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五十一章 不要脸的死女人!

    凌晨三点钟,正夜深人静,靳宅却是一片灯火通明,如同白昼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靳言深坐在沙发上,脸庞深沉冷冽,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严肃,看着就令人胆怯,景乔站在他身旁,像个丫鬟似的。

    抬头,悄悄看了眼大哥,靳水墨低垂着头,耷拉着肩膀,胳膊上缠着厚厚的白色纱布,活生生的一罪犯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?说话!”靳言深扯动薄唇开口,嗓音沉的很,咖啡杯放在茶几上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脆响,令靳宅内的气氛更加紧绷。

    在整个靳家,靳水墨就是家里的小皇帝,呼风唤雨,无法无天,唯独只怕靳言深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二少爷的胳膊还受着伤,不如等医生过来包扎后,再说这件事。”张管家看了眼靳水墨,挺心疼。

    薄唇紧抿成直线,靳言深没有言语,只是一道目光扫过,见状,张管家向后倒退两步,没敢再开口。

    景乔眼中有荡漾出来的笑意,看着一身可怜的靳水墨,她心情欢快又愉悦,真想站在他面前大笑三声。

    看来是躲不过了,靳水墨抬起头,十分厌恶的看着景乔,开口道;“我讨厌她,厌恶她,害死了我那么喜欢的安娅,还住在靳宅,我就要让她害怕,天天晚上做噩梦!”

    听到提起安娅,靳言深眸色明显暗沉了几分,脸庞依然冷漠,随后,他眯起的眼眸落在地上;“人形牌,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找人做的。”靳水墨这次倒是回答的干脆利落,没有一丁点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靳言深盯紧他,脸庞高深莫测,一字一句道;“他是谁?为什么把人形牌做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让人按照照片做的人形牌,听家里的佣人说,那间房房间死过一个年轻男孩,应该就是穿着白西装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照片呢?”

    靳水墨把照片递了过去,照片上,男孩一身白色西装,怀中抱着小提琴,笑的灿烂,面容清秀。

    长指捏着照片,靳言深眼眸定定的落在男孩身上,喉结上下滚动,目光未曾有过片刻移动,深,沉,萦绕着一些让人看不懂的情绪。

    景乔站的距离他很近,虽然神色平静,没有起伏,但是她能感觉出来,他的情绪,有些不怎么正常。

    “听哪个佣人说的?告诉张管家,让他把人带过来……”照片随意扔在桌上,靳言深长腿交叠,后背靠在沙发上,淡淡道。

    靳水墨如实告诉了张管家,几分钟后,张管家带着几个佣人走进来,都是女人,年纪略微有些大,四五十岁的样子,此时都是一脸不安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一向最厌恶什么?”靳言深略微停顿片刻,随后,轻缓的语气中带着不容忤逆的威严,缓慢开口;“你们在靳家的任务就是工作,而不是在背后乱嚼舌根,现在收拾东西,滚!”

    当即,就有两个女人受不了,一下就哭了出来,靳宅出的工资非常高,而且很轻松,待遇自然更好,丢掉这份工作,当然舍不得!

    “靳先生,我们知道错了,以后绝对不会再多说一句话,求求你,让我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靳先生,我们都知道了,您就看在我们已经在靳家干了十几年的份上,放过我们这一次!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指望着工资活呢!没有了工作,我们要怎么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双手插进休闲裤的口袋里,靳言深笔挺的坐在沙发上,暗沉的眼眸里泛着寒光,话语斩钉截铁,没有丝毫可以回旋的余地;“规矩就是规矩,张管家,带她们离开!”

    “是,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女人们哭哭啼啼的,虽然不甘,不舍,可不敢在靳言深面前闹,只是哭的确实很伤心。

    景乔悄悄看了一眼他棱角分明的侧脸,没有一点动容,的确,冷血又无情!

    随后,起身,靳言深冷冷指着靳水墨;“至于你,银行卡和车子全部没收!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靳水墨立即就咆哮起来,眉头皱成一团,没有车,他以后怎么活?

    靳言深已经不再理会他,视线砸落在正一脸幸灾乐祸的景乔身上,声音一沉;“乐什么?”

    话题突然转到自己身上,景乔吓的差点没咬到舌头,回过神后,胡乱的找了个理由搪塞道;“没……没……没乐什么,就是捉到鬼了,挺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东西全部搬去我房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闻言,景乔脑袋嗡的一声,觉得发晕,难受,大着胆子开口;“今天晚上我还要和你睡吗?鬼不是都已经捉到了,我可以回自己房间睡了吧。”

    双手环胸,靳言深薄唇勾起一抹讽刺,冷冷的睨着她;“谁允许你回自己房间睡的?在这里,你没有选择的权利,只有服从的义务……”

    张了张嘴,想要开口,却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,景乔干脆没再开口,的确,她还没有胆子在他头上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靳言深转身,直接上了楼。

    景乔顿时觉得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抽走了,懒洋洋的,以后都要睡同一间房,怎么办?

    ——今天晚上我还要和你睡吗?

    靳水墨从景乔口中听到这句话以后,整个人顿时感觉都不好了,彻底的风中凌乱,恶狠狠瞪着景乔;“你昨晚和我大哥睡的?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!”对他,景乔一点好脸色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脸!死女人!竟然敢和我大哥一起睡!”靳水墨呼吸起伏,情绪变的剧烈起来。

    景乔掏了掏耳朵,摇头,啧啧道;“耳聋啊,你没听到是你大哥让我去他房间睡的,怎么,羡慕嫉妒恨?”

    靳水墨快要被气死了,直接准备上前扯住景乔一较高低,见状,张管家连忙拦住他;“二少爷,你还有伤在身呢,消停一点,不然又要惹怒大少爷了。”

    喘着气,靳水墨觉得胳膊疼,咬牙道;“我大哥在水里面放的什么,怎么这么疼?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昨天晚上就闻到血是鸡血,所以让在热水里放了几包盐,让把血冲掉。”张管家给医生打电话,让他赶快过来。

    景乔也懒得理这个神经病,转身,上楼,已经快四点钟,好困!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