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十九章 男生宿舍出事了

    “鬼,有鬼……”

    她瞬间睁大,看见我们都站在她床头,她恍如受到极大惊吓,抱着离她最近的青兰呜呜的哭起来:“青兰,我做了一个恶梦,好恐怖的噩梦,太可怕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”

    我担忧的看着她,帮忙倒了一杯水递给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脸色很苍白,额头有黑气环绕,情绪很不稳定。喝了一口水:“我梦到了孙倾和李盛煊,他们,他们都死了。他们一个宿舍的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青兰结过她手里的水杯,嘭一下,从手里掉下去,玻璃碎片落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青兰很生气,骂道:“李盛煊惹你了?你怎么说话的呢?居然咒他死。”

    青兰属于直肠子,不带拐弯的。一向说话没轻没重。

    我拿扫帚把玻璃渣子扫干净倒掉,对青兰说:“你少说两句,她白天受了刺激,晚上做噩梦很正常。在说,梦境一般都是反的。你急个什么劲儿。”

    雯雯附和道:“对,对,对……小幽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说完,雯雯冲我眨眨眼睛,示意我把青兰劝到床上去。

    我看了下时间,刚好凌晨三点。离早上还有好几个小时,扯了扯青兰衣服,笑眯眯的说道:“老实告诉我李盛煊是谁?你刚处的朋友?”

    青兰把我手拍开,回到自己床上躺下,把被子盖上:“龙小幽,你胡说八道什么呢。李盛煊他不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,她一脸的思春:“哟,还害羞啊,李盛煊是不是大帅哥啊?”

    雯雯看了床上青兰一眼,冲我笑了笑:“李盛煊是我们学校的大帅哥。长的可帅了。”

    青兰从被子里冒出头来,嗔了我一眼:“他长的在帅,也没有你的凤子煜帅。你也不许看上他,你还是看好你的凤子煜把。”

    我……

    无语望青天,我和凤子煜其实真的没什么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我已经不想解释,已经麻木了。

    看着文莉安好的躺下,雯雯把宿舍里的灯一关,所有人都回归自己床位。

    我入睡后,梦见自己站在一处迷雾的地方,四周黑乎乎的,这地方我来过,君无邪经常在这里忽悠我。

    一想到他忽悠我,我生气的大叫:“君无邪,你给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远处,黑雾弥漫处飘来一个白影子,穿白色的衣裳,不是君无邪经常穿的黑色。

    人越来越近,我看出是一个女子身形,纤细瘦弱的身材,一头长及腰间的黑发,娇媚柔弱的脸庞,苍白的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我看清楚了,是陈晓美,我有些生气,同时也害怕着,左右看没有地方可以躲藏,万一她冲我扑过来。

    我顿时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陈晓美看见我的害怕,朝我微微一笑:“谢谢你龙小幽,是我错怪你了,我要走了,是跟你来告别的。”

    听她说要走,我镇定的问:“你要去那里?”

    陈晓美朝我笑了笑,苍白憔悴的脸上有一丝解脱:“怨气已散,我要去轮回了。”

    我局促道:“可是,李萧他有背景和关系,不能得到应有的惩罚,我很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听见我的话,陈晓美只是笑了笑,笑容释然。

    转身往回走,幽幽冷清的声音传来:“龙小幽,你以后要小心,鬼魂野鬼都听到风声,说只要杀了你,吃下你的肉,吞下你的心,就能功力大增,不死不灭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越飘越远,她说到最后几句我听不真切:“喂,等等陈晓美,你说清楚点,什么吃了我的肉,我是凡人,很平凡的人,不是唐僧。”

    看她越走越远,我脚狠狠的一跺地。“她到底什么意思啊,我招谁惹谁了。”

    早上时,被一阵吵杂声惊醒,呜呜——的急救车,警车声把学校宁静打破。

    雯雯还没洗脸,就把我从床上拉起来:“小幽,小幽快起来,出事了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愣住,脑子昏昏沉沉,还没完全清醒过来,冲她嚷嚷:“你说什么呢?一大清早的,出什么大事了?”

    雯雯一把拉我跑到走廊上,我穿着拖鞋还没稳,差点摔了一跤。

    下面,120急救车停在男生宿舍楼下,担架上蒙着白单尸体,被抬上救护车。

    另外三个被人带上车,一个个魂不守舍。脸色很难看,恍受到极大惊吓。连走路都是旁人搀扶的。

    雯雯指了指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男生,说道:“你看,那个最高的是李盛煊,死的那个人是他们同个宿舍的,叫孙倾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李盛煊,孙倾……

    顿时睁大眼睛,嘴巴张开:“孙倾,李盛煊,不就是昨天晚上文莉的那个噩梦灵验了?”

    雯雯赶紧把我嘴巴捂上,把我从走廊上拖回宿舍。

    宿舍里,只剩下我们两,因为男神李盛煊出事,青兰下楼去看了,文莉和张清玲去了医务室,说文莉病了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