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四十五章 你激动个什么劲!

    他还没有休息,骨节分明的大手端着咖啡杯,香气醇厚而浓烈,笔挺的黑色西装也换成了白色毛衫,少了些冷漠,增添了几分随意慵懒,下身则是灰色休闲裤,套在腰臀间,很宽松,腰也很低,隐隐约约能看到鱼人线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惊吓过于太大,景乔一直怔怔的愣在那里,呆若木鸡,半晌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靳言深渐渐没了耐性,眼眸向上眯起,目光冰冷,不悦。

    如梦初醒,迅速拉回思绪,景乔想起自己还端着碗筷,立即变的尴尬,难堪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就像是正在别人家偷吃东西,主人正好回来,被逮个正着!

    很显然,现在放下碗肯定来不及,想了想,她客气礼貌的问道;“靳先生要不要也吃点?”

    冷冰冰的睨着,有抹复杂深沉难懂的情绪从眼中掠过,靳言深沉沉嗯了声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景乔诧异无比的瞪大眼睛,这……这……是要吃的意思?

    可是,她会不会是听错了?他那么高贵,挑剔,不像是会吃这种东西的人啊!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?靳宅的东西,有我不能吃的?盛好,端过来!”言语间,靳言深高大的身形走向客厅,但阴冷语气中充满的威严,绝不容许任何人挑衅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一种命令,景乔咬咬牙,隐忍着,然后返身走回厨房,盛饭。

    餐桌上,靳言深坐在主位,景乔坐在了侧位,并且坐的离他很远,寂静的餐厅,只有用餐的声音。

    米饭很香,可景乔却有些食不下咽,男人气场强大又冰冷,无形中给了她很大的压迫。

    抬头,她眼角的余光能清楚瞥到主位,他吃东西的速度很快,也极度优雅,很少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下一秒,靳言深紧绷着脸庞,将米饭中的胡萝卜全部挑出来,直接扔进垃圾桶中,清冷的神色异常厌恶;“以后,我不想在餐桌上看到胡萝补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景乔态度很敷衍,她又不是靳宅的厨师,这话对她说没用,不过,这么大年龄的男人竟然还挑食,她也算是见识到了!

    紧接着,土豆也被从碗中挑出来,靳言深的脸又黑又沉;“还有它,也别再让我看到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难养?”实在是没忍住,景乔冲动的开了口,她实在是看不惯这种挑食又浪费,完全不尊重别人心血的恶劣态度!

    目光中布满了寒霜,如同一把利剑,直接对着景乔就射过去,靳言深冷嗤一声,嘲讽;“难养?你知道什么叫难养吗?”

    身体禁不住一颤,景乔能感觉到阵阵森冷的气息迎面而来,总觉得他这句话像是话中有话似的。

    她挤出一抹僵硬的笑,起身,连忙用筷子将他碗中的土豆快夹到自己碗里;“开玩笑呢,我只是觉得扔掉很可惜,所以,还是我吃吧。”

    夹的时候没什么感觉,等到全部将土豆挑的捡完,她才后知后觉,发现自己手贱,堂堂靳家会缺这点钱?

    万一再惹的他大发雷霆怎么办?

    靳言深微微眯起了眼眸,深深地看了她两眼,情绪深沉,但很难得的是,他没有发脾气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的忐忑不安,两人吃完以后,景乔端着去了厨房洗干净,等到再出来,客厅已经没有那道身影。

    真是来无影去无声!

    她吸气,又看了眼时间,不知不觉中已经四点半,这个惊悚的夜晚,终于熬过去了!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继续等,等到天边露出第一抹鱼肚白时,景乔打着哈欠回到房间,惊心怵目的一幕还没有消失!

    白色床单上的血点点滴滴,就像是腊月盛开的梅花瓣掉在了雪地,越看越刺眼!

    呼吸也跟着越来越急促,景乔几步冲过去,一把扯出床单扔在卫生间,然后坐在床上,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儿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叮铃铃……叮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刺耳的声音突然响起,景乔吓得身子跟着一抖,发现是手机在响,轻抚着胸口暗骂自己神经,接起;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早上七点钟,燕山,你赶过去,有人会带你,告诉你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景乔有气无力的应了声,然后咬牙切齿的骂着;“陈倩倩,你要是敢再拉着我看恐怖片,我就宰了你!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是一晚上没睡啊,口气这么怨妇,得了,不和你扯了,我还有事要忙,拜。”

    稍微收拾了一下,她没敢吃早餐,背着包就直接出了靳宅。

    靳宅在阳明山,和燕山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,坐公交车过去得一个小时,如果遇上堵车时间会更久,她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。

    果然,等赶到燕山,已经七点半,接她的是一个中年妇女,一见面,景乔就连声说着对不起,女人的态度终于好了点。

    “你的工作就是杂务工,场上只要有活儿,你就得去做,比如有人要找什么东西,哪里需要打扫,自己放的有眼色点,懂吗?”

    景乔连忙点头;“没问题,我最擅长的就是看颜色,您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女人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刚进剧组的吗?”身旁一女孩轻撞她的肩膀,看起来也二十几岁的模样,模样长的青春,靓丽。

    “是,你呢?”

    “和你一样啊,对了,我叫白冰,以后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景乔。”景乔觉得自己运气挺不错,起码一起工作的小伙伴看着挺活泼开朗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言语间,一辆劳斯莱斯停下,然后车门打开,一抹身影修长的男人走了出来,出色的面容和高挑的身材,顿时将周围的目光全部都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眨着眼睛,景乔完全没有想到会这么冤家路窄,不过,靳水墨这厮过来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白冰却已经兴奋的不得了,一把抓住景乔的手;“啊啊啊!他来了!他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激动干嘛?”

    景乔一头雾水,完全不解,手都被她给抓疼了,使着劲,想不动声色的抽回来,这女孩看着柔柔弱弱,手劲倒不小。

    “能不激动嘛!他在模特界可是赫赫有名,也是身价最高,获得最高荣誉的第一个中国人,平时只能在米兰或者欧美的顶尖走秀场才能看到他的身影!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