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六十六章 要先摆正自己的态度!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”靳言深淡漠寡言的吐出两个字,有着那种天生的王者之气,强势之中带着冷硬;“去做晚餐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”

    景乔站着不肯动;“我不饿!”

    薄唇泛着阵阵冷笑,靳言深眯起眸子扫了她一眼;“挺会自作多情,你饿不饿和做晚餐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?说出来,让我听听……”

    ”……”

    景乔咬紧牙,后背挺的笔直,手心发痒,想要将支票直接甩到他脸上,又硬生生的强忍下去,她没胆量!

    二话不说,景乔带着一身无可发泄的怒火走进厨房,厨具被她弄的“哐哐当当”直作响,像是有深仇大恨似的。

    她不敢对着靳言深发脾气,只能在厨房自己发着闷火。

    厨房是开放式,所以坐在客厅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响声,靳言深眉头微挑睨向厨房,声音沉冷;“谁给你那么大的脾气?”

    下一秒,厨房中恢复了安静,没有乱七八糟的声音。

    手旁的手机响起铃声,是张管家打过来的,靳言深俯身,长指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将军被送上来了,您看怎么安排?”张管家询问。

    长指揉捏着太阳穴,靳言深略微沉思片刻,随后道;“先送到清水园,恩,再过来一名兽医……”

    厨房中的景乔像是一块燃烧的火球,说实话,她真想在粥里面放点老鼠药,把靳言深直接给毒死,一了百了!

    熬了南瓜粥,爆炒了几个菜,等到景乔忙完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,她端着菜走出厨房,看到客厅的庞然大物,吓的脸色苍白向后退了好几步,后背抵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一只大狼狗,足足有人那么高,又雄又壮,看到景乔,它蹭的一下从地上坐起,对着她狂叫。

    景乔别的什么动物都不怕,唯独就怕狗,小时候曾有过被狗追着咬的经历,被追几条街还是咬到了臀部,最后缝了三针,场面如今还记忆犹新,发软着两条腿,她被吓的不行。

    狼狗却越来越嚣张,尖牙毕露,向着她一步一步逼近。

    眼看只剩下两步的距离,景乔两手扒着身后的墙壁,颤抖着声音;“你……你……别……别过来!”

    根本不理会,狼狗两步扑过去,直接咬住她的裤子,凶猛的不得了,景乔吓得没跌坐在地,尖叫着;“啊啊啊!!”

    靳言深洗了澡,身上随意套着浴袍,眸光扫到楼下的场景,他只是挑了挑眉,没出声,淡淡欣赏着眼前一幕,还兴趣盎然,完全是一个坏男人,而且坏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余光扫到楼上缓步走下来的男人,景乔像是看到了救星,眼睛发亮;“快……快……快把它弄开……弄走!”

    没理她,靳言深优雅的接了一杯水,不紧不慢在沙发上坐下,翻起报纸。

    一边咬牙切齿的瞪着他,景乔一边伸脚踹着大狼狗,情绪已经濒临崩溃,有好几脚踹到了狼狗的肚子上,显然把它给惹怒了,毛发耸动危险嚎叫,血盆大开张开,眼看就要咬下去之际,靳言深吹了声口哨。

    顿时,大狼狗将景乔松开,欢快的奔过去,趴在昂贵的地毯上,一个劲的讨好,摇着尾巴。

    一口接着一口的喘着粗气,景乔几乎全身虚脱,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一层汗,努力平稳了呼吸后,她才小心翼翼的迈动着步子走过去,将端的盘子放到餐桌上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有靳言深在的缘故,大狼狗没有再叫,她战战兢兢,却又顺顺利利的将晚餐全部都端到餐桌上,松了口气,景乔准备上楼。

    “还有它的晚餐……”靳言深瞥过来,扔下一句。

    景乔没动,那只狼狗刚才差点将她给咬伤,这会儿还要她再给煮晚餐,呵呵,她脑子被驴给踢了吗?

    靳言深冷笑;“它没吃饱,容易乱发脾气,一会儿如果被它咬伤,没有人能救得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长翘的眼睫毛轻眨了眨,景乔犹豫挣扎了许久,才终于去了厨房,把肠子骨头还有肉炖了一锅,混着狗粮,倒进食盆中,大狼狗立即变的精神抖擞,撒开腿就冲过去。

    尖叫出声,景乔吓得将手中的食盆抛到空中,发疯似的朝着楼上狂奔,如同受了惊吓的鸟儿。

    眯起眼眸,靳言深盯着看,有着说不出的闲情逸致。

    景乔惊魂未定的去了浴室,将一身的油烟味洗掉,泡澡,舒缓着身体上的劳累和精神上的紧绷,没穿睡衣,只是随意将浴袍套上,在房间内吹着头发,然后上床休息,虽然有点饿,却没有下楼的打算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讨厌又招人恨,那只大狼狗更是讨厌的要死!

    绵软的床总是让人的睡意来的快,不过片刻功夫,景乔就昏昏欲睡,眼皮上下打架,睁不开。

    脱了浴袍扔在地上,靳言深也上了床,熟睡中的景乔觉得有些热,在床上微微蹭着,身上的睡袍已经被她蹭的滑到肩膀下,系着的带子也松开。

    趁着灯光,靳言深眼眸深邃,睨着女人莹白丰满的肉体,皮肤细白嫩,喉结滚动,他翻身压到了景乔身上。

    三十岁的女人和二十岁的女人不能相提并论,多了风情万种,却少了鲜滑水嫩,二十岁的女人就像是水做的,做起来带感又舒爽。

    被压的喘不过气,景乔才后知后觉的醒来,睁开眼睛,一眼就对上男人深邃晦暗又饱含情浴与火焰的目光,她挣扎,扭动……

    “再动,我就把你扔下去喂狗……”靳言深极度不悦,粗粝着嗓音警告。

    果然,景乔吓的不敢再动了。

    靳言深大手分开她修长白皙的腿,向前一顶,一边做着一边在景乔的耳朵上,白嫩的脸蛋儿上亲吻着,不断的酥麻刺激下,她也渐渐软了身体,发出细碎的低吟声。

    一夜春色无边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,六点钟,景乔的生物钟准时敲醒,她起床,去浴室,洗脸刷牙,然后换衣服。

    昂贵的白色地毯上扔着靳言深的浴袍,内裤……

    景乔原本没有打算理会,但是想到楼下那只要命的大狼狗,她就很怂,不敢下楼,只好等他醒来一起下楼。

    又想了想,她咬着唇瓣,乖巧的将地毯上的东西一一捡起,既然有求于人,就得先摆正自己的态度……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