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四十七章 给你选择,二选一!

    牙根咬紧,景乔垂落在身侧的两手攥紧,松开,松开,再攥紧,情绪很复杂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就在陈紫然准备再次大发雷霆时,景乔却清脆的笑出了声,随后不紧不慢弯腰,蹲在她面前,轻声笑道;“是我踩脏的,自然应该由我来擦,我又没有说不擦,陈小姐情绪那么激动干什么?好像只有这一双鞋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拿出毛巾,挺直后背,三两下便将靴子上的灰尘擦干净,浑身上下,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清傲。

    鞋子是擦了,可陈紫然心里却极度不舒服,那团火焰不仅没有熄灭,反而燃烧的越来越旺盛,真想将她给撕碎!

    她准备再次挑事时,助理急急忙忙跑过来;“该拍下场戏了,导演在找你,都快发火了,赶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甘,可陈紫然也只好放弃,一声冷哼,从景乔面前走过去。

    也没放在心上,景乔像个没事人似的站起,将毛巾丢掉,继续干自己的活儿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钟下班,下了燕山,坐上公交车,景乔觉得很困,等到达靳宅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。

    打着哈欠,伸着懒腰上楼,连澡都没有洗就直接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睡到凌晨两点钟,景乔觉得口渴,喉咙一阵发干,实在不想起床,却又渴的不行,没办法,她半眯着眼,挣扎着下床,去客厅。

    倒了杯温水,她摇摇晃晃上楼,单手推开房间门,在瞧见眼前的场景后,手中的水杯“啪”的一下摔在地上,尖叫出声;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只见,窗户外飘着一个年轻男孩,有十四五岁的模样,满脸的血,穿着一身白西装……

    惊恐之余,景乔迅速将房门关上,后背靠在门板上,脸色惨白,浑身发软,大口大口的喘气儿,睡意全无,瞬间清醒。

    这时,对面房间的门打开,靳言深走出来,穿着丝质睡衣,泛着名贵光泽,此时,他阴沉着脸色,紧皱着眉;“吵什么?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睡,正在签加急文件,房间的门留着,还有一些文件张管家要送过来,只是那声尖叫太过于刺耳,影响了他的集中力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……没……”景乔还没有从恐惧中回过神,说话很是结巴,腿抖的站不稳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 ,靳言深就知道她在说谎,没了耐心,冷冽的深眸里透着凛冽寒气;“说!”

    “有……有鬼……房间闹鬼……”舔着唇,她伸手指着房间。

    “闹鬼?”他危险的眯起眼睛;“你最好确定说的是真话!”

    话音落,靳言深抬起大长腿,向着房间走去,而景乔的心还在狂跳,就在他大掌落到门柄上要推开时,她没忍住,白皙绵软的小手握住他手臂;“你别进,真的有鬼!”

    “不让进?害怕被我发现了什么东西,还是怕谎话被揭穿?”他嘲讽反问,显然不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景乔气的不得了;“你不识好人心!”

    靳言深没有理会她,径自将房间门拧开,如果是平时,景乔肯定不会靠近他半步,但是现在情况特殊,她很害怕。

    小跑着步子,景乔躲在他高大的身后,一只手还悄悄抓紧他睡衣后摆,像是个尾巴似的,跟着,不过却有了安全感。

    随着房门打开,里面的情景也清楚的映入眼帘,床单上还是血滴,那个小男孩还飘在窗外,只不过,他的模样越来越恐怖,狰狞。

    她探出脑袋,小声的为自己辩解着;“我没说谎,真的闹鬼。”

    靳言深却像是雕刻,深邃暗沉的眸子牢牢盯住那个小男孩,全身紧绷如石头,面目发沉,一瞬不瞬的盯着看。

    景乔心里隐隐有些不安,觉得他此时的表现很反常,他盯着小男孩的目光,很怪异。

    然后,她又放大胆量,仔细盯着瞧,也不知怎么,竟然觉得那小男孩和他有几分相似!

    他脚下一动,迈着步子,继续向前跨……

    顿了顿,景乔再次抓住他手臂,转身,靳言深冰冷的睨着她,反手擒住她手腕,气息森冷。

    “你小心一点儿,不要太靠近,注意安全……”她低垂着头,嗓音很轻。

    喉结滚动,靳言深眸光微凝,静静地看着她,深沉不语。

    暗黄色的柔和灯光打在她身上,显得很柔和,居高临下俯视,能看到她睫毛浓密翘长,此时正微微轻颤,像是一把扇子扫在心上,抓着他胳膊的手,白皙,柔软,手臂纤细,似是他一折就能断。

    顿了片刻后,他松开钳制住她的手,丢下一句;“管好你自己!”

    松开攥住他睡衣的手,景乔舔了舔唇瓣,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有他在的缘故,她觉得心安了许多。

    当靳言深就要走到窗前时,那个小男孩却蹭的一下没有了踪影,只留下阳台上洒的那些血。

    站立在窗前,他目光幽远,深深沉沉,透着许多看不懂的东西,末了,长指沾着鲜血,放在鼻间。

    眼睛眨也不眨,景乔看着他,觉得血腥味特别大,而且,血有什么好闻的?真奇怪!

    “搬去我房间。”随后,靳言深转身,话语冷淡,没有一丝情绪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啊?”景乔怔了怔,她是不是听错了?

    靳言深却不再多说,又看了一眼窗外,向着房间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应该还有其它房间,我随便睡一间就好。”景乔连忙开口,随便睡一间,也比睡在他房间好。

    “这间和搬过去,二选一.……”

    靳言深才走出房间,景乔就觉得后背一阵发凉,不也敢待在房间,立即就跟着出去。

    站在走廊上,她脸皱成一团,犹豫又纠结,说句实话,真的不好选!

    自己的房间闹鬼,每天都不能消停,再这样下去,她肯定会崩溃,不能睡个好觉,而且还容易得精神方面的病。

    至于搬过去他的房间,想想都觉得紧绷,不舒服……

    站在古道上,纠结了半晌,脑袋探的又瞅了瞅自己的房间,一扫到鲜红的血,景乔就脑袋发晕。

    最后,一咬牙,一跺脚,她直接推开了靳言深房间的门……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