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六十章 挺奇怪的相处方式!

    目光向前,景乔看过去,迎面正走来三人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走在正中间的是靳老爷子,头发花白,身材高大,穿着一身中山装精神抖擞,好似步下生风,凌厉而威严。

    而靳母保养得当像是才三十出头,优雅美丽又知性大方,两人身旁还跟着一个女孩,年轻靓丽,香奈儿黑色蕾丝露肩连衣裙,透着说不出的性感。

    三人还没有走近,靳水墨已经迫不及待走过去,修长的身体抱住靳母,在她身上蹭。

    靳老爷子走过来,目光上下打量着景乔,眉头紧皱,被盯的不舒服,景乔绞着手指移开目光,不知道该怎么样开口,干脆闭上嘴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眼光?”靳老爷子目光一转,随后看向靳言深,声音冰冷;“挑选的标准真是越来越低俗,安娅不怎么样,她更不怎么样,穿着一身男人的衣服在机场里丢人现眼!”

    一见面就遭受这样的打击,景乔低垂着脑袋舔了舔唇瓣,完全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动怒,靳言深五官分明的脸庞依旧深沉冷漠,黑衣,长裤,强大的气场比靳老爷子还要强烈,他扯动薄唇,态度漫不经心;“不然离婚,找一个门当户对,家底雄厚的女人?”

    靳老爷子冷哼一声,却怪异的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,径自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没好好吃饭,怎么瘦了这么多?”靳夫人边走边摸着靳水墨的脸,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来,脚步没有丝毫停顿的从靳言深面前走过,紧跟着靳老爷子。

    景乔一怔,感觉到了三人之间那种微妙又怪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加长版的劳斯莱斯行驶在马路上,车内氛围一片寂静,没有人开口说话,只有靳水墨倒在靳夫人身上,懒洋洋的让她按摩。

    “静儿,这次回国你和水墨培养培养感情,过完年,你们就订婚。”说话的是靳老爷子。

    司徒静扭着身子,坐到靳言深身边,双手抱住他的手臂,着迷的呼吸着男性气息,成熟又迷人;“可是我想和他培养,他很吸引我,不用过完年,一个月内就可以订婚。”

    靳言深眉头蹙起,骨节分明的大手攥住女人紧抱着他的一双大手,一根一根的松开,推掉。

    靳老爷子的脸色很不好看;“胡闹!他已经结婚了!”

    “结婚也可以离婚啊,我觉得这不是问题。”司徒静不肯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靳水墨也笑眯眯的在附和,表示十二分赞同;“她和我大哥男才女貌,绝对般配,我举双手双脚给你一票!”

    靳夫人秀美柳眉轻皱,手轻捏着靳水墨的耳朵;“怎么这么调皮?现在是在说你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太小,没结婚那种打算,她又正好看上我大哥,两全其美啊!”

    司徒静轻笑着,伸手再次挽上靳言深;“对呀,我比较喜欢年龄大一些的男人,他完全符合我的标准,和他培养感情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他五官分明,身姿矫健挺拔,成熟的模样像是很会疼女人,她对这样的男人完全没有抵抗力,着迷的要死!

    靳言深长腿慵懒交叠,轻而易举的抽出手臂,眉宇间尽是厌恶,随后目光落在景乔身上,扯动薄唇;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“啊?”还在看戏中的景乔一怔,不明白怎么话题就落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老公已经快要被人抢走,你就一句话都没有?”靳言深搂着景乔的细腰,低眸紧紧注视着她;“生气了,所以在摆脸子给我看,回家以后任凭你处置,恩?”

    ……这唱的又是哪一出?

    景乔脸颊涨红,没敢抬头去看车内的任何一人,低垂着头白嫩的两手揪着西装衣角,真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靳老爷子和靳夫人相互看了一眼,都没有多大反应,而靳水墨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,觉得傻逼女人脸上的绯红异常讨厌。

    而司徒静想要征服靳言深的欲望更加强烈,果然,他很会疼女人,听着男人低低沉沉的情话,她半边身子都酥了。

    回到靳宅,下车时靳言深看了景乔一眼,解开衬衣上的纽扣,面无表情;“我上楼洗澡,你去准备晚餐。”

    景乔的眼角抽了抽,心中有预感,今天的这顿晚餐是吃不成了!

    靳老爷子和靳夫人是什么人物,五星级厨师做的东西都要挑挑拣拣,她的厨艺还能放上桌面?

    很显然,她没有可以反抗的余地,直接就钻进了厨房开始忙碌起来,一个小时后已经熬好粥,菜了做了七八个,景乔觉得,这已经足够丰盛。

    饭菜在桌上摆好,靳言深也正好下楼,已经换上居家服,身材高大长腿笔直,他径自在餐桌旁坐下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的靳老爷子和靳夫人也到了客厅,看着餐桌上的菜,眉头紧皱;“张管家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管家面有难色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不忍他为难,景乔略有些拘谨的举起手,小声说;“我……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做的?靳家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丫头掌权?”厉声厉色,靳老爷子浑身发怒。

    舔了舔唇瓣,景乔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让她做的……”靳言深抬眸,眉目清冷;“如果爷爷不喜欢吃,可以让厨房重新做,何必对她发那么大的脾气?”

    一掌狠狠拍在桌上,声响震耳欲聋,靳老爷和靳夫人去了对面的西餐厅,让厨师重新准备晚餐。

    靳水墨穿着浴袍,盯着餐桌上的水煮鱼咽了咽口水,一屁股就坐在椅子上,再也挪不动。

    “水墨,过来,来妈妈这里,那些东西太辣,你不能吃,听话。”靳夫人声音柔和,声声叫着靳水墨,像是在哄三岁孩子。

    靳水墨屁股依旧没动。

    靳老爷子又发话了;“孙儿,让爷爷看看,两个月没见,不陪爷爷吃顿饭?”

    实在不情愿,靳水墨依依不舍的起了身,还不忘对着大哥嘀咕道;“大哥,那个嫩豆腐,水煮鱼,肉末豆角都给我留着。”

    景乔眼睛眨了眨,她有听张管家提过,靳言深和靳水墨是同父同母,可这样的相处,真的蛮奇怪!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