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五十七章 你应该自觉一点!

    猫的速度和敏捷自然不是人能够相比的,上窜下跳,跑的异常快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而靳水墨也不是什么省事的主儿,拔腿就追,跟着上窜下跳的,一边还指着黑猫的屁股,骂道;“死肥猫!二爷的东西你也敢抢!快点给二爷还回来!”

    黑猫是夜猫,胆子大的很,天生不怕人,听到这话反而还转过小脑袋,对着他喵喵喵的叫着,像是在故意挑衅!

    “有能耐给二爷站住,看二爷今天怎么收拾你!”被一只野猫给挑衅,靳水墨觉得简直是他人生中的奇耻大辱,勃然大怒的向前追去。

    黑猫竟然停住了,稳稳的蹲在走廊尽头,嘴里叼着药膏尾巴摇啊摇的,等到靳水墨逼近只有两步距离时,它迅速向前一跳,急红眼的靳水墨连看都没有看脚下,长腿一跨跟着跳下去!

    谁知,这一脚竟然踩空,他整个人直接挂在了树枝上!

    趁着明亮的月光,靳水墨眯起桃花眼向下看去,这一看,他忍不住倒吸口冷气;“我操!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他才发现,自己横挂在树枝上,离地面居然有一层的高度,刚才他要是再多跨一步,肯定不死即残!福大命大!福大命大!!

    树枝长的太过尖锐,穿过浴袍戳着靳水墨的胸口,又疼又痒,却又不敢动弹,只能维持着这样的动作,随后他开始思考接下来怎么做。

    顺着树枝爬下去,嗯,他恐高,再说树枝又太细,貌似承受不起他的重量……

    至于呼救么,靳水墨想了想,他185的大男人穿着浴袍,像猴子似的抱着树杆,再像个女人一样一声声的喊着救命,那场景只是想想都醉了……

    思索再来,他还是大着胆量往下爬,爬的大汗淋漓,小心翼翼,当双脚落地的那一刻,靳水墨双腿发软,后背靠在树杆上,娇弱不堪;“坑爹的死女人!坑二爷的大肥猫!”

    末了,他又自我夸奖道;“二爷就是不一样!爬树技术真是棒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  正在熟睡中的景乔觉得身上很重,像是有一块石头压在上面,重重的喘不过气,她身子蹭了蹭睁开眼睛,迷迷糊糊地看到了睡在身旁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宽肩窄臀,男性身材结实的没有一丝赘肉,只穿着紧身n裤,长腿正跨在她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景乔脸止不住有些红,看了眼时间,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,足够她洗脸刷牙,身子缓缓挪动想要起床,当一股暖流从身下流出后,她脸色顿变,暗叫一声糟糕!

    肯定是来了月经!

    上个月是十七号来的,这个月才十三号怎么就来了?

    咬牙,她先扯了一点卫生纸垫在上面,随后跑进卫生间,n裤,长裤上都已经沾染上了血,不能再穿了,这要怎么办?

    正好,隔壁就是更衣室,景乔围着浴巾走进去,属于男人的衬衣和西装一排一排,挂的整齐而干净,想了想,她拿了一件黑色衬衣,只能无奈的先穿上。

    靳言深身高体大,衬衣对于他来说剪裁合适,可穿在景乔身上却是宽宽松松,连臀部都能轻而易举的遮住。

    靳言深也在此时转醒,他一向入睡困难,即便睡着也会轻易被吵醒,身旁已经没有女人的身影,他下床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景乔从更衣室走出来,和男人打个碰面,她吓的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靳言深目光落在她身上,深邃的眼眸,盯着她看;“别有用意?”

    “我衣服脏了,没有衣服换,才会穿你的衣服。”景乔低下声音,目光左转右移,就是不肯看他,也不敢看。

    他只穿着紧身n裤,这会儿连男人的晨起反应都能看得清清楚楚,那里,鼓鼓的一团……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靳言深眼睛眯起,目光愈发放肆的打量着景乔,深蓝色衬衫下的腿儿,衬托得更白嫩光滑。

    他伸手,撩起景乔衬衣的下摆……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,景乔条件反射的打掉他轻薄的手,脸蛋涨红涨红,像是能滴出血一样,大着胆子,恼羞成怒;“你干嘛突然掀人家衣服?”

    “我的……”冷冷指着她身上的衬衣,他吐了口烟雾;“没穿n裤?”

    景乔想死的心都有了,没吭声,白嫩的两只小手捂住衬衣下摆,两腿儿扭着走到床边拿起手机,连忙钻进卫生间,不敢和他共处一室。

    他没穿衣服,她没穿n裤,这样的状况对于男人来说,很容易干茶烈火。

    脑海中还浮现出女人白皙鲜嫩的腿儿和细腰在眼前一扭一扭,靳言深长指摸着薄唇,口干舌燥是真,却也心驰荡漾。

    在卫生间咬着指甲,景乔急的来回转圈,没衣服穿怎么办?让白冰过来送,她和靳言深的关系就会暴露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算了!

    “开门!”靳言深低沉的嗓音响起。

    没忍住,景乔身子一颤;“我还没用完,你能不能等一会儿?”

    不罗嗦,靳言深直接用脚踢着卫生间的房门,很响的声音,听得景乔心跳如鼓,在房门被踹坏的前一刻,她连忙打开。

    “躲什么?”他已经穿上浴袍,眉头紧拧。

    “没躲。”说着,景乔细嫩的身子缩成一团,又想从他和门板之间溜出去。

    冷冷一笑,靳言深大手直接拧住她的颈间,沉声警告;“以后,我在那儿睡,你就在那儿睡,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,自觉一点。”

    景乔飞快点头;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的时候,你就得给,身体无条件配合……”

    身子轻颤了颤,景乔心想,反正也躲不过,没有必要鸡蛋砸石头,又乖巧点头;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乖嫩模样,让靳言深很满意,长臂撑在门板上,将去路堵死,他挑着眉;“我刚才都说什么了,重复一遍。”

    景乔缩了缩身子;“我真的都记住了!没敢忘!”

    “没忘就给我背一遍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后,你在哪里睡,我就在哪里睡,没有任何的理由和借口,自觉一点……”她细声细语,没有n裤又来了月经,不得不夹紧双腿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