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四十九章 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?

    景乔没有坐公交车,而是打的去的片场,虽然一路狂奔,但还是迟了,赶到片场已经八点钟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白冰已经在收拾服装和道具,见状,她连忙跑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“又迟到了啊?”白冰抬头,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景乔很不好意思,没说话,低头,自顾自的收拾着,因为她都觉得自己过分,上了两天班,迟到了两次。

    “不过还好,导演还没有到,听说路上发生车祸堵车了,你运气不错。”然后,白冰笑着又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景乔松了口气,果然,今天运气还是挺不错的!

    导演还没赶到片场,所以没有开拍,其它人也就不用那么忙,所以,肯定没有人留意到她的迟到。

    临时搭建的休息室内,靳水墨懒洋洋的躺着,正在捏手机,余光留意到那抹纤细身影,他微微一笑;“打杂的,我没吃早餐,你买些早餐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景乔没动,像是没有听到一样。

    “打杂的,你聋了?”

    景乔眉毛抽动,暗暗咬牙,没吃?他早上填进肚子里面的都是什么?

    大家都在闲凉的看热闹,没办法,她走过去,站在靳水墨身旁,放低声音;“你最好给我适可而止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大声一点,我没有听到。”他俊美脸庞上的表情愈发欠揍,还故意凑近她几分,嚣张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没理会他,景乔抬脚,故意佯装没有站稳,身体向后倒退几步,哎呦叫了声,一脚踩在他明亮的皮鞋上,使出狠劲,又踩又拧,还道着歉;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靳水墨已经黑了脸,放低声音,咬牙切齿道;“我数到三,你最好挪开你的蹄子!”

    “啊?你说什么?我没有听到,你再说一遍。”学着他的模样,景乔露出一脸灿烂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,你给我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高深莫测的丢下一句,靳水墨突然将脚抽出来,顺势又看准时机,使出猛力绊了一下她的腿。

    突然失去重心,景乔直直向前摔去,面前是一堆石头,摔下去,这张脸肯定别想要了,刹那间,她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就在脸颊和石头堆只剩下十公分的距离时,靳水墨大手不仅不慢的落在她腰间,向上提起,然后再一个旋转,她趴在了他的胸口,以男下女上的姿势睡在了躺椅上。

    周围人不少,全部都被这一幕给惊到了,完全没有想到,两人竟然这么开放……

    陈紫然气的脸都绿了,死死盯着两人看。

    目光太过强烈,景乔瞬间回过神,两手撑在靳水墨胸口上,想要抬起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可靳水墨又怎么可能会让她如愿?

    一手抱紧她纤细的腰,桃花眼向上勾起,他大手故意在她后背上一点一点的游移;“这触感,挺不错的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,你快点放开!”景乔着急又气恼,脸都给气红了;“不要脸,我是你嫂子!”

    “嫂子?我大哥都不认你,不和你睡同一个房间,你觉得我会认你这个杀人犯,在我和我大哥心里,认的只有安娅,你算什么?你也就是一下凶手!”靳水墨冷哼,根本不在意四周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就只能记住这一件事?”

    胸口忍不住上下起伏,景乔厌恶的看着他,每次提起安娅,她的心就像是被一把尖刀狠狠划过,皮肉外翻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可是,他每次都喜欢提起安娅,时时刻刻的提起安娅。

    靳水墨得意的就像是一个孩子,异常幼稚;“你不想听,可我就是想说,嘴长在我身上,你管得着?对了,胸倒是蛮有料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导演赶到了片场,开始拍摄,第一场戏是陈紫然的,她走过去,对着导演道;“秦导,哪个杂务是谁找来的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沛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您看看,不好好工作,在勾*引靳水墨,这会儿还在身上趴着呢,真够不要脸的,你把她开了呗。”陈紫然指着不远处。

    秦沛看过去,看到景乔的脸,他觉得有几分熟悉,仔细想了想,想了起来,是摆地摊卖袜子的女孩,那时对她感觉蛮不错,现在觉得很厌恶;“先拍戏,其它的随后再说,还有去通知水墨一声,让他准备。”

    助理过去,在靳水墨耳旁轻声说了几句,闻言,他才将景乔松开,耸着肩膀;“和我玩,你根本不是本少爷的对手,本少爷下流的招数多的去了。”

    景乔狠狠地瞪着他的背影;“呸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回到靳宅,已经十点多钟,景乔累的手脚都动不了,坐在沙发上,死活不想动。

    这时,靳言深踏进了客厅,修长结实的手臂上搭着西装,衬衣纽扣解开了几粒。

    张管家立即迎上去,将西装接过。

    见状,景乔也忙从沙发上坐起,端正坐姿,没办法,有人的气场天生就这么强大。

    “今晚别墅,在走廊最后那间房的窗户下守着……”靳言深继续解着衬衣上的纽扣,冷冷对张管家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闻言,景乔身子却是一颤,这是要捉鬼吗?

    推开房门的瞬间,男人脱下身上仅剩的内裤,挺翘结实的臀部正对着景乔,唰的一下她脸颊爆红,鲜艳欲滴,似能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还好,他直接跨进了浴室,并没有留意到身后紧跟着的她。

    景乔站在巨大的书柜前,随意翻阅着,不过大部分都是关于金融,她看不懂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靳言深围着浴袍走出来,拿着毛巾,正在擦拭发稍上的水珠,肌肉纠结,身材完美。

    细微的声响传进耳中,他眼眸犀利眯起,一记森冷如寒冰的眸光直接射穿书架,落在景乔身上。

    森冷,刺骨,景乔吓的手僵在空中,随后,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抽出来的那本书又塞进去,舔着唇瓣;“一会儿你要捉鬼吗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必要知道太多!”他态度冷漠,五官分明的脸庞上没什么情绪起伏。

    目光对上靳言深深邃阴冷的眸子,景乔就有些紧张,想要打寒颤,可还是鼓足勇气开了口;“我……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?两个人也有个照应。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