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六十四章 我比你大十岁!

    渐渐地,夹着男人的手臂也在变的虚软,此时别说带着男人游过去,就连她自己都成问题,景乔深深呼吸口气,突然一阵头晕眼花,她暗叫一声糟糕,体力流失太快,再这样下去就是坐以待毙,所以她得动起来,趁着还有体力一鼓作气的游到岸边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靳言深点了一支香烟,薄唇缓缓吐着烟圈,原本就高深莫测的脸庞此时在烟雾缭绕下更显深沉,仿佛置身世外一般。

    相反,靳水墨急的像是热锅上蚂蚁,走过来走过去,可惜天生是旱鸭子,一碰到水就会犯晕。

    重新潜入水中,景乔发了狠心,强撑着那口气向岸边游去,男人的头更是紧紧地被她夹住,而靳言深始终站在原地,长指将烟头捻灭。

    靠近岸边,双腿发软脸色苍白的景乔是被一群人给硬拖上岸,坐在地上,她大口喘息浑身上下的水向下流,被她救上来的男人脸色发青发肿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就像是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救人要紧,景乔双膝跪在地上,手先用力拍打男人胸口,然后打算做人工呼吸,她没有丝毫犹豫的俯下身子,眼看两唇就要相贴时,却被人攥住胳膊一把扯开,靳水墨脸色很不好看;“医生来了,你赶快让开,别挡道!”

    脚步踉跄两下,景乔站稳抬头,一眼就注意到站在人群中的靳言深,质地精良的黑色大衣,烟灰色长裤泛着淡淡光泽,五官分明惹眼,四目相对,他眯了眯眸子直接离开,压迫感消失,她不由松了口气;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跌落水中的男人被带走,片场恢复正常开始继续工作,景乔换了衣服,由于心底压着事儿,所以心情很沉重。

    靳水墨下午的戏只有一场,早早就拍完,他没有回酒店的房间,而是去了湖边那栋别墅,一走进客厅就连声叫着;“大哥,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?”靳言深换了居家服,面前摆着电脑,正在上网,浏览网页。

    “听说清水园有了水上餐厅,今天晚上营业,你陪我过去吃,好不好?”对着大哥撒娇,靳水墨懒洋洋趴在沙发上;“一个人吃寂寞又哀怨,和个怨妇似的!”

    靳言深起身,将黑色大衣挂在手臂上,一派慵懒俊美,扯动薄唇;“不是已经有了未婚妻,以后可以和她一起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?”靳水墨先是一怔,等到反应过来后,一脸嫌弃;“婚姻就是坟墓,我才不想这么早就踏进坟墓,还想要再多活两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拍摄结束,道具室一片乱七八糟,景乔蹲在地上收拾完,准备先回酒店的房间拿了行李箱后,再去别墅。

    走出道具室,迎面走过来一个男人,穿着白色毛衣,温润又俊逸,看到景乔,他顿下脚步,轻声开口;“你是景乔?”

    点头,景乔诧异的盯着他看;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韩凌枫,今天早上你救过我。”他轻扯嘴角,笑容和煦;“可不可以耽误你几分钟,去竹林坐一下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被他温暖如风的笑容给迷惑了,景乔呆呆点头,等到反应过来时,已经坐在竹林的石椅上,对面坐着韩凌枫;“这么快就认不出我了?”

    “你和早上相比简直判若两人,的确是有些认不出来。”景乔实话实说;“早上泡的又青又紫活像只鬼,现在看起来挺帅。”

    韩凌枫微微一笑,打趣;“谢谢你没有说我现在依然像鬼,我过来是谢谢你的,如果不是你舍身相救,现在恐怕真的成了死鬼。”

    气氛和睦,能看得出来,他是一个脾气非常好的男人,景乔扯唇一笑,觉得和他磁场很对头,相处起来很愉快;“你这么帅,阎王爷肯定不舍得让你做水鬼。”

    “能看的出来……”韩凌枫眉目温和;“你救了我,我很感谢,所以如果你遇上困难,可以告诉我,我自然会全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瞳孔动了动,景乔心尖微跳,问了一个问题;“你很有钱吗?”

    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这样问,韩凌枫眉眼上挑,想了想,这样回答;“应该算得上是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说要报答我吗?我现在正好缺二十万……”咬牙,一狠心,景乔厚着脸皮说出要求,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大事,但确实很不要脸!

    一时之间,气氛寂静,有淡淡的呼吸声,有鸟鸣声,还有轻风拂过树枝发出飒飒的声响,除此之外,再没有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竹林后的石子小路上,两道修长的身影顿住脚步,透过婆娑的竹叶,将两人之间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靳水墨咬着牙,脸色乌黑,活像自己的妻子出轨,刹那间,对景乔失望透顶,没有想到,她竟然会是这样的女人!

    目光幽暗,靳言深单手插进西装裤口袋,视线凝着正对面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!一点心情都没有!倒胃口!”靳水墨一身的少爷脾气,此时的心情坏到极致,一口东西也吃不下,于是转身又回了酒店。

    又深深地睨了一眼景乔,靳言深收回目光,离开……

    景乔突然感觉到后背阴风阵阵,像是有人在盯着她看,回头环顾四周却空无一人,攥了攥掌心,继续道;“我不会白要,会写借据给你,欠你多少钱我会还清,算上利息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韩凌枫淡淡一笑;“你很缺钱?”

    “不是很,是非常缺。”她再次强调;“我现在写借据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让助理送支票过来,至于借据,我信得过你……”韩凌枫说着拿出手机,把电话打给了助理。

    心尖一颤,景乔轻轻地问他;“你为什么信得过我?”

    韩凌枫反问;“你多大?”

    “二十。”

    “我三十,比你大十岁,我看人的眼光不会错……”

    等了二十分钟,助理拿来了支票,景乔蹲在地上,手上握着纸和笔,皎洁余光洒在她剔透白莹的脸蛋儿上,她一笔一画,写的认真仔细。

    最终,韩凌枫坚持将她送到别墅外,轻揉了揉景乔柔软的发丝,很坦诚的一女孩,让人觉得挺喜欢。

    落地窗前,靳言深一手勾着窗户上的轻纱,眯着眼眸,深深浅浅地凝视着景乔和韩凌枫……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