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五十九章 是他最大的恩赐!

    她并不是小心眼的人,但是对幼稚到极致的靳水墨的确大方不起来,昨天中午发生的种种,现在还历历在目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靳水墨跟着走进房间,顺手带上门,看到了正在工作中的大哥,带着鲜明的讨好意味;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解释……”目光向前,靳言深根本不吃他这一套,大掌中的笔敲在桌上,阵阵响声,声色严厉。

    “刚回国有些无聊,正好有人找我拍戏,所以就打发打发时间,大哥你就让我拍吧,我保证不惹是生非,好不好?你不知道我在a市有多么的寂寞和孤单,都快得抑郁症了。”

    使出浑身解数,靳水墨让自己看起来可怜兮兮的,只差没有上前抱住靳言深的大腿,开口哀求。

    “这些理由你留着给老爷子诉苦,他们下午四点到a市……”抬手,靳言深在看腕上的钻石手表;“现在十二点钟,还有四个小时的时间,足够你酝酿情绪。”

    靳水墨没有了力气,软软的倒在沙发上,正在接水的景乔微微一愣,靳家老爷子还活着?

    中午一点钟,景乔有了饿意,她起身走进厨房,开始准备午餐。

    靳言深没有要离开房间的意思,也没打算去酒店餐厅用餐,所以,午餐肯定是逃不掉的,她很有眼色。

    蹭蹭两步挪到办公桌前,靳水墨眉头皱的像是一座山;“大哥,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在你这里,竟然还穿着你的衬衣!”

    “你有意见?”靳言深眯了眼。

    “没!”靳水墨立即回答,声音嘹亮,用来证明自己说的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午餐是米饭,简单的做了四菜一汤,有菜有肉,有辣也有清淡一些的,她盛了两碗,没管靳水墨,她还记仇着,并且记的很深。

    抽了抽嘴角,靳水墨没有发表自己的不满,他有手有脚,她不给盛,自己也会盛,带着心中那股火气,他一狠心故意盛三碗,一碗接一碗的整整齐齐摆在桌上,就是要景乔不舒服。

    而景乔根本就不理他,她也是会记仇的那种类型,从今往后,她不会和靳水墨说话。

    瞧着傻逼女人对自己一脸冰冷,靳水墨觉得心里像是扎了根刺,非常非常不舒服!

    于是,他不甘寂莫起来,景乔夹那碟菜,他就抢着夹那碟菜,她喝汤,他劈手就夺过汤勺,摆明了和她作对,不想她好过。

    黑衣,长裤,靳言深坐在主位,抬眸间,将两人的举动全部都映入眼帘中,眯了眸子,冷睨着。

    靳水墨以为自己成功挑起了景乔的怒火和注意力,想到接下来两人之间会有一场恶战,他面带微笑,坐端正身子,很兴奋的期待着。

    可谁知,景乔并没有发怒,她低垂下头,白嫩的手指将散落的细碎发丝捋到耳朵后,不发一言,静静地吃着白米饭,不去夹菜,也不喝汤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发展让靳水墨着实错愕,随后又扫过她还红肿的脸颊,他动了动嘴,想要开口让她夹菜喝汤,话语已经到了嘴边,又被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,千言万语汇成一个词,操!

    这一顿饭,味道鲜美,可靳水墨吃的憋屈,胸膛燃烧着一团火焰。

    “三点钟去机场,你一起。“靳言深目光落在景乔身上,语气强硬。

    “啊?”景乔一愣,以为自己听错了,回过神靳言深已经回卧室,她咬着唇瓣想想跟了上去,直接将卧室门打开,他正在换衣服,黑上衣刚脱下,结实的身材,宽厚的后背,红着脸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靳言深问,长指正在系纯色衬衣上的纽扣,俊美而尊贵。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景乔绞着手指;“我没有衣服穿,可不可以不去?”

    靳言深反问;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没有衣服穿,总不能穿着身上的衬衣去见长辈。”景乔咬着红唇。

    “穿着衬衣去,挺不错,谁有意见,让他站在我面前,一字一句的说出来。”眉峰上挑,靳言深睨着她,声线深沉。

    真是狂的不得了!

    可是,他有狂的资本。

    整个a市,他能呼风唤雨,所有人都想要巴结,讨好他,谁还敢对他有意见?

    顺手又扯了扯衬衣,想到接下来的场景,景乔心情不怎么好,低眸一瞥,靳言深冷冷道;“以后,给我离水墨远一点!”

    又是一怔,景乔不明白,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片刻后,黑色的豪车行驶在马路上,窗外,车流不息,还下着雨,漂泊似的大雨打在车窗上,汇成水流。

    右边是靳言深,左边是靳水墨,景乔如同针扎的坐在正中间,一分一秒都是种煎熬,两人的气息交织在一起,窜入她鼻间。

    从靳言深身上散发出来的有淡淡的烟味,还有香水的味道,醇厚,深沉,带着点魅惑,很好闻,而靳水墨却是一派年轻作风,香水喷的太多,太过于浓烈,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片刻后,到达机场,靳言深和靳水墨先下车,景乔在车内磨蹭了许久,然后才慢吞吞的下车。

    天气已经是深秋,机场来来往往的人都穿着风衣和外套,只有她穿着一件单薄的男人衬衣,又冷又怪异。

    盯着她,靳水墨环视周围,看有没有卖女装的商场。

    “穿上。”靳言深将搭在肩膀上的西装扔给景乔,只着灰色衬衣,眉眼冷凝,气质优雅出众。

    靠!靳水墨眼睛一亮,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么好的办法呢,果然应了那句话,姜还是老的辣,大哥比他辣的不止一丁半点!

    想了想,他桃花眼眯起,显摆耍酷的脱下风衣,递过去;“穿本少爷的,新潮又时尚,长度高高好。”

    没理,景乔自顾自的将西装穿上,长度能比衬衣长一点,肩膀却太宽广,袖子有些长,就像是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。

    不过,总比只穿一件衬衣强。

    景乔明白,能给她这件西装,靳言深已经算是大发善心,格外开恩!

    深深呼吸了口气,靳水墨气的不行,这傻逼女人,是非要对着和他干,是吧?

    机场的广播在播放,由美国飞往a市的飞机已经抵达,请托运行李的乘客到机场大厅领取自己的行李箱。

    突然,靳水墨俊美脸色一喜;“来了!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