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六十三章 她那么有能耐!

    陈紫然挨打的戏份让她上,她不傻,脑子更没有毛病,再说,凭什么啊?

    “不让你白上,有报酬,怎么样?”秦沛又吸了一口烟,开出自己的条件,他妈的,陈紫然的借位让他实在忍不住想揍她几拳!

    闻言,上一秒还义正言辞开口拒绝的景乔瞬间就变了脸,有了兴趣,没办法穷人就这样,更何况她还是一个穷鬼,当然不能错过任何一个可以赚钱的机会;“报酬怎么算?”

    想了想,秦沛将烟头捻灭,扔掉;“一次一百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”

    景乔觉得一次一百块也算不上少,蛮划算的,点头,她表示同意;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走在后面的靳言深正好听的一字不露,眉头微挑,并没有过多反应,长腿迈动,不紧不慢向前走。

    靳水墨却是眯了眼睛,倍感惊愕,这么快就说好了,有没有搞错,这个女人的脑子是不是给驴给踢傻了!

    想了想,他没忍住,开口道;“大哥,你不管管那个女人吗?”

    “恩?”靳言深尾音上挑,管管,管什么?

    “她现在已经彻底疯了,竟然要挨打赚钱,大哥就不管管?”靳水墨真感觉眼前的女人是个傻逼,还总给他冷脸看,真不讨喜。

    靳言深眉峰一动,继续反问;“管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怔了几秒,靳水墨一脸嫌弃道;“她是大哥名义上的妻子,如果这件事上了新闻,多丢人!”

    “没我的允许,谁敢登报?”靳言深说的风淡云清,可浑身上下透着强势,整个a市的人都在讨好巴结他,还没有敢在他头上动土的,他有资本这么狂傲。

    靳水墨觉得也是,挠挠头,还是不甘心;“还是丢人啊,我瞧着都觉得丢人!”

    眸光一凝,靳言深微眯了眼,五官分明的脸庞高深莫测;‘是觉得丢人,还是关心她?”

    “关……关……关心……我怎么可能去关心那种女人!”靳水墨胸口的心莫名其妙狂跳起来,差点没有咬到自己舌头;“她太让我讨厌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靳言深嗓音低沉,听不出里面的真正情绪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,靳水墨咬紧压根,重重的点着头;“当然。"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收拾东西的时候,景乔的眼皮一直上下跳,频率很是频繁,她心中浮现出一阵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片场来了一群男人,刁着烟吐着口水,一副流氓地痞的模样,为首的男人一脸肥肉;“景乔呢?”

    有人指了指角落,景乔也正好在此时抬起头,几人目光相撞,她心跳加速,稳了稳心神走过去;“我们去那边说。”

    “欠钱不还,倒还挺会躲,知不知道我们花了多少功夫才知道你在这?”男人冷笑,手里摆弄着一把刀,刀尖锋利,泛着冷光。

    景乔心尖跳了跳,软着声音说好话;“我是在这里上班,并没有故意躲你们,不工作,哪里有钱还你们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这样的赚法,估计得好几年,我们兄弟心急等不了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低垂眼睛,景乔绞着两手,清亮的瞳孔转了转,然后道;“我这段时间正在买彩票,马上就会中大奖,到时全部给你们还清!”

    男人直接呸了一声;“小嘴长的粉嫩又香甜,怎么一开口就是鬼话连篇,等到你中大奖,呵呵,不和你废话,最后限期五天,如果再给不了钱,就把你卖给老头抵债!长的白嫩又清纯,肯定能卖个好价钱!”

    那群男人离开后,景乔情绪低沉的坐在石椅上,心中好像压着一块石头,重千斤万两,压的她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二十万,不是一个小数目,而那群男人又长年混在赌场,根本惹不起,她真的很发愁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传出一阵乱七八糟的声响,然后是女人的尖叫声;“救命啊,落水了,有人落水了!”

    顺着叫声,景乔望向对面,只见碧波荡漾的湖水中有一个男人,他不会游泳,身体一直在向下沉,两手在空中挣扎,岸上围了一群男男女女,但是没有一个下水救人。

    她没有打算多管闲事,因为心情不好,又加上已经自顾不暇,哪里还有心情去管别人?

    可男人的头渐渐地彻底消失在湖面上,只留下一串向上冒的气泡,终究没有办法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自己面前,景乔站起,几步冲过去跳进湖中,溅起巨大水花。

    天气已经是深秋,湖水冰冷又刺骨,咬牙,她硬撑着向前游,等游到男人身旁,景乔已经筋疲力尽,身体冷的像是冰针在扎,伸出一只手臂,直接搂住男人颈间,将他硬拖着向岸边游。

    靳水墨站在岸边,眯起狭长的桃花眼,等到看清是那个傻逼女人以后,他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,有些恐惧的盯着深不见底的湖面,随后拿出手机拨过去,才一接通,就扯着嗓子喊;“大哥,那个女人跳湖了!”

    “谁?”靳言深声线暗沉,沙哑,像是才睡醒。

    “就是她,那个二逼女人,我的嫂子,你的妻子!”靳水墨显然是着了急,恐怕连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;“大哥你快来,她快被淹死了!这会儿憋的眼睛都在翻白眼呢!”

    下一秒,电话挂断……

    男人身高体壮,这会儿将全部力量都压在景乔身上,她筋疲力尽,浑身上下一阵发软有些游不动。

    黑衣,长裤,靳言深西装笔挺的迈着长腿走过来,强大的气场和赫然的地位,让所有人都自动让出一条路,身姿颀长优雅的站在岸边,眸光冷盯着湖中央的女人。

    靳水墨着急的不得了;“大哥,大哥,你怎么不动,你快去救她啊!”

    无动于衷,靳言深大手随意插进西装裤口袋,风淡云轻;“她既然有那么大的能耐跳下去,还用得着别人去救她?当英雄,都是要付出代价的,明白?”

    景乔这会儿明显是力不从心,腿还有些抽筋,眼睁睁的看着岸边就在不远处,却没有力气游过去!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