒,大家脸色不太好,但也很担心她。

    张清玲把文莉喊醒,文莉醒过来见到我们看着她,扑到张清玲身上,崩溃大哭,哭的撕心裂肺的,混乱的头发,苍白的脸蛋,样子很可怜。

    青兰黑着脸,一动不动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我内心猜想,青兰在等着文莉说出,今夜又将是谁会死。

    果然。青兰还没开口问,文莉就在张清玲怀里哭着说:“我看见了,看见了他杀死唐旭一个宿舍的所有人。一个活口都没有。我好怕啊,他说不会放过我。怎么办,清玲,我还不想死。我真的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青兰走上前去,把文莉的手从张清玲手臂里掰开,想把她从床上扯出来,黑着脸凶道:“你说谁死了?他是谁,到底是谁?给我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文莉一下闭嘴,惊恐的眼睛看着青兰,使劲的摇头哭道:“我不能说,我不可以说,青兰你放开我,你抓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文莉情绪不稳定,青兰不依不饶,眼看两人就要闹起来,我和雯雯赶紧把人分开,我把青兰拉到阳台上关上门。

    凌晨十二点多,四周黑乎乎的,夜风有丝丝凉意,天上星月被乌云遮盖,看不到一点星光。

    宿舍阳台正对的就是我们学校的后山。左边并排的是一栋栋男生宿舍。

    我和青兰谁都没说话,青兰把水龙头打开,洗了一把脸,我走到旁边把毛巾递给她。说着:“你还是老样子,性格比我还彪悍,没来宿舍之前,你是不是一直欺负她们。”

    她白了我一眼,接过毛巾擦脸,边擦边说:“我没欺负过她们,文莉那张乌鸦嘴,要不是她说什么李盛煊出事,他们也不会真的出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李盛煊,我想起什么,迅速走进宿舍拿出电话,在阳台上打电话给凤子煜。

    青兰见我神色凝重,对我说道:“你怀疑文莉说的都是真?应该不会,唐旭宿舍和李盛煊是分开的两栋楼,学校晚上安静着呢。”

    我拨通的凤子煜的电话,这么晚他竟然还没睡,我还没开口,他似知道我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声音很无奈也很沮丧,对我说道:“阿幽,唐旭他们宿舍六个人全死了。死因不明,隔壁宿舍的听见他们尖叫,打电话到宿管举报他们扰民,宿管上来敲门才发现全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大脑轰的一下,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死了,真的是死了,六个全部死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是这样?

    几秒钟后,远远的听见警鸣声和救护车声音,他们停在男生宿舍下面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