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四十一章 怪异的夜晚!

    少奶奶在街头卖艺,结果被靳总撞个正着,这下糟糕透了!

    车内一片窒息,就在司机以为靳总会大动肝火时,那道极度冷漠的声音飘过来,矜贵的吐出一个字;“走……”

    怔了怔,司机没敢再作片刻停留,连忙发动车子,绕过停在面前的那辆车,向前开去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但是,两车之间的距离只有拳头那么大,没有留意,车子给蹭住了!

    司机没有察觉,继续朝前开,但是,坐在车内的两人却把蹭车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蹭车了,还不赶快去追。”留着胡子的男人扫了一眼车身,看向身旁男人。

    “追什么追,开着劳斯莱斯,车牌号码又是五个零,肯定非富即贵,a市没有几个人敢这么牛逼,再说,我这车都快报废了。”

    郭占明喝了口水,根本没把蹭车的事放在心上,道;“你那部电影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开拍。”长着胡子,头发略白的男人淡淡回答,随后,目光又落在不远处连蹦带演的女孩身上;“这小姑娘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。”郭占明也看了一眼;“有没有收了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说的是毅力不错,精神可嘉,拍戏讲究的是天分和聪慧,走吧,我还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所有的东西卖完,已经十一点钟,景乔穿着风衣,还是感觉到寒意沁骨,不过,心里边倒是激动又兴奋!

    她今天赚的不少,足足有三百!

    正在收摊时,手机响了,是陈倩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吸了吸鼻子,景乔忙按下接听键;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找了份工作,你做不做?”陈倩那边声音嘈杂,一听便知道是在酒吧。

    “你先说来听听,我得先看能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“给剧组打杂,工资还不错,去吗?”

    剧组打杂?

    景乔没丝毫犹豫,答应的很爽快;“这个没问题,能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成,后天上班,我一会儿把联系人的电话号码给你发过去,你注意查收。”

    “得令,改天请你吃大餐。”景乔眉开眼笑,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几句,挂断电话后,景乔拦下一辆出租车,让把她送到靳宅。

    等回到靳宅,已经将近十二点钟,想到靳言深那张冷漠又严峻的冰块脸,景乔很紧张,觉得后背阵阵发凉。

    弯着腰,她蹑手蹑脚的踏进别墅,留意到客厅没有人,咬紧牙根,准备一口作气的冲上楼!

    但是,才向前跑了两步,张管家的声音就传了过来;“少奶奶。”

    抬起的脚瞬间定格在空中,景乔僵硬转身,讪讪的打着招呼;“张管家,您还没睡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少奶奶要吃宵夜吗?我去让厨房做。”张管家延续他一贯风格,微笑着。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我一点都不饿,有点累,我就先上楼休息了。”景乔连忙摆手,心底想到什么,她开口问道;“靳先生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回来,二少爷也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回答,景乔呼了口气,顿时放松自在下来,摸了摸扁平的肚子,一整天没有吃东西,晚上又蹦又跳,也确实是饿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舔着嘴唇,讪笑,很不好意思;“张管家,宵夜还有吗?我现在感觉有点饿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管家打算让厨房去做,却被景乔给拦住了,她决定去厨房随便热点什么东西吃就好,不用那么麻烦。

    除了粥,厨房中没有剩下其它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随便热了些粥,景乔端着走出厨房。

    这时,靳水墨正好走了进来,身形高大俊美,质地垂感极好的灰色风衣将他映衬的很挺拔,里面穿着高领黑色毛衣,透着时尚英伦范,两手随意插在西装裤口袋,风流潇洒。

    抬头扫了一眼他,景乔没说话,径直向前走。

    被彻底无视,靳水墨心中很不爽,长腿一跨,直接挡住景乔的去路,异常不客气;“你眼瞎?难道没有看到本少爷?”

    景乔在心底没好气的冷哼一声,长的倒是人模人样,一开口就胃口倒尽!

    依旧不理他,景乔向左,靳水墨也跟着向左,她向右,他跟着向右,愚蠢又幼稚!

    她很怕靳言深,至于靳水墨,在景乔眼里,他根本就是一神经病,来了脾气;“有病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想你好过!”靳水墨眯着眼,一字一句道,看到她端在手里的粥,眉头一挑,长臂一伸,直接连粥带碗的全给砸到地上。

    顿时,热粥流溢,碎片崩飞。

    这次,景乔彻底被惹怒了,两手握拳,攥紧,咬牙切齿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靳水墨吊儿郎当的耸着肩膀,笑得很满足;“怎么,生气了?”

    二话不说,景乔直接抬脚,快起快落,一脚就狠狠踩在他的皮鞋上,顺势还拧了几下。

    她下脚太重,靳水墨倒吸一口冷气,弯腰,抱着那只脚,连蹦带跳。

    “有病,就去医院治,如果再像个神经病一样的在我面前叨叨逼逼,我见你一次,揍你一次!”

    靳水墨自然被激怒了,胳膊一勾,去逮景乔,可她灵活的很,像只泥鳅似的,一下就从他胳膊底下钻出去,跑上楼。

    “傻逼!你给我等着,看本少爷怎么收拾你!”楼梯下的靳水墨气急败坏的吼着,声音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张管家嘴角有淡笑,这个宅子死气沉沉了太久,现在终于有点气息,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宵夜没吃上也就罢了,还生了一肚子火,景乔长长出了两口气,打算洗澡睡觉,不吃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过于劳累,很快,她就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,睡到后半夜的时候,景乔迷迷糊糊间觉得好像东西压在自己身上,有些沉。

    她很困,困得连手和脚都抬不起来,所以也没当回事,翻身,继续睡。

    这一次,却有怪异的声音不断在房间响起,像是风吹着窗户,又像是有东西掉在地上,在寂静的夜里,尤为刺耳。

    景乔屏住呼吸,缓缓睁开眼睛,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,像是给房间渡上了一层银光。

    轻纱飘动,树影婆娑摇摆,有响声,犹如有人站在窗户后,阴影张牙舞抓,有些渗人……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