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十二章 为夫会保护你的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陈晓美对君无邪很恐惧,声音颤抖说:“我已死去多时,怨气不散,找不到害死我的人,不能轮回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我死的很冤很冤。天天在厕所楼道不停徘徊。有天,有个声音和我说,是你害的我,是龙小幽害的我,只要杀了她,吃了她的心,我就可以轮回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陈晓美没有继续说下去。身材颤抖的厉害,极害怕君无邪。

    我知道了,她是受人蛊惑了。

    那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我龙小幽一直是三好公民,没有跟谁结仇结怨,就连转学到这所大学,天天被同学欺负,我也没把她们咋滴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这么作弄我,蛊惑鬼魂来害我?

    君无邪看出我心里的怒气,对我安慰道:“不要怕,为夫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以为然,我是人,他是鬼,人鬼殊途,我们一定不会有好结果。我不想和他牵扯在一块。

    我冲陈晓美说:“我没有害过你,才转学到这个学校两个星期,之前没有见过你。你一定是受了别人的蛊惑来害我。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陈晓美猛地抬头,半颗腥红的眼眸看着,她盯着了我半响,喃喃道:“不是你,不是你害的我,那到底是谁?是谁害的我?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双手使劲瞧打脑袋,拼命的想,却想不出来。疯狂歇斯底里吼道:“到底是谁害我,为什么要害我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在疯狂敲打脑袋,脸上已被撞烂,白花花脑浆子又崩裂出来,样子说不出的惊悚。

    我不知觉捏着君无邪的衣袍,不忍心的别过头去,尝试劝她:“我不知道,或许我可以帮你查。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她停下手中的动作,掺目忍睹的脸已经分辨不出表情,她欣喜道:“真的吗?你帮我查?”

    我心虚的点点头,其实连警察都查不到的事情,我怎么可能查的出来呢。

    见到她这样子,我不忍心。

    虽说她是只鬼,她害的人只是我而已。并没有波及他人,我内心还是希望她能够轮回。

    君无邪嫌恶的看了她一眼,手袖一拂,陈晓美瞬间不见了。被血涂满的宿舍门,地上的血迹脑浆,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我震惊的望君无邪,怒道:“你把她弄到那里去了?魂飞魄散了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她去了该去的地方。”他双手背后,冷清道:“一个怨魂而已,就算化成厉鬼也成不了气候,让她魂飞魄散岂不更好。”

    我发觉,跟他沟通不了。

    他直截了当,以暴制暴,或许是因为鬼王,掌管万鬼的生死大权,一个怨魂幻化的厉鬼,他并未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当下,我抿嘴不说说,以发泄我心中愤怒和不满。

    “阿幽。”他似知道我心中不满,转头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后退一步,冷冷说道:“这是女生宿舍,你是不是该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阿幽,这段时间不太平。把这个带上。”

    他递给我一个祖母绿扳指,绿扳指泛着幽幽冰冷光珏,上面雕刻繁古复杂的花纹,年代古老久远。

    这个扳指我见过,那天晚上在山洞里带在他大拇指上。

    我冷着脸,摇头,并不接下他的绿扳指。

    “阿幽,这个扳指有我鬼王封印,万鬼无法伤害你,拿着。”

    我倔强道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这时,听到谁的手机报时,凌晨四点整,又快天亮了。我又不能睡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我不耐烦的催促他:“你还不快走?”

    他见我不收扳指,想塞进我手中。

    而我,就像接到烫手的烙铁,一下甩开,祖母绿扳指落在宿舍地板上,在我和他之间来回的滚了几个圈。

    他见我如此,深邃眼眸里隐隐动了怒气:“你知道冥界有多少阴灵想要这枚扳指?”

    我也火了,回他:“我是人,不是鬼,冥界的戒指我不要?”

    他捏着拳头,目光阴冷的盯着我,我毫不示弱的回瞪着他。

    半宿后,他广袖翻飞,宿舍里床铺和舍友都不见了。变成上次古时女子的闺房。

    他阴沉着脸,逼近我,周身的气息变得冷冽。我一步步的往后退去,无处可躲。他迅速抱起我,把我掠到床上,含冰摄魄的瞳孔已怒到极点。

    他阴冷气息扑到我的脸上,冷的我打了个哆嗦:“龙小幽,不要挑衅本尊的耐心,你可知道,在冥界没有人敢违背本尊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瞪了他一眼,无声的反抗着。直到他重重的压下来,压到我的身子上,就像冰雕一样,冷冽的气息全部扑向我。

    我厌恶的想把他推开,他却纹丝不动,我怒道:“走开。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