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六十一章 一顿早餐,这样毁了!

    “站着能看饱?”靳言深淡然冷漠的扫了她一眼,眉峰挑动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景乔扯了扯嘴角在餐桌旁坐下,拿起筷子她吃的很拘谨,同一个餐厅,对面欢声笑语和乐融融,可是这里连呼吸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抬头,她眼角余光偷偷望向靳言深,却没有料想到两人的目光正好在空中交汇,被逮了个正着,他眼睛缓缓眯起,神色一凛,景乔吓的立即垂眸,低下头往嘴里塞饭,不敢再看他。

    气氛,奇怪又让人感觉到窒息!

    整个用餐过程中,两人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景乔不怎么饿没什么食欲,所以她打算上楼回房间,只不过还没有起身就被匆匆忙忙跑过来的靳水墨踩了一脚,顿时,她疼的眉头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靳水墨后知后觉的将脚移开,道歉的话语已经到了嘴边,却又突然想起两人这几天还在冷战,如果他先开口,那么不就代表他向傻逼女人认输了吗?

    他可是堂堂的靳家二少爷,从来只有女人向他认错,想到这里,靳水墨理所当然又一脸傲娇的坐下,拿起筷子用餐。

    连看都没有看一眼靳水墨,景乔懒的理会他,直接离开上楼,呵呵,果然是被宠坏的豪门少爷!

    见状,靳水墨却心里不舒服,皱巴巴的成了一团,兴致缺缺没什么胃口,没有想到,这傻逼女人还挺记仇的!

    高深莫测,靳言深眸子淡淡扫过靳水墨……

    回到房间洗了澡,躺在绵软的床上,景乔就沉沉睡了过去,身体有几分僵硬,毕竟还没有习惯和男人同床共枕。

    这一觉她睡了很久,做了很恐怖的噩梦后被吓了醒来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两手不自觉地抓紧身上的被子,目光一转竟然看到靳言深站在窗前,夜色黑暗又深沉所以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但从玻璃的折射上能看到他正在抽烟,烟雾缭绕的。

    凌晨三点钟,不睡觉,却站在窗前抽烟,很显然,他有心事……

    可是,靳言深的心思向来都不是别人能猜的,尤其是她,又何必去多管闲事?

    想了想,景乔闭上眼睛再次睡过去,她真的很困,明天还要上班,的确没有时间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五点钟景乔准时醒来,偷偷瞄了一眼正对着她的男人后背,然后蹑手蹑脚下床去了浴室,刷牙刷到一半时,浴室门突然被推开,她被吓的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靳言深只穿着睡袍走进来,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径自走到镜子前,修长结实的手臂支撑在大理石的洗浴台上,左手拿起剃须刀,目光聚精会神的盯着镜子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眨着眼睛,景乔回过神,心底生出一股想要逃跑的念头,可是牙膏还含在嘴里,想了想她不动声色的挪动脚步,站的离他远远的。

    抬头的刹那,她从镜子中看到两人并排而站的身影,他洗脸,她刷牙,就像是一对普通夫妻的日常生活。

    景乔盯着镜子看了几秒钟,脸颊有些微红和滚烫,她暗暗深呼吸口气,连忙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有人敲门,她走过去打开,站在门外的是张管家,依旧如往常那样一脸微笑;“少奶奶,老爷子和夫人已经在等您和先生用餐。”

    和老爷子还有靳夫人一起用餐?

    景乔打了一个激灵,只是想想都觉得挺恐怖,舔了舔唇瓣;“我不饿,不吃早餐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奶奶,我建议您最好下楼一起用早餐,老爷子的脾气,您昨天应该已经有所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会尽快下楼的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景乔浑身上下都是发软的,一点力气都没有,转身就看到靳言深站在衣柜前,背对着大床在脱衣服,身躯高大挺拔,随意套上一条烟灰色长裤;“谁?”

    怔了一下,才知道他原来是在问她,景乔实话实说;“张管家,他说老爷子在等着用餐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下楼。”可能一夜没有睡,靳言深的声音很低沉暗哑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下楼,老爷子,靳夫人,还有司徒静都坐在餐桌旁,餐具也已经摆好。

    “几点钟了?让所有人都等着你们用早餐?”老爷子沉着脸,异常不悦。

    景乔看不惯,咬着牙,说实话,她觉得老爷子那张脸像是欲求不满似的,难看的要死!

    靳言深没言语,更没理会,自顾自落座,悠然自若的推开牛奶,要了一杯黑咖啡,那种浑然天成的气场让人感觉他才是这里的主宰者。

    而景乔自然没有那份胆量,低埋着头,想两三口解决掉早餐赶快撤,和这么一群人吃饭,迟早会吃出心脏病!

    十分钟后,靳水墨才懒洋洋下楼梯,一边伸着懒腰,一边走近,俯身,在老爷子和靳夫人的脸上轻吻;“早安。”

    拍着他的手,靳夫人轻笑;“有没有睡够,要不要再多睡一会儿?”

    “又没事,起这么早做什么,眼圈都是黑的,昨晚上干什么了?”老爷子声音也低了好几个调。

    待遇真是天上和地下,景乔有些受不了,同样都是儿子孙子,至于这么差别对待吗?

    “没干什么,就是看了几部电影,爷爷,我一会儿有事出门,你的车钥匙和银行卡给我用。”靳水墨没敢说自己在拍电影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没给你车和银行卡?”脸色一变,老爷子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靳水墨支支吾吾,大手插进头发,小心翼翼扫了一眼大哥,不知道该怎么样开口。

    这样的举动落在老爷子和靳夫人眼里自然就是默认,老爷子看向靳言深,冷着声音;“水墨是你弟弟,你就是这样对待他的?

    靳夫人也难得一脸不满;“他是靳家的二少爷,你这样对待,不觉得太苛刻?靳家的股份,他有一半,他也是继承者。”

    自从见面到现在,这是景乔第一次听到靳夫人和靳言深说话。

    靳言深没抬眼,轻晃着咖啡杯,薄唇勾起弧度,却没有丝毫温度,懒懒打开面前的报纸,简单明了的无视两人。

    老爷子彻底的怒了,一掌拍在桌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一顿早餐,就这样毁了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