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四十二章 听我的,卖这个!

    咬紧牙根,她静静地躺在床上没有动,留意着房间内的动静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簌簌的响声在不断回响,偶尔会有几秒钟的停顿,声音略显尖锐,不像是老鼠在啃东西。

    再说了,像靳宅这种豪宅,又怎么可能会有老鼠?

    正想着,“咔嚓”一声,一道闪电划过,黑沉的夜空被照的如同白昼,下一秒,狂风大作,暴雨倾盆。

    身子不禁咯噔一颤,景乔着实被吓了一大跳,目光本能望向窗外,这时才发现窗户竟然还开着,有雨水飘了进来。

    掀开被子,她下床走过去,手摸上窗户,正准备关上时,一道白色身影突然从眼前飘过,景乔觉得喉咙一紧,被定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的脑海中不可抑制的浮现出当初曾看到过的鬼故事,恐怖片,一幕接一幕,清晰且深刻,尤其是那些死在豪宅中的冤魂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她只觉得后背发凉,越来越气短……

    暗暗深呼吸,二话不说,景乔直接朝着房间外跑去,因为没有开灯,所以黑暗中不时会撞到桌角和椅子,疼的她眉头都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直跑到灯火通明的客厅,她才松了口气,坐在沙发上,稳定着心神。

    等到情绪差不多稳定下来,景乔觉得口干舌燥想喝水,起身,眼角余光无意中扫到正走进来的男人,她顿住脚步,没再动。

    靳言深穿着深蓝色衬衣,胳膊上搭着西装外套,不过全身上下已经被雨淋湿,衬衣紧紧地贴在身上,饱满结实的胸膛尽显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景乔抿了抿唇瓣,低着头,视线移开,完全没有对着靳水墨时的那种嚣张和气势。

    靳言深盯着她,发丝凌乱,身上还穿着睡衣,圆润白皙的肩头露在外,在灯光下散发出如玉般的光泽,他眸色沉了沉;“想引诱我?”

    一怔,景乔忙将滑落到肩头的睡衣扯好,摇头;“我有些口渴,下来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锋利的眉眼上挑,靳言深眼神薄冷凌厉;“这样的借口不觉得蹩脚,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?”

    在他眼中,她的确是一个不堪而又寂……寞的女人!

    深深呼吸了一口气,景乔这次抬起了头;“我没病,现在是凌晨三点钟,我只是想喝口水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靳言深冷嗤,眉眼间尽是寒冷和犀利的讽刺,显然是不信她的说辞,薄唇冷冷,又道;“晚上几点回来?”

    突然间转换话题,三秒后,景乔才反应过来,实话实说;“十二点钟。”

    记住,靳宅的门禁是十一点半,赶不回来,你就睡在庭院,不要试图挑衅我的底线,因为,你承担不起后果!”

    丢下这一句话,靳言深转身上楼,即便被淋的如此湿,却依然无损他的优雅和强大气场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,景乔眨了眨眼,她已经做好被奚落和嘲讽的体无完肤的准备,可他……就……这样走了?

    说实话,这不像是他的风格啊!

    难道,他今天晚上心情不怎么好?肯定是,瞧那淋的一身湿透,绝对心情不好!

    至于门禁,她知道,门禁只是针对她设的!

    靳宅就三个人,他,自己,还有靳水墨,作为一家之主,谁敢限制他,至于靳水墨,靳家的二少爷,天天晚上回来到十二点,有谁敢说半句坏话?

    倒了杯水,她喝完,没有再回房间,心底还是有些恐惧的,就坐在沙发上,倒在一旁睡。

    因为是睡在客厅,所以她不敢睡的太熟,等到五点钟醒来就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在房间一直磨蹭,磨蹭,看到那辆黑色宾利开出靳宅,她才打开房间门,下楼。

    张管家正在布置餐桌,中餐,西餐,应有尽有,长长的餐桌旁就站了六七名佣人,排场很大。

    一开始景乔没想着留在靳宅吃早餐,但是亲眼看到靳言深离开,又闻到早餐的香味,再想想自己赚钱也不容易,就在餐桌旁坐下了。

    靳水墨也打着哈欠下楼,身上穿着浴袍,胸膛露出一大片。

    景乔没理他,自顾自的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“呵呵,告诉你,我大哥是绝对不会碰你的!你是个刽子手,手上沾满了安娅的鲜血!”一见面,靳水墨就冷言冷语。

    景乔一向刀枪不入,只有安娅是她的死穴,闻言,脸色苍白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安娅死的那么惨,你却生活的这么好,就这么心安理得?我要是大哥,就直接把你揍的半死不残!”

    胸口起伏,景乔没有了再吃早餐的兴致,没理靳水墨,离开。

    和陈倩吃午餐,景乔说起了昨晚在房间听到的怪异声音。

    一听,陈倩双眼发亮,肯定是闹鬼,豪宅里面冤魂太多,所以晚上要出来兴风作浪;“按照惯例,你的房间应该是在走廊的最角落?”

    回忆了一会儿,景乔说;“房间窗户外面还有一棵树,看着年纪挺大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这些全部都符合恐怖片的定律,走走走,我们去看恐怖片研究下,看看后面会怎么发展!”

    景乔不愿意,可陈倩硬扯着,两人坐在房间内,拉上窗帘,看恐怖片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陈倩又要去看电影,景乔说没时间,她还要去批发市场,再去批发一下东西,晚上去卖。

    陈倩没再拦她,去了批发市场,她想着再进一些东西,摸着下巴,想着什么东西卖的最快,最划算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最后进了一些玫瑰花和布娃娃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再进一些避孕套,这个卖的特别快。”老板热情的很,介绍着。

    景乔脸颊微红,有些害羞的摇头;“不用,我不要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我,这个卖的特别好,挺赚钱的,要不要来一点?这几天卖的特别快!成熟男女,激*情燃烧,卖这个好!”

    听到赚钱两个字,景乔咬着下唇,点头;“那来一点,我卖的先试试。”

    天色渐黑,开始摆摊,由于心底的那些害羞,那些避*孕套,她还是没摆出来,总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发挥自己的特长,连唱带跳,使出浑身力气,景乔脸皮也放的越来越厚,直接就拦住来来往往的客人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宾利停在路边,司机瞟了眼窗外,额头又是一片薄汗,少奶奶今天怎么又来这里卖艺了?

    靳言深下车,骨节分明的大手随意将西装上的纽扣解开,眯起眼眸,沉沉扫了一眼对面的景乔,踏进对面的五星级酒店。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