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八章 冥婚已成,你逃不开

    我终于能安心入睡,陷入层层梦境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一片黑色迷雾处,四周阴森森,除了泼墨的黑雾我看不到任何景象。

    冷,凄寒的阴冷。

    毛骨悚然的寒意让我身子颤抖。我拢了拢衣裳。心想这是那里?

    突然,听到背后传来响动,我转身看见就君无邪促立的身后。

    他嘴上挂着邪魅的笑容,薄唇勾起,凄冷声音带着魅惑:“娘子,你是来看为夫的吗?”

    我诧异,瞪大眼睛摇头,连忙否认。莫名其妙进入梦境,但我绝对不是来看他的。

    他眼中笑意更深:“那是你终于承认,我是你的夫君了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死也不会承认,我的丈夫是个鬼。

    头摇的像拨浪鼓,我迅速后退,知道他是鬼,警觉盯着他,提防着他对我做什么。

    墨色长袍下,他伸出节骨分明的手,如墨瞳孔含着诡异的笑,一步步朝我走来。

    我看见惨白的手,心狂跳不止,慌乱的一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当他离我越来越近时,我受不了这强大的压力,受不了周身越来越冷的气息,我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我很害怕,心跳越来越快,极度恐惧下不知道他想对我做什么,这是他的地盘,我只能不要命的逃。

    “娘子,不要跑,你是跑不过为夫的。”

    如同鬼魅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,我心里发渗,迷雾看不到尽头,我不知道该往那个方向跑。

    不知道跑了多久,不知道跑了多远,

    我跑累了,呼吸急促,身后在没有出现他的声音,我回头一望,发现他一身墨黑的就在我身后飘着。

    双脚不着地,墨色披风在身后胡乱飞扬,看见我回头瞧他,他幽深瞳孔含着邪笑,冲我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瞬间,我脚下凌乱,猛地摔了一大跤,眼看就要扑在地上,闭上眼睛却不见落地。腰间冰冷的触感传来,被人腾空抱起。

    我惊愕的转过头,看见他双眼荡开迷人的光泽,盯着我笑。“娘子,你还要跑吗?”

    我张开嘴巴,声音有些颤抖:“你先把我放下。”

    他双脚落地,把我放下。双脚发软,差点站不稳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流云广袖一甩,四周幻化成古时女子的闺房。

    古香古色的室内,正中间大圆桌子,放置四个方凳。西面树立巨大屏风,屏风上画着富贵牡丹图。东面雕花隔窗下,是精致的梳妆台,台上放置繁花古色铜镜。南面是红色雕花床,红色床幔上绣着金线凤凰。

    当我目光触及床上鸳鸯枕,芙蓉被,不自主的往后退去,撞上他紧实的胸膛。

    他搂着我的腰身,嘴角邪魅的笑着:“娘子,你就这么急不可待?”

    我脸一红,连忙否认:“不。”把他放置在我腰身的手掰开,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他把我的身子搬过来,迫使我对上他幽深的眼眸,刀斧雕刻般精致的五官,离我很近很近。他冷冽的气息扑向我的脸。

    我害怕的想把他推开,触摸到他的身躯,指尖冷冽触感传来,让我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低沉,透着蚀骨的诱惑:“娘子,我们好久没交欢了。为夫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我煞白的着脸,猛地摇头,学校后山洞里的事,我不想在经历一次。

    我拼命的想推开他挣脱他的束缚。虽然知道这些都是徒劳的,我真的不想在被鬼上一次身,这辈子都不想。

    或许他看出的我诀别和心里的恐惧,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他冷冽的声音不容许我有一丝诋毁:“阿幽,你是我的妻,这是你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他翻脸比翻书还快,反复无常。不知道他下一秒将会对我做出什么事,我本能的想逃,拼命的想逃离他。

    苦苦挣扎,换来的是他眸里更寒的冷意,四周气温变得更低,我如置身在冰窖中。

    我放下身段苦苦哀求:“你放过我,我们人鬼殊途,是不会有好结果的,”

    “闭嘴,只要本尊想要,谁能阻挡我?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不顾我的意愿,俯身亲吻我的红唇,如狂风暴雨,席卷我口中芬芳,我苦苦挣扎,被他束缚着却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冰冷的软糯想进入口中攻城掠地,我死死的咬紧牙关,坚守着。

    手抵住他的胸膛,想拼命推开他。怎么都推不开,我快急哭了。

    他睁开迷雾般墨瞳,若长的睫毛像蝶翼般,触碰到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我眼中的抵触、惧怕、嫌弃都触动了他。

    他看我的眼神划过伤心,很失落。只是一瞬间,他又恢复如常,快的彷如我看见的只是错觉。

    他放开我,冰冷眼神幽幽看着我,修长的手指将我下巴挑起,对上他。

    “龙小幽,冥婚已成,你注定逃不开。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