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六十二章 我不会听你的!

    报纸对折,靳言深目光依旧落在报纸上,巨大的声响并没有将他影响到,甚至骨节分明的长指还轻敲着餐桌,嗓音沉沉的对佣人道;“咖啡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现在连我都不放在眼里!”老爷子气的不轻,呼吸都有些跟不上,手不停拍打着胸口,顺气。

    靳夫人连忙跟着站起,帮老爷子轻抚着后背,一边喂他喝水;“爸,有没有舒服点?”

    摆摆手,老爷子将她推开,沉厉的盯着靳言深,一字一句道;“我还没有死呢!靳家还轮不到你做主!”

    靳言深把玩着咖啡杯,神色冷漠波澜不惊;“爷爷这话说的未免过于严重,靳家的主,一向不都是您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老爷子发出阵阵冷笑;“靳家的佣人我都使唤不动,看来很快就要易主!”

    气氛越来越冷凝,有种一触即发的趋势,而靳言深兴致淡淡,根本没解释的意思,更没有理会动不动就发怒的老爷子,轻抿着咖啡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不屑于去解释,但是落在其他人眼中,觉得很狂妄。

    景乔想不通,为什么老爷子靳夫人还有靳言深之间会是这样的相处模式,看着怎么像是有千年大恨似的!

    靳夫人也盯紧了靳言深,冷声道;“在老爷子之前,靳家做主的不会是你,在老爷子之后,靳家做主的更不会是你,所以你狂妄给谁看,绝对不会有人吃你这一套!你想要当年的事重演,我告诉你最好死了这条心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让你得逞!”

    大手攥紧咖啡杯,靳言深深邃的眼眸,掀起一波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“是靳水墨做错了事,所以才会扣了他的车子和银行卡。”没忍住,景乔蹭的一下站起来,不卑不亢道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看不下去,明明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,为什么要弄的那么复杂,身为爷爷和母亲,说话太过于难听。

    这下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,老爷子狠厉地瞪着她;“这里,没有你说话的地,给我把你的嘴牢牢闭住!”

    身子轻颤,景乔的确有几分害怕,却又偏偏年轻气盛热血冲动;“做错事情的明明是靳水墨,如果不相信你们可以自己问他,为什么都是非不分的指责他?”

    靳言深一顿,暗沉的眸子转瞬紧紧地盯住景乔,眼底幽深,一眼望不到底。

    “真是反了天了,一个黄毛丫头也配在我面前指指点点,张管家,去把我的拐杖拿来!”老爷子双目瞪圆,厉声严色,甚至连头发都在抖。

    景乔想走!

    张管家犹豫又为难的站在原地,在老爷子又是一声厉吼后才向楼上走去,见状,靳水墨开了口;“爷爷,你不会真的对一个女孩子用家法吧?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靳家的确需要好好整顿,没一点规矩,谁都以为自己是靳家的主!”老爷子显然是打算动真格。

    咬紧牙根,景乔睫毛轻颤,她看到张管家从楼梯上走了下来,手里拿着红木拐杖,随着他一步步走近,她的心也跟着骤然一紧。

    红木拐杖被交到老爷子手里,他眉眼一冽,拐杖指着景乔;“趴下!”

    站着没有动,景乔异常倔强,虽然很害怕。

    “张管家,给我扣住她!”

    张管家是在没办法的走过去,捉住景乔肩膀,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少奶奶对不起,这时,一直没有起身的靳言深突然起身,拿起西装外套,猛地攥紧景乔的手,大力一扯,直接带着她向客厅外走去。

    景乔呆愣愣的没有回过神,眼前男人身材高大结实,牵着她的大掌滚烫,好似一把火焰,掌心粗粝的薄茧磨的她手腕发热。

    “小嘴这么甜,替我出头,想讨好我,让我对你宽容一些?”靳言深声音低沉,却没回头。

    景乔气的白嫩脸蛋儿发红,胸口跟着不断上下起伏,甩手,挣脱出手腕;“我没有,算了,是我自己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有了脾气,她越过靳言深,直接向前走去,走的很快,步子跨的特别大,谁都怨不得,只能怪自己活该!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靳言深将车子停在她身侧,打开副驾驶那边的车门,眯着眼眸看她。

    没抬头,景乔脚下走的更快了,三步并作一步的向前走,靳言深面上不悦,强势命令;“我再说最后一遍,上车!”

    闻言,景乔的腿不争气地软了一下,咬咬唇瓣,她一把拉开车门,坐进去,“啪”的一声用力将车门关上,很小心眼的泄私愤。

    靳言深眯起眸子,沉沉扫了她一眼,咽了咽口水,景乔坐端正身子,目光立即躲避的看向窗外,车窗打开,透风透气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投射过来,淡淡洒在她脸上,笼罩上一片柔光,肤白胜雪,轻风吹过发丝,白嫩又清纯……

    睨着看了几眼,靳言深喉结滚动,想起女人雪白的肉体,唇瓣柔软又甜如蜜,眸子瞬间变的幽暗,低浅起伏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车门突然被打开,靳水墨就像一阵风似的卷了进来,坐进后座,顺手带上车门,道歉;“大哥,对不起,还有能不能顺便载我一程?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薄唇溢出轻应,靳言深收回目光,没有计较方才发生的事,很大方。

    靳水墨笑眯眯的眯着桃花眼,一路上说着拍马屁的话,什么世上只有大哥好,有大哥的孩子像块宝,马屁拍的天花乱坠。

    景乔没有理会他,下巴轻轻抵在车窗上,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,思绪放空,出神。

    到达清水园,景乔跑的比靳水墨快,故意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,一前一后到达片场,免得传出一些闲言碎语。

    “景乔!”导演突然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顿时,景乔吓的站直身子,看向秦沛,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很厌恶她,这会儿语气又这么严厉,肯定是要找她的茬,想到这里她不禁打了个冷颤,日子越来越难过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,陈紫然挨打的戏份全部都由你来上。”秦沛抽着烟,胡子一抖一抖。

    “啊?”景乔已经做好挨训的准备,突然听到这样的话很是诧异,反应过来后,摇头;“我不上!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