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五十四章 这会儿知道怕了?

    “不好好教训教训你,就觉得我陈紫然好欺负,今天,我一定要你好看!”言语间,又一巴掌打过去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靳水墨薄唇微动,修长的身形站在雨中,愣愣的看着她已经快要流血的脸。

    景乔连着挨了三巴掌,但是一声都没有吭,倔强的承受。

    抬头,她突然看到了站在走廊上独自抽着烟的靳言深,雪茄在他修长的指间慢慢燃烧,冒出来的火星点在雨雾中更显耀眼,眸光直勾勾盯着这边,一身冷漠矜贵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他到底站在哪里看了多久?

    景乔垂落在身侧的两手微微收紧,思绪出神。

    这时,咬牙切齿的陈紫然使出全身力气,重重狠狠的再打了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脚下踉跄,景乔脸被扇的偏向一侧,扎住的头发也散落,被雨淋湿后,紧紧贴在脸颊上,浑身上下都透着狼狈,右边脸颊已经彻底麻木,一丁点感觉都没有,只能尝到浓烈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在挨前面几巴掌的时候,她从来都没有觉得难堪,这一刻却真真实实感觉到了难堪,抬不起头,丢人,因为他就站在一旁,可腰始终挺的笔直。

    陈紫然却像是打上了瘾,准备再次动手时,回过神的靳水墨有了动作,长臂一伸,在空中抓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!”陈紫然咬牙,瞪着多事的靳水墨。

    现在她有了新的目标,所以不再将靳水墨放在眼中,更用不着讨好他,比起靳言深的成熟,他虽然俊美,但显得有些幼稚,家世也抵不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有后台,可本少爷的后台也不是吃素的,压死你,绝对绰绰有余!”靳水墨缓缓收紧大手,唇边带着笑,眯着眼睛道;“从现在开始,她由本少爷罩着,你再敢动她,本少爷绝对会揍的你满地找牙!”

    疼,手腕被捏的很疼,像是骨头都要碎了一样,陈紫然喘着粗气儿;“我知道了,你放开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真傻还是假傻,她打你巴掌,你就站的笔直让她打,脑子呢,今天出门没有带吗?平时不是特能耐,特厉害!”

    靳水墨又扯住景乔的手腕,对她指指点点,说话的语气特别重,尤其是在看到已经红肿到流血的右脸时,脾气愈发暴躁。

    “这不就是你希望的吗?”景乔冰冷着神色,直接将靳水墨的大手甩开,没有再多说一句,转身,离开。

    闻言,靳水墨气的不行,只想跳脚,这不就是你希望的吗?

    他希望什么了?他到底希望什么了?

    这女人!该死的死女人!他的确是想要故意将她绊倒,让她难堪,可他又没有让陈紫然去打她巴掌,怎么说的他像是罪人一样?

    想到她离开时与往常判若两人的脸色,靳水墨愈发心烦意躁,两手插进浓密的发丝中,爆粗;“操!”

    闹剧结束,所有人都恢复正常的工作,秦沛点燃了根烟,眼中闪过一片亮光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走到偏僻的角落,景乔坐在地上,捂着右脸,缓缓倒吸着冷气,目光中有几分飘渺和游移,也不知在看向什么。

    “给,冰块。”白冰坐下,将冰块递给她,眼眶红红的,哽咽;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刚才应该出去帮你的,可是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没等她把话说完,景乔已经打断她,说话略有些吃力;“陈紫然就像只疯狗,逮谁咬谁,让她咬我一个就够了,不然两个人的工作都没法干了。”

    白冰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,愤愤骂道;“那个陈紫然真不是个东西!欺人太甚!不就是不小心害的她被摔倒,至于那么狠吗?你也是,干嘛让她白白打!”

    景乔费力扯着嘴角,一笑;“陈紫然的性子天生不是吃亏的性子,又那么跋扈嚣张,我如果还手,她以后肯定会处处找我毛病,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这份工作不做了!看她还怎么着!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尝过饿的滋味,也没有陷入过绝境,所以不需要看人的眼色,但我,不得不看!因为我没有随便的资本,刷碗,收银,摆地摊,发传单,我全部都做过,可惜工资都没有这份收入高,也没有它稳定,我不能丢!”

    没再多说话,白冰感觉到心酸酸的,拍了拍她的肩膀;“你休息着吧,活我都替你做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剩下自己一个人,周围静静的,只有雨声滴滴嗒嗒落在耳旁,像是在演奏欢快的乐曲,可景乔却欢快不起来,双手环膝,她将头放在膝盖上,心底,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别人可以任性,因为他们还有父母可以依靠。

    而她,什么都没有,没有父母,没有爱人,活生生的就是一孤儿。

    别人的眼色,她看过太多太多,几乎已经像右脸一样麻木,但今天还是感觉到了疼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过一刻像现在这样,想妈妈,迫切的想妈妈,想她的样子,想她的怀抱,想她的温暖……

    只是,妈妈已经走的太久太久,模样和脸庞,她早已记不清,只能隐隐约约记得大概的轮廓,很温柔,很和蔼……

    “有能耐挨打,却没有能耐承受,人前一面,背后一面,挺会装,恩?”突然,一道低沉冷漠的声音砸落在头顶。

    没有抬头,景乔也知道是靳言深,这么难听冷漠,讽刺,却又充满倨傲与不屑的话语,除了他,没有第二个人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他是过来找她算账的!

    这一刻,景乔却长了胆子,依然维持着之前的动作,没有理会他,将他完全当成空气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习惯对着一个背影说话,抬头!”靳言深嗓音蓦然沉了好几度,眼眸眯起,话语狂傲而冰冷,听起来,着实没有什么耐心。

    景乔还是没动,她觉得累,很累,所有的一切,都让她觉得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长指间还夹着烟,靳言深默不作声的抽了几口,然后再徐徐吐出,故意将一阵烟雾落在景乔脸上,呛的她不停咳嗽,紧接着,他向后退开两步,弯腰,长指从她脸上划过,指尖火热,可景乔却感觉到了透彻心骨的寒意,身子微微缩了缩;“不是不怕,怎么,这会儿知道怕了?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