脂色 作品

第七章 被不干净东西缠上

    雯雯掏出电话,马上打给她奶奶,按的免提声音放大,将我们前两天厕所发生的事情,和晚上半夜听到敲门声都告诉了奶奶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幸好宿舍就我们两个人,其他同学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她奶奶惊声说:“糟了,你同学是不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了,阳气匮乏,阴气入体,很容易招惹脏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到雯雯奶奶说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,我脸色一变,自从我在后山被鬼破了身,霉运,厄运一直没断过。

    我抓紧雯雯的手,紧张的问:“雯雯,怎么办?有没有法子?”

    听见奶奶的话,雯雯心里也是一惊,她着急的问:“奶奶,有没有法子破解?”

    奶奶告诉雯雯一些常见简单的法子。如果还不行,就要请人做法事。这事耽误不得,耽误越久我病的越重,到时引邪气入体,我以后可能还会死。

    她说的很严重,就好像我快病入膏肓,让我心里很紧张。

    我从床上爬起来,趁下午时间。拉着雯雯上街,跑了很远,跑了几条街,终于把晚上需要的东西给凑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晚上,青兰和另外两名同学早早的睡了。

    雯雯让我先眯一会,补充睡眠,掐好时间调闹钟,到十一点半她把我准时叫醒。

    我们两把所有鬼魂害怕的东西都准备好,有求来的灵符,有糯米,还有朱砂,黑驴蹄子,驱邪酒。

    东西摆好,十二点刚过,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,很轻,却很诡异,不像正常人敲门的频率。

    那声音很有节奏,很缓慢,一阵一阵的。

    宿舍里的气温变得很低,似从门口吹进一股阴气。我和雯雯顿时觉得很冷,在看三个同学已熟睡,连细细的呼吸声都听不到,睡的很死。

    宿舍里安静的可怕。我和雯雯坐在一张床上,像是被与世隔绝。

    雯雯在我耳边凝重细声说:“嘘,是鬼敲门。这样的频率我跟我奶奶在乡里听过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是会冲着我来,进了这所大学,我就没过一天安心日子。

    我害怕抓着她的衣角,紧张问道:“怎么办?在这样下去我会被折磨的神经虚弱的。”

    雯雯拿出一张灵符,说道:“我去贴符试试,这灵符大师开过光的。”

    她拿灵符下床,我见她宽大的睡衣下身子抖得厉害,她内心也很害怕,身子比我还瘦弱,胆子并不比我大多少。

    这是我的事,本来雯雯可以不插手,让她为难了,我还躲在她身后当怂包。

    我下床穿上鞋子,把她手中灵符夺了过来:“我去。”

    咽了咽口水,放轻脚步走到门口,迅速将灵符贴到宿舍门后。雯雯在我身后,似不放心,在门底缝隙往外面走廊撒了一把糯米和朱砂。

    顷刻,宿舍里阴寒凉气降低,门外敲门声停止,我和雯雯四目一对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法子果然有用。

    我放松说道:“怎么样,那东西不会来了把?”

    雯雯拉着我回床头坐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话刚说完,宿舍内阴气更胜,比刚才更冷,门外传来咚,咚,咚的声音。频率比刚才还快上一倍。敲门声更大了。

    我放下去的心在次提起来,雯雯也慌神了,我用手机灯光往门后照去,那贴上门后的灵符居然自然焚烧,一点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,码的被骗了,那老秃驴骗我,卖假灵符给我,还收了我两百块。

    买回来的东西中还有黑驴蹄子,驱邪酒,红线铜钱,八卦镜。

    雯雯说:“黑驴蹄子对付僵尸的。驱邪酒对弱小的鬼有用,糯米和朱砂都没效,这驱邪酒更弱。红线铜钱和八卦镜,我不懂法术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雯雯把红线铜钱拿在手里:“我打电话给我奶奶,让她教我。”

    我把她手里的东西放下:“别,半夜三更,你一时半会儿学也不会,今天晚上就这样,明天我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雯雯一脸愧疚,却又不死心。突然想起什么,从自己床头桌子上翻出一个盒子,在盒子里拿出一把木梳,她扬了扬:“桃木梳,我妈妈给我的,她说庙里开过光,让我随身带着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手里的桃木梳,我半信半疑:“这有用吗?”

    她笃定:“一定有用。”

    拿着桃木梳走到门后,敲门声嘎然停止,她把木梳放置在门正中间,固定好。

    宿舍内阴沉沉的气息一下散开,温度恢复到秋日有的闷热感,青兰她们呼吸声浅浅的传来。雯雯终于放下心。

    我用手机灯光照亮门口,桃木梳安静的放置在门口,外面恢复宁静,听不到任何响动。

    外面那东西,应该是走了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