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三十九章 请你不要乱说话!

    意识继续涣散模糊,景乔觉得贴着脸的东西特别舒服,凉快,于是又贴近一些,满足叹息,觉得嘴巴也热的冒烟,干脆张着小嘴吹着热气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靳言深眼眸微微一紧,他三十三岁,不是不谙世事的毛头小伙,在商场上更是起起伏伏了十几年,什么都看过,也经历过。

    现在两人的身体是怎么回事,他比医生都清楚。

    眯眼,靳言深睨着在沙发上一个劲乱蹭的景乔,许久以后,才终于弯腰,伸出矜贵的手,将她从地上抱起。

    动作不温柔,略显粗鲁。

    坐进车内,景乔就像是被丢垃圾一样,随便扔在后座,幸好身下是绵软的皮椅,没有多大痛楚。

    轿车缓缓启动,驶进了繁华的夜色之中……

    靳言深抽出跟烟,点燃,刁在唇上,平复着内心的潮热和躁动,很明显,他此时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儿去。

    停在靳宅外,靳言深深呼口气,捻灭烟头,再次抱起她,踏进别墅,只是,一向矫健笔直的步伐,在此时却显得略微急促。

    然后,暗夜深沉,春色无边……

    寄情结束的最后一刻,她头脑空白,像是翱翔在了空中,轻飘飘的,像只小鸟,做着最美丽的梦……

    她脸上,身上,更是都布满了汗珠,像是刚刚才跑完了三千米,又累又热,异常激烈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  景乔睁开眼,觉得头痛,身体也疼,那种疼恍若散了架,胳膊和腿都不是自己的,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摇头,驱散着那阵钻心的疼,她目光看向四周,银灰色的轻纱,木制的旋转楼梯,富丽堂皇,环境如此陌生。

    再低头,景乔又看到床边乱七八糟,扔成一片凌乱,男人的西装裤,皮带,n裤,烟盒,领带,还有几团卫生纸……

    脑海中有几秒空白,像是当机了一样,等到反应过来后,她连忙一手扯开身上的被子,然后,怔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紧接着,昨天晚上的情景犹如潮涌般袭来,一幕接着一幕,深刻且清晰……

    她主动抱着他,黏着他,死活都不肯松开,如同树袋熊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承认,但昨晚上主动热情的的确是她自己,所以,没有什么可埋怨的。

    深呼吸,景乔伸出纤细的手臂,使劲将连衣裙勾到怀中,打算先这么将就的穿着,等回到自己房间后,再换。

    准备离开时,她无意中瞥到了那抹鲜艳的红,在白色床单映衬下,显得愈发红艳,显眼。

    身子一怔,景乔愣在原地,嘴上说着不在意,心里却还是能感觉到刺痛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她清醒过来,心里在想,如果佣人过来收拾房间,肯定会看到床单,还有上面的血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别扭的不自在,景乔整理好被子,去扯床单,想要抽出来,然后自己处理掉。

    床单才抽出半截,一阵声响传来,她一惊,望过去。

    浴室门打开,男人走出来,腰间围着一条白色浴巾,只遮住了重点部位,健硕结实的胸膛,长臂长腿,肌肉姓感匀称,一看就知是平常锻炼出来的,浓黑的发丝上向下淌着水,赤脚。

    不是靳言深,又能是谁?

    景乔一直以为房间内除了自己没有人,这会儿僵硬的像是木头人,想到自己手里还抓着床单,她滞了滞,压迫感顿时袭来,手足无措!

    靳言深抽着烟,面无表情的睨着她此时的动作,当然也没有忽略床单上的红,扯动薄唇,冷冷道;“第一次?”

    落红,或许代表不了什么,那种紧致是不会骗人的,昨天晚上,他充分体会到了。

    没说话,景乔拧着眉,一气呵成,将床单抽出来,弄成一团,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在床上都能表现得这么热情?”他吸了口烟,话语中带着羞辱。

    指甲陷进掌心中,景乔隐忍着;“我被灌了酒,酒里面下了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,不喝酒,你会表现得更热情?”

    烟抽到一半没什么兴致在抽,靳言深将烟掐灭在烟灰缸内,走到衣柜旁,拿起黑色衬衣,优质的布料将完美的身材包裹起来,眉峰紧皱,心情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一开始,他根本就没想碰她,有安娅的原因,也有别的原因,他嫌弃她脏,不想碰,也不愿意碰。

    但是,等到了最后,却完完全全失控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酒杯中被下了yao,也或许是她的稚嫩清纯,像只鲜嫩的水蜜桃,肥美,多汁,让人只想占有。

    景乔胸口不断上下起伏着,被气的,依旧忍着,小声辩驳道;“我没有,请你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在他面前,她还是不敢放肆,总是隐忍,咬牙,将自己的真正性格隐藏起来,变的温顺,每次都表现得像个罪犯。

    的确,在他眼里,她就是一个罪犯。

    “呵,有没有,试试不就知道了?”他冷笑,薄唇勾勒出锋利的弧度。

    很诧异,她这副青涩鲜嫩多汁的身体却让他得到了极大满足,这种感觉,让靳言深厌恶的很。

    尤其是,在看到她白皙几乎透明的小脸儿时,竟然莫名觉得有几分顺眼。

    只不过才上了一次床,对她有这样的感觉,让他觉得可耻又讽刺,又不是没有上过女人!

    真是可笑!

    毕竟,她是害死安娅的罪魁祸首!

    景乔暗暗深深地呼吸,觉得胸口很疼,又很堵,实在不想和他待在同一个空间。

    这时,佣人在敲门,让吃早餐。

    趁着机会,二话不说,景乔抬脚就朝房间外走。

    “记住,如果再出现在那样的场合,后果自负,别以为我会对你仁慈,我只会让你下地狱!”

    套上西装长裤,靳言深看着她,视线冰冷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景乔低垂着头,觉得如芒在背,没回头,两步并作一步,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房间,她没有去楼下吃早餐,而是先洗澡,然后站在窗口等,等到黑色宾利离开后,才下楼。

    和陈倩通了电话,约好在咖啡馆见面。

    景乔赶到的时候,陈倩已经喝了两杯咖啡,这会儿正在无聊的看电视;“陪酒,你还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想去,不敢去,被发现了。”景乔情绪不怎么好,尽是沉闷,穿着高领毛衣,遮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打算办?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现在那边有什么活就找我,多苦多累都行,只要正经一点就成。”

    陈倩点头;“知道了,我帮你留意着,下午你打算干什么?有挺重要的两节课,去不去学校?”

    景乔摇头;“不去,得想办法赚钱,下学期的学费没着落,眼看就要上不起学了,还欠着一屁股债,得还。”

    陈倩没说话,觉得她命真苦,可惜自己自身难保,给她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两人分开后,景乔花两块五买了块蛋糕在路边啃,拿着报纸,在上面找招聘的信息,可一条符合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颓废的丢下报纸,她望着天空,真蓝,云层真白,白的甚至让她想哭。

    呼气,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,景乔脸上一喜,跑去了批发市场,批发了很多袜子,还有小玩意儿,都是小女生喜欢的那种。

    等到夜色渐黑,她在路旁,摆起地摊,没有一丝一毫的扭捏,声音响亮的很。

    “袜子,袜子,卖袜子了!老板娘和男人私奔,老板彻底疯了,赔本大甩卖,机不可失时不再来,五块钱三双,三双五块钱!”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