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四十六章 彻底的结下梁子!

    在景乔心中,靳水墨纯粹就是一花花公子,吊儿郎当,不务正业,顺便再凭借那副漂亮的臭皮囊,钩引小姑娘,玩弄玩弄感情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真没有想到,他还战绩辉煌,挺有成就!

    这时,又一辆名贵黑色轿车紧跟着停下,身材高挑,年轻貌美的女人也下了车。

    她画着妆,很精致,长裙到脚踝,披着一件蓝色皮草,脚下踩着足有十公分的高跟鞋,走起路来扭腰摆臀。

    “她叫陈紫然,是这部剧的女二号,性格跋扈嚣张,听说有老男人包养着,你最好不要惹上她。”白冰拉着她的衣袖,细声碎语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景乔点头,不以为然道;“我才进剧组,干的又都是杂务活,怎么可能惹上她这位大明星?”

    白冰觉得她说的也都在理;“也是,毕竟咱们俩是新来的,不会太倒霉。”

    两人嘀嘀咕咕间,陈紫然已经走到靳水墨身旁,眉目含情,高耸的胸部也是有意无意的抖着,诱惑十足。

    狭长的桃花眼向上眯起,靳水墨轻挑邪肆的脸庞上尽是不耐烦,这样的女人最招人烦,不分地点的发*情!

    他百无聊赖的整理着风衣,目光一转,随意打量着片场,无意中扫到站在角落的景乔,眼睛顿时眯起来,擦,这傻逼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陈紫然还在往靳水墨身上贴,嗓音很嗲;“水墨,你的电话是多少,等有时间,我们可以聚餐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理解错,你这句话的意思是想要我上你?”长指抚上薄唇,缓缓摩擦着,靳水墨放轻声音,模样极度妖孽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他会挑明,陈紫然先是一愣,然后娇嗔道;“你怎么这么坏啊!”

    “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……”靳水墨双手抱胸,从上到下,再从下到上,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陈紫然,突然语锋一转,狂妄又不客气;“那个打杂的可比你漂亮一百倍,我不上她却上你,你以为本少爷眼瞎?”

    陈紫然不可置信地看着靳水墨,他……他说什么?

    而靳水墨却已经不再理会她,长腿迈动,越过她,直接向着景乔走去。

    白冰还正扯着景乔说话,突然一道阴影笼罩下来,两人纷纷抬起头,看到是靳水墨,白冰脸颊涨红,兴奋激动的不行,景乔却是翻了翻白眼,觉得自己出门的时候肯定踩了狗屎!

    二话不说,靳水墨大掌一伸,直接攥住景乔纤细的胳膊,连拉带扯的拖进大树背后,眼睛向上一挑,两只手臂支撑在树杆上,将她圈到正中间,弯腰,与她相视;“跟踪我?是不是在我大哥身上占不到什么便宜,所以把目标换成了本少爷?”

    嘴角流露出一抹微笑,景乔看着狂妄自大的靳少爷,很是真诚道;“有病,得治!”

    “傻逼,你说谁呢?”靳水墨眼睛危险的向上眯起。

    “搞清楚一点,我到剧组比你更早,跟踪你?你是没有睡醒吗?需不需要给你介绍一个精神病院,挂个专家号?”

    脸颊上的微笑依然真诚,景乔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靳水墨被堵的无话可说,她好像真的比自己更早来到剧组,擦,不仅没扳回一城,而且又输了,还嘴贱的再次骂了自己傻逼!

    旁边已经有许多好奇目光朝着这边望过来,景乔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这么受关注,没好气催促;“神经有没有发完,如果已经发完,是不是该让我离开了?”

    拧着俊眉,靳水墨手指戳着景乔额头,沉声警告;“不要装作认识本少爷,否则,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头一扭,呸了一声,景乔开口;“我没说认识你,大少爷,好像是你自己拉我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靳水墨气的有些牙发痒,真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,她天生是他的克星,在她身上,他从来没有讨过半点便宜!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他觉得很糟糕!

    带着负气的意味,他甩开风衣,大踏步离开,一向风流倜傥的脸上这会儿尽是乌云密布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天时间,景乔就没有清静过,自从发生早上那一幕后,白冰一直扯着她,问她和靳水墨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也就罢罢了,偏偏靳二少爷也不是能让人省心,拍完自己的戏份就会懒洋洋的睡在躺椅上,像个大爷似的使唤她。

    “杂务,我要喝茶,绿茶……”

    “杂务,记住,本少爷只喝温水,不喝开水和冰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杂务,把本少爷的风衣拿过来,对了,再去买点午餐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蹲在地上,景乔喘着粗气儿,腿已经快跑断了,只要听到有人叫杂务两个字,她就耳朵发痒,很痒。

    休息了一会儿,她起身,显然是蹲了太久的缘故,两腿又疼又麻,脚下一个踉跄,身子向后跌去,脚在无意中也仿佛踩到了什么东西,软软的。

    “眼睛瞎了,往哪里踩呢?你一个穷鬼,赔的起吗?”一道尖锐的声音在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闻言,景乔连忙站直身子,转身,只见陈紫然的高跟鞋上有自己踩的脚印,她连忙道歉;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在身后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陈紫然在靳水墨那里没讨到好处,根本就是一肚子火,尤其是又听到靳水墨说这货色比她漂亮一百倍,心里更像是浇上了汽油,火焰噌噌噌的上冒,看她更不顺眼,尖酸又刻薄;“一句对不起就成了?鞋子是我特意从巴黎带回来为了给拍戏用,自己蹲下来给我擦干净!”

    嗓门太大,周围很多人在盯着这边看,不过,都已经见怪不怪,只不过觉得有些侮辱人。

    景乔站着没有动,不卑不亢道;“陈小姐,你现在是在侮辱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侮辱的就是你,怎么着?”陈紫然鼻孔哼着冷笑;“一个杂务也配和我讨价还价?周围那么多人,怎么就没一个人帮你?因为他们不敢得罪我,还愣着干什么,快擦!有毛巾用毛巾擦,没有毛巾就用手给我擦,动作快点!不擦,就老老实实等着滚蛋!”

    陈紫然就是摆明了欺负她,看她不顺眼,想着法子侮辱她,这梁子,是因为靳水墨结下的!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