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五十章 地狱即将来到!

    其实,她心底真的很想知道,到底是真的闹鬼,还是有人恶作剧?

    因为这几晚的折腾,她精神上已经有些失常,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晚上那些场景,现在必须要把心结解开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微眯的眸光落在她身上,他似是要活生生的将她看穿,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,照应?就凭她?

    房间里顿时一片沉寂,让人窒息般的安静。

    景乔绷紧身体,两手绞在一起,咬着唇瓣。

    就在她感觉稍微紧张,再也承受不住时,靳言深冷漠着五官分明的脸庞,没什么情绪起伏的丢出两个字;“随你……”

    随你?

    这是不是他同意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景乔心底有几分欣喜和激动,等到再抬起头时,靳言深已经去了书房,门也被关上了。

    紧绷和窒息感消失,她瞬间觉得放松了许多,轻轻出了口气,挑选了几本书,然后靠在书柜上,静静地翻着看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到了凌晨十二点钟,景乔已经有些犯困,眼皮上下打架,实在是撑不住了,可她不敢睡,在硬撑着。

    靳言深好不容易才答应她,万一睡过火,他直接离开,那怎么办?

    不过,现在都已经十二点半,也该去她的房间了,可他还在看文件,是不是已经忘记了,景乔咬着唇,她要不要过去提醒一下呢?

    想了想,她走到书房准备敲门,手已经落在门板上,脑海中却徒然浮现出他那张五官冷硬的脸庞,像是时时刻刻冒着寒气,身子禁不住轻颤,她吓得没敢再敲,身子靠在门板上,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房门突然打开,依在门板上的景乔由于惯性也向前扑去,但没有摔倒,而是撞在了靳言深结结实实的胸口上,额头疼的让她当即倒吸着冷气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靳言深垂眸睨着她,低沉森冷的声音砸落在她头顶,如雷轰耳,景乔捂着额头,迅速向后倒退两步,小心翼翼开口道;“时间好像已经差不多了,我看是不是应该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言语,越过她,靳言深面无表情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去还是不去啊?景乔心里惶惶的,真的弄不明白,想了想,她还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更衣室内,靳言深连看都没有看身后,将浴巾扯掉,全身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紧跟在他身后的景乔先是一怔,差点没尖叫出声,涨红着脸,连忙伸手捂住眼睛,怎……怎……怎么换衣服换的这么突然,房间中好歹还有一个人啊!

    才不过几个小时的功夫,他的身体,她就看到了两次,想死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“装纯?没看到过你小男友的身体?”伸出手臂,他冷声嘲讽着,右手将针织毛衣拿下,两手臂向上举起,线条结实优美,将毛衣穿上,随后穿上休闲裤。

    景乔咬着唇,依然闭着眼睛,好看的睫毛轻轻颤动;“没装,是真没看过,我才没有那么奇怪的癖好。”

    冷嗤,靳言深不以为然,径自走出房间,带走一身寒气。

    脚步声消失在耳旁,景乔立即睁开眼睛,却只来得及看到他的背影,像个小尾巴似的,她又跟上去。

    用钥匙将房间门打开,他没有开灯,就迎着那片漆黑走进去,角落有躺椅,走过去,坐下,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,景乔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往常怎么睡,现在就怎么睡……”扫过她,靳言深扯动薄唇开口道,房间内过于黑暗,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乖巧的应了声,景乔像往常一样,脱鞋,上床,不过这次没有脱衣服,她又不傻,盖上被子,能听到属于男人的呼吸声回荡在耳旁,低沉,有规律的起伏,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房间内,两人谁都没有出声,就维持着这种静谧,静静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靳言深长腿慵懒交叠,扫了眼漆黑的窗外,他抬起手腕,淡淡扫了眼时间,凌晨一点半。

    景乔已经很困,却硬撑着,一只手在被子里掐着大腿,让自己保持着清醒,扫了眼角落,明明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,可她却觉得他似乎也在凝视着她,那种微妙的感觉像是被逮个正着似的,微红着脸,移开视线,暗骂着自己,真是没事找事!

    显然,这个男人的气场过于强大!

    大约将近两点钟,窗外终于有了动静,先是树枝狂摆,发出狂风萧瑟的身影,再然后,那个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男孩出现了。

    比起前两次,他的脸这次更恐怖,惨白的脸上和衣服上全部都是血,这会儿血正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流……

    如果靳言深没在场,她肯定会吓的尖叫出声,有他在,景乔觉得自己能承受!

    他一直坐在躺椅上没有动,除了呼吸,没有一点声音发出来,景乔忍不住担心,他怎么还不动手,难道是睡着了?

    胡思乱想间,却听到一道男人的尖叫声传来,她忙看向窗外,这时,惊奇的一幕出现了!

    只见,一盆水猛然泼下,男孩脸上和身上的血竟然顺着水向下流,又是一盆水从天而降,血瞬间就褪的干干净净,再然后男孩的身影瞬间消失在窗外,紧接着伴随而起的是阵阵哀嚎声,痛起来异常痛苦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景乔一脸迷茫,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下一秒,房间的灯亮起,靳言深起身,眯了眯眼,扯动薄唇丢出三个字;“落网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人走到窗户下,当景乔看到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着的靳水墨,她额头上滑下三道黑线,咬牙切齿,狠狠地瞪着他,真想走过去一巴掌将他给拍死;“一直是你在装神做鬼?”

    靳言深眼眸危险的向上眯起,两手随意插进休闲裤的口袋中,视线如冷冰砸在靳水墨身上,一字一句道;“收拾好你的东西,全部给我带进来!”

    听着大哥的声音,靳水墨浑身颤抖,哀嚎一声,自己面对的肯定是地狱,好日子算是彻底的过完了!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