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四十三章 所以你去做这种事?

    东西卖的很快,完全超出了景乔的预料,片刻功夫,布娃娃和玫瑰花就所剩无几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但是,那些避孕套还是没卖出去一个,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拿出来,说实话,脸皮还是薄。

    转念又想想,总不能把东西砸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吸气,呼气,吸气,呼气,然后她眼睛一闭,脚一跺,咬着牙,喊道;“点燃激情,释放真爱,享受人生,戴上杜蕾斯,套了跟没套似的,情由心生,随性而生,杜蕾斯安全套,情由心生,随心所欲,杜蕾斯安全套,你有,我有,大家都有,关注另一半的健康,从现在做起,从杜蕾斯做起!”

    她声音挺大,甚至能称得上洪亮,喊的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周围,有不少的人目光朝着这边望过来。

    一白白净净,浑身上下透着鲜嫩的女孩站在马路边,此时正扯着嗓子喊。

    清纯的外表,却吐落出这样暧昧的话语,形成强烈的反差,让在场的不少男人都蠢蠢欲动,内心燃烧着一把火焰。

    开始有不少男人上前,问价格,掏钱,景乔微红着那张脸,可收钱和装东西的动作却迅速又利落,嘴角有漩涡浅笑。

    围成一团,卖的正热闹时,不知道有谁喊了一句;“城管来了!”

    一个激灵,景乔手忙脚乱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,一边焦急的对着路人摆手;“大家让让,不卖了!不卖了!”

    费力挤出一条路,她直接朝前冲去,一手捏着钱,另外一手则是提着黑色塑料袋。

    城管都是男人,脚下步子跨的很大,很快,几人之间的距离就已经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景乔跑的已经有些喘不过气,而脚步声听起来就在身后,敢停一下,肯定会被逮住。

    她神色焦急,脚下跑的更快,可往往越急就越会出错,一没有留意就踩了空,整个人直直向前摔去。

    膝盖先着地,然后是手肘,捏在手心的钱散落一地,景乔趴在地上,疼的倒吸着冷气,还不忘向前爬,将钱一张张捡回来。

    趁着这会儿功夫,城管已经追了上来,态度很不客气;“跑啊,你倒是继续给我跑啊!”

    没说话,景乔沉默的抽着那张被城管踩在脚下的一百块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一百块不是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“还敢动!当着我的面还敢再动!”城管凶狠着神色,抬腿,一脚踩在景乔白嫩的手背上,顺势又拧了几下。

    咬牙,景乔瞪着他;“在路边卖东西是我的不对,可身为执法人员,你现在会不会太过分?”

    “我就这么过分,你怎么着?再告诉你一句,无论是东西还是钱,你都别想带走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我是初犯,第一次是口头警告和罚款,你凭什么这样对我?”景乔不服气。

    城管懒得理她,劈手就去夺她手上的袋子和钱,态度蛮横。

    景乔也来了脾气,两手把钱和袋子攥的死紧,拉扯着,就是不肯放开。

    对着她,城管伸出了手,一掌拍在她后背,声音很大,能听到“啪”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后背又麻又疼,景乔咬牙,清洌的目光直视着他,没有丝毫胆怯和害怕,后背挺的笔直,呸了一下,骂道;“王八蛋!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显然彻底将城管给激怒了,他把衣服的袖子向上挽起,那架势,显然是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然,正在这时,一道低沉的嗓音却轻飘飘传过来;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抬起头,景乔看到靳言深站在对面,黑长裤,白衬衣,再简单不过的穿着,却依然身形高大,气势逼人,狂狷而倨傲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她很吃惊!

    城管先是一愣,回过神后,态度立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恭敬又讨好;“靳先生。”

    靳言深这张脸,时常会出现在电视和报纸上,全a市的人,没有几个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“打狗也要看主人,你动她,问过我没?”靳言深居高临下的盯着城管,神色冰冷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靳先生,我……我……我之前不知道她是您的人!”城管脸色发白,低头,一个劲的认错。

    “打女人的东西,还不配给我靳言深道歉,滚!”

    闻言,城管头都没抬,慌慌张张的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你,上车!”长指一动,靳言深指着景乔,随后,长腿迈动,泛着光泽的西装裤划出优雅的弧度,他走向黑色宾利。

    司机早已经恭敬的拉开车门,待他坐进去后,关上车门,坐进驾驶位,从反光镜中看到少奶奶还在找着她的袋子,额头的汗不禁更多了。

    是命重要,还是袋子重要?

    走到车旁,景乔拉开车门,抬头看着他,直接就道歉;‘对不起!”

    没言语,靳言深冷冷的睨着她,眼眸幽深。

    压迫感太强,景乔没敢再继续盯着他看,垂下头,两手扣紧袋子,视线望着自己的脚,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。

    “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的底线,恩?”冷厉的话语,没有丝毫情绪起伏,靳言深脸庞薄厉。

    由于紧张和害怕,景乔的身子止不住微微轻颤,但她却拿起全身勇气,抬头与他对视,目光澄澈而坚定,一字一句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挑衅靳先生的底线,也不敢,只是,我得让自己活下去,因为我无依无靠,能帮助我的只有自己,所以无论多脏多苦的工作我都会去做,我得赚钱,我要上学,我要生活!”

    靳言深双手环胸,单手撑着俊美的侧脸,依旧打量着她,从上到下,眸光幽深,如同漩涡,很沉,很沉。

    她发丝凌乱,上衣的手肘处和膝盖处有灰尘,两手还提着黑色袋子,异常狼狈,腰板却挺的很直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景乔也越来越紧张,就在许久以后,他开口;“所以,你去卖安全套?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竟然会知道,她呼吸渐渐开始变的急促起来,脸颊也发红发热,身体紧绷,沉默着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又脏又苦的工作是去买安全套,恩?”靳言深继续又道,薄凉的尾音向上挑起,不自觉令人心跳加快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