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六十七章 他就是一神经病!

    没有了温香软玉在怀,靳言深很快就醒过来,脸色阴沉,带着很明显的起床气;“拉窗帘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还下不下雨。百度搜索暖-色-小-说-网”景乔小心翼翼的瞧着他的脸色,才一大清早,怎么就这么大的脾气?

    阳光投射进来落在床上,有几分刺眼,靳言深眯起眸子,大掌将身上的被子推到腰腹间,心情愈发烦躁,起床气大的不得了;“关上,不要让我看到阳光。”

    窗户关上,景乔把已经整理好的内裤放到床上;“你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目光幽沉,靳言深上下打量着她,健硕强壮的身体如同猎豹一般仰躺在大床上;“今天表现的这么乖巧,恩?”

    舔了舔唇瓣,她趁热打铁;“狗留在这里蛮孤单的,连个伴都没有,要不要送它去宠物乐园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原来是别有用心……”靳言深挑眉,耐有寻问的看着她;“送走它,你觉得可能吗?把你送走,也不会让它走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想,她觉得在理,于是顺便道;“也是,那把我送走,让它留下。”

    唇角泛着阵阵冷笑,他不紧不慢扯动薄唇道;“顺竿爬?如意算盘打的是挺不错,早餐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瞬间,就像是霜打的茄子,景乔肩膀耷拉下来,有气无力扫了眼时间;“早餐还没有做,你几点钟下楼?”

    “两者之间有联系?”

    绞着白嫩的两手,景乔低垂着头,脸蛋儿上泛着红晕,扭捏又不好意思;“我……我不敢下楼,大狼狗还在客厅,它会咬人。”

    靳言深看着她那小模样,墨眸渐眯,薄唇勾起弧度,难得没有以往的冰冷;“娇气,胆子能小到这种地步,它会吃了你?”

    咬唇,景乔心底都是不满,却没敢发作,任由他嘲笑。

    “去把衣服拿过来……”靳言深躺在床上没有动,一派大少爷作风,矜贵的使唤着她,纵然有千万种不满,可她还是乖乖听话,从更衣室拿了居家服。

    他长腿舒展,三两下将长裤套上,动作霸道,一气呵成,没穿上衣也就罢了,竟然连内裤都没穿!

    景乔简直大开眼界,指着他,结巴了;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怎么不穿内裤?”

    ……他怎么能这么流氓,不要脸!

    赤脚踩在地板上,靳言深眉峰向上一挑;“我喜欢真空上阵,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!”她的脸颊迅速发红。

    长腿迈动,靳言深身材高大的走在前,而景乔则像个小媳妇似的紧紧跟在他身后,走过楼梯转角处,她一眼就看到大狼狗吐着舌头,模样凶残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靳言深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顿时,大狼狗撒开脚丫,如同闪电般向着这边冲过来,对着景乔狂叫,她吓的腿都软了,挪动身子藏到男人身后。

    双臂抱胸,靳言深睨着大狼狗,警告;“以后,她负责你的餐食,咬了她,你就饿着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,他抬腿就要上楼,见状,景乔也顾不得那么多,连忙伸手抓住他手臂;“它是狗,又不是人,听不懂人话的!”

    冷冷一笑,靳言深不以为然;“它比你聪明,将军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大狼狗乖巧的很,蹭了蹭他的裤管,温顺的低叫几声,回应他。

    他侮辱了她,景乔觉得不用记仇,再说了记仇也没用,她红着眼眶,白嫩着小脸蛋,半信半疑,不肯松开他;“我还是害怕。”

    瑟瑟发抖的模样,活像十八岁的清纯小姑娘被人欺负了,惹人怜惜,靳言深蹙着眉,一向阴沉寒冷的脸庞有几分动容;“它不会咬你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厨房,景乔在做早餐,将军威风凛凛的在她身边转悠,一圈又一圈,却没有再开口狂叫,她一直紧绷的心松开。

    一只狼狗却叫将军,她也是醉了!

    准备好早餐,她倒了狗狼,将军蹭的一下就冲过来,大脸埋在食盒中,理都没理她,狂妄如同它欠揍的男主人。

    现在景乔相信了,这只狗挺聪明,能听得懂人话!

    没吃早餐,她收拾了东西,连忙跑去片场,和靳水墨正好碰面,两人相撞,之前一笔一笔的仇景乔还记着,怀恨在心,所以没说话。

    靳水墨也一副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模样,鼻孔中溢出冷哼,现在连看都懒的看她一眼,两人相互走过时,他却故意狠狠撞了她肩膀。

    没理他,景乔觉得他就一神经病,隔上几天就要发一次神经,不发病像是能死!

    从今天开始正式拍男主的戏,围了一群人在看,她挤进去,觉得男主挺面熟,又一细想,不就是昨天救的韩凌枫,只不过今天穿成了古装,还戴了假发。

    手本能的摸向口袋,里面放着支票,是靳言深给的,让她还回去。

    景乔咬着唇瓣,想了想,没有打算现在还回去,那群流氓确实逼得太紧,如果这几天还不上,那群流氓肯定会为难她。

    所以,她先自私一把,瞒着靳言深,先不还给韩凌枫……

    中场休息,景乔也没闲下来,准备下午会用到的服装,男女主角一天要换五套衣服,所以都得提前备好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怎么在这里?”一道温润的声音传过来。

    她抬头,韩凌枫走进来,穿着一袭白色古装,飘飘欲仙,温润君子;“我是这里的杂物。”

    韩凌枫点头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“支票一时半会儿估计还不上,我得慢慢还你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景乔有些心虚,将散落下来的发丝别到耳后。

    “不急,我不缺钱。”韩凌枫淡笑,抬手,揉过她头上的发丝;“还真是一个较真的丫头,直接送给你,你不肯要,只能当作借你,所以想什么时候给就什么时候给。"

    景乔觉得这句话很温暖,嘴角绽放出笑容,灿烂明亮;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白冰冲了进来;“景乔,景乔,导演找你呢!”

    “找我?”景乔先是一怔,细想了下自己这几天并没有做什么错事,然后倒吸了口冷气;“难道是让我上场替陈紫然挨打?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