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六十五章 我现在去,还不行吗?

    相互道了晚安后,韩凌枫然后就离开了,景乔将支票放进口袋中,咬着手指,站在别墅门口踟蹰着,她还没有做好走进去的心理准备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想到靳言深在湖边时的神色,她心中就有点发颤,有那种很直接的预感,他当时的心情十分不好……

    靳言深的视线透过窗户目睹着景乔的一举一动,在别墅门前,她站起来蹲下,蹲下后又站起来,不时抬头看向二楼,似乎想透过窗户看到里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拿出一根烟点燃,然后刁在薄唇上,打火机在掌心里转动的把玩着,靳言深吐了个烟圈,她此时的这种反应很显然是在心虚,接了支票,所以心虚?

    一分钟后,景乔终于下定决心,推开别墅门走进去,一楼灯火通明却空无一人,难道靳言深还没有回来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加速的心跳逐渐恢复正常,手撑在玄关处的墙壁上换着拖鞋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“砰砰砰”的声响,景乔被吓的尖叫出声;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是谁?”靳言深眸光紧盯着她,一步一步走下楼梯,在沙发上落座。

    景乔努力淡定;“我以为你还没有回来,别墅里进了小偷。”

    “确定不是心虚作祟?”靳言深话中有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心虚,又没有做亏心事,我是真的被吓到了而已。”景乔不傻,能听的出来话有所指,可至于指的是什么,她不清楚。

    靳言深眉峰微动,扫了她一眼;“看来你应该需要我的提醒,你右边的牛仔裤口袋中应该放着一样东西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心尖轻颤,景乔手本能的压在口袋上,他……他……他怎么会知道?

    “不拿出来看看?”靳言深继续道。

    景乔觉得,此时的靳言深很令人恐怖,就像是魔鬼,她捂着口袋不说话,也没有拿出来给他看。

    也不在意,靳言深面无表情的抽着烟,修长好看的手指将烟灰弹灭,问;“你自己拿出来,还是想让我动手?”

    胸口不断上下起伏,景乔唇瓣紧抿,额头上有因为紧张沁出的薄汗。

    拿,还是不拿?

    想想,她豁出去了,手探进口袋,将那张支票攥在掌心里,然后弯腰放在他面前的红木茶几上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?”靳言深长指夹着那张支票,目光轻瞥了眼,深沉而不屑。

    景乔仔细斟酌了一下,然后说;“借的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女人?”

    “女人。”她没抬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张小嘴长的很迷人,但说出来的话没一句是真的,谎话连天……”收回目光,靳言深眉目冷酷。

    身体一颤,景乔真想扇自己几巴掌,真是多此一举,他既然知道她有这张支票,那么支票的来源当然也知道,她说谎做什么?完全是在挖坑给自己跳!

    “支票是落水的那个男人借我的,我写了借据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之前为什么要说谎?”

    细碎的牙齿咬着唇瓣,景乔答不上来,就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谎,下意识的,想要那样回答。

    靳言深眼神稍冷,长指摩挲着支票,然后大掌一动,支票出现了一条裂缝。

    浑身一震,景乔心跳到了嗓子眼处,定定的盯着他;“不要撕!那是我的,还给我!”

    没有理会她,靳言深将烟头扔进烟灰缸中,听着支票发出嘶嘶嘶的声响,眉头微挑,莫名觉得有些悦耳。

    无法再忍受他的猖狂,景乔气的红了眼,跑过去劈手去夺他手里的支票,没有压抑住心中的怒火,如同火山一样爆发了;“你凭什么撕!这是我借来的!也是我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借来的!”

    二十万,现在是她的全部,好不容易借来的钱,一定要保住!

    有了这二十万,她就可以还清爸爸欠下的债务,不用再受那些地痞流氓的骚扰!

    有了这二十万,自己就可以生活的稍微再轻松一些,不会这么累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靳言深身躯高大,从长椅上站起手臂向上一伸,景乔够不着,着急的连蹦带跳,想要将支票夺下。

    悠然自得,他长指用力,然后支票就被撕成了粉末,然后支票就像是下雪一样,纷纷扬扬的从空中飘落下来……

    有些落在脚上,有些落在衣服上,还有一些落在地板上……

    景乔狠狠地一震,发怔的盯着那些碎末,再然后气红了双眼,像是疯了一样扑过去,不再惧怕靳言深,对他连踢带打;“你还我支票!给我还回来!还回来!王八蛋!!你有什么权利撕,它是我的!!!”

    她委屈又绝望,那二十万代表的是希望,现在希望被硬生生的撕碎,景乔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掏空了!

    身材结实,坚硬,景乔一拳一拳的像是打在了棉花上,根本没有丁点反应,时间久了,她感觉到手背很疼,最终收回手颓废的坐在地板上,眼睛刷的一下流出来,哭的很用力,肆无忌惮的,完全什么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真恨不得把他给杀了!

    靳言深没理她,径自坐回长椅上,身姿颀长霸气,指间夹着钢笔,在一张纸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末了,他敲着桌面,声音低沉;“抬头!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不仅没抬头,景乔哭的愈发伤心大声,人像是水做的,眼泪怎么都流不完,现在的她绝不会怕他,要杀要剐随随便他!

    靳言深大手一扔,夹在指间的东西飘在空中,悠悠然然的落在景乔腿上。

    景乔泪眼婆娑,透着眼泪珠子朦朦胧胧的看到是张支票,一怔,她忘记哭了,眼泪在眼眶中滚动。

    “不要在背后做些自以为是的事,认为可以瞒着我,我脾气不好,这次的事情如果再有第二次,就绝不是只将你弄哭这么简单,明白?”

    靳言深眯着眼眸,低沉着声音,一字一句的警告她;“拿着这张支票,明天去还给那个男人,听清楚没?”

    捡起地上那张支票,景乔转身离开,一手抹着眼泪,连多说一句都不愿意,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盯着她的背影,靳言深眉眼清冷;“还说不得,甩脸子给谁看,才受到的教训,这么快就忘了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去还,这也不行吗?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