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五十八章 你来还是我来?

    脸皮薄,再加上年龄又还小,接下来那一句景乔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,

    “你扭什么?”瞥了眼她的举动,靳言深面色一沉,语气不善的紧盯着她;“让你重复我的话,你觉得不满意,不敢用嘴明目张胆的反驳我,所以全部都表现在你的身体上?”

    你想太多,景乔真的很想将这句话甩在男人俊美暗沉的五官上,不过没有胆大包天的能耐,她低垂着脑袋脸蛋儿绯红,腿又夹紧一些,没脸抬起说出自己的窘迫,细声细语哼着;“我身上来了没有东西垫,所以才很不自在,没有对你不满意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”

    目光聚集在景乔下半身,似乎是在验证她那句话的可信度,靳言深没言语,眯起眼,冷冰冰地盯着看。

    只穿了一件单单薄薄的衬衣,里面全部裸空,他眼神又那么毒辣,衬衣穿和没穿一样根本抵挡不了什么,景乔真承受不住了,咬着下唇;“都是实话,我真没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处理好你的状况,然后去做早餐……”靳言深终于松了口,脸色没什么改善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上班,现在都已经迟到了,没有时间再去做——”

    还没说完的话在靳言深薄冷凝着冰渣的眼神中咽了回去,景乔无力耷拉着肩膀;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越过她,靳言深迈向浴室,高大的身体无形中透着一股狂妄,长长叹了口气景乔无奈认命,用座机把电话打给前台,用手当成风扇扇着滚烫脸蛋儿,她一边极度不好意思的说着自己的需要,一包卫生巾,一条内裤,还有一套衣服,裤子或者连衣裙都行。

    “好的,小姐。”前台小姐声音甜美,表示自己知道了,会以最快的速度送上来。

    果然不到五分钟就听到了门铃在响,景乔连忙走过去打开门,一位长相甜美的女服务员提着黑色袋子,看到她,礼貌而客气的将袋子递过来,一边道歉,卫生巾和内裤都有,因为这里没有商场,所以买不到衣服。

    摇头,景乔表示没关系,付了钱,又给了小费,她去了另外一间浴室,湿了下身,整理好自己。

    熬粥的时候她给白冰打了电话,说今天有点事,就不去上班了,点头答应,白冰表示没问题,还关心的询问她遇到了什么困难,需不需要帮忙,她摇头,挂断。

    准备好早餐,景乔端上餐桌,一一摆好,可靳言深还没有出浴室,想了想,她走过去轻敲浴室门;“吃早餐了。”

    浴室里面没有回应,她又接连敲了几声,还是一点回应都没有,景乔没再理会返身走回餐桌旁坐下,浴室门打开,靳言深走出来,已经换上一身居家服,狂傲尊贵丝毫未减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而坐,一起吃着早餐,可房间中一点声音都没有,安静的不得了,一顿再也平常不过的早餐却吃的景乔精神压抑紧绷,只恨不得赶快插上翅膀逃离。

    早餐吃完的那一刻,景乔有种刑满释放的兴奋,洗了碗筷,她准备离开,指尖夹着一根烟,靳言深眼眸蓦然一冷,烟刁在唇上;“去哪?”

    声音来的太过于突然,她被吓得身子一颤,扭过脸;“打算去买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穿成这样去?”他盯着她,落在她白皙光滑的小腿儿上,绵绵软软,像是鲜嫩可口的白豆腐,不是娇贵的命,却长了一副极其娇贵白嫩的身子,如玉一样,靳言深目光随即变的深深沉沉。

    景乔……后知后觉地看着自己身上的男款衬衣,松松垮垮,只能遮到大腿小腿还露在外,甚至衣摆还有些短堪堪遮住臀部,她红着脸,两手压住衬衣下摆,穿成这样的确是没有办法出门;“可是我没有其它衣服穿。”

    靳言深言简意赅的回了她一句;“今天一天,不准踏出房间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景乔一怔,不准出房间,她难道要憋死在这里吗?

    可他的话,她又不敢反抗,想到自己的衣服还放在浴室,便去了浴室蹲在地上洗衣服,她心想,靳言深日理万机,肯定不会一整天都待在房间。

    赶快出门……赶快出门……赶快出门……

    景乔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默念,祈祷,等洗好衣服拿出来,他还斜躺在按摩椅上批文件,没有半点要出门的意思,房间的阳台和湖水相连,衣服撑着衣架被她晒在阳台上。

    其实,她很怕和靳言深相处,男人气场强大,萦绕在周身的气息又冷冽尊贵,再加上两人之间的年龄差了十三岁,成熟男人与青涩女学生,的确会有那种名叫代沟的存在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中间还隔着一个安娅,想要和颜悦色的相处,根本不可能!

    抬眸,靳言深一眼就瞥到正在空中飘动的黑色蕾丝内裤,正正直直对着他目光,舌头舔过薄唇,能想象出她丰腴白嫩的身子捆绑在黑色蕾丝内裤内,那种要了命的纯情性感。

    顺着他炙热强烈的目光看过去,然后景乔的脸蛋儿瞬间涨红,火燎火燎的都快要溢出血,三步并作两步,迅速跑过去,将内裤扯下攥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收起来做什么?”靳言深目光一动也不动,神色高深莫测,嗓音暗沉低哑;“攥在你手心里能让它变干?”

    “不能变干,可是能捂热……”景乔将内裤又攥紧一些,很难得,胆子大了几分,有些娇蛮;“再说这是我的东西,我不想晒了!”

    “你晒,还是我晒?”直视着她,靳言深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桌面,逐字逐句地问她;“给我句回话,你是想要我来,还是你自己来?这两个选择中的任何一个,我都能满足你,告诉我,你想要哪个?”

    景乔被问的心一颤一颤,正在这时传来门铃声,她动作迅速的将内裤塞在角落;“我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她一愣,房间外的靳水墨看到她也是一愣,然后眯起的桃花眼深深黏在她衬衣下的锁骨上,一瞬也不瞬的盯着看,半晌都没动静……

    最先回过神的是景乔,昨天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,她冷着脸,转身就离开,没理靳水墨……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