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落 作品

第三十八章 再不闭嘴,我把你送人!

    再一次被拖回房间,张总没有了上次的兴致和温柔,动作粗暴简单,直接将景乔扔到床上。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

    “妈的!给你脸不要脸,竟然敢对老子动手,看老子在床上怎么弄死你!”他骂骂咧咧,神色狰狞。

    头撞到床头,泛着一阵阵发麻的疼,景乔疼的咬紧牙根,却没有时间去理会,警惕防备的盯着男人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裤子随意扯掉,男人就猴急的往床上爬,连衣服都没时间脱。

    身体一点一点的向后退,景乔抓紧身下的床单,身子轻颤;“我警告你,你最好别过来!”

    “警告我?你以为你谁啊!你是靳先生已经不要的货色,这种时候,谁会理你?你拿什么警告我?”

    嗤之以鼻,张总冷笑着,一步步逼近;“还不如跟了我,吃香的,喝辣的,靳言深有钱,我也有钱,他不就长了张钩男人魂的脸?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后背抵住了床,身后已经无路可退,景乔绷紧身体,再次开口道;“你真的不要过来,否则,我和你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“同归于尽?我还真想看看,你怎么和我同归于尽!”一边说着,他一边向前扑过去,将景乔给压在身下,肥胖的两腿夹住她身体,让她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景乔就像是用绳子捆住的蚂蚱,动弹不得!

    张总扬起满意的笑,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有口水,湿湿黏黏,景乔觉得反胃又恶心,可奇怪的是,身体内燃烧的火焰却在消退,觉得冰凉,舒服。

    再想到那杯被强硬灌下的红酒,景乔知道,问题肯定是出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现在,她还有意识和理智,所以还能抵抗,等到一会儿药性发作,景乔害怕会忍不住扑上去的变成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于是更加剧烈的反抗起来。

    而男人根本不把她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滚!滚!!”景乔脸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,真的像是疯了一样,目光留意到床边的台灯,她伸长手臂勾住,攥在掌心,撕心裂肺的喊;“给我滚!”

    箭已经在弦上,怎么可能不发?

    “还装什么烈女,你都已经湿了,我能感觉到,现在,让我来满足你!”他笑着,气喘的更粗了。

    景乔闭眼,却下了狠心,抬手,把台灯直接朝着张总的头砸过去!

    “哐当——”一声,然后是男人狼哭鬼嚎的叫声,睁眼,景乔看到红色的鲜血顺着他颈间流下,很多的血。

    她没管,扯住自己的衣服,抬脚就跑,然后张总却顺手抓住了脚踝,一巴掌对着景乔就扇了过去;“妈的,老子今天整死你!”

    这次,景乔彻底感觉到了绝望,她咬住舌尖,不想活了,打算和他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突然,她感觉到身上骤然一轻,紧接着闷哼声响起,她轻颤着睫毛,小心翼翼的睁开眼。

    靳言深站在床边,张总倒在他脚下,男人脸庞俊美,唇角绷的紧紧。

    景乔伸手拉住被子,盖住身体,由于恐惧,身体还在瑟瑟发抖,眼睛内有泪水,身体却火热的很,像是要爆炸,又像是有几千只蚂蚁在爬,痒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还坐在床上干什么?没陪够,想继续?”靳言深神色冷漠,抬起,看着手腕上的名贵腕表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分明的骨节处还染上了一点鲜血,他眉头皱起,觉得挺脏。

    “滚!你滚出去!”

    她的情绪还没有平静下来,听到这句无情又冷酷的话语后,害怕和恐惧在瞬间崩溃而出,撕心裂肺的喊叫;“谁需要你的假好心!让他强我不就是你的意思,你在这种时候出现做什么?”

    眸光睨着她,靳言深眉目冷酷,有几分不耐在增长,还有心中那簇燃烧的火焰;“有能耐了?敢对我大喊大叫?”

    “我这会儿连死都不害怕,还害怕什么?”景乔抹着眼角,情绪异常激烈;“让安娅替我出国,是我不对,你想要替安娅报仇,直接杀了我,不要那么卑鄙!”

    靳言深伸手扯了下领带,解开衬衣的前两个扣子,转身,端起茶几上的红酒杯,冰凉醇香的液体从喉咙流进胸口,让他的烦躁又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真是入邪了!

    他一向没有什么善心,而她又是害死安娅的罪魁祸首,碰到这样的遭遇,是她活该,理所应当付出的代价,这是她害死安娅的下场!

    所以,他为什么要进来制止?

    因为她求救时明亮的眼睛,还是因为最后凄凉绝望的一笑?

    呵,年纪大了,却会给自己找事了!

    “走不走?”他冷冽开口,又抿了杯红酒,却觉得红酒味道有些差,入喉的感觉不怎么对,像是劣质红酒,又像是添加了什么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!有能耐你现在就杀了我!”景乔根本不听他的话,亢奋激动,嗓音嘶哑。

    靳言深没有耐心再和她扯下去,眉峰一皱,扯动薄唇,丢下一句话;“再不停止,我会把你送给另外一个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,景乔闭嘴了,她脸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,胸口剧烈上下起伏,又愤怒又委屈,却又怕他真的再把自己送给别的男人。

    所以,她压抑着,没再吵闹,一手拉过床上的衣服,钻进被子里,簌簌的穿着。

    穿好,下床,她双腿却软的很,站都站不稳,直接跌坐在地上,喘着气儿,呼吸都像是带着火苗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药性也的确开始强烈的发作。

    意识模糊,景乔脸靠在床边,双眼含水朦胧,连房间内的摆设都看不清楚,只觉得热……好热……

    觉得她反应不对劲,靳言深走近床边,修长的手指挑起景乔的脸儿,捏着看。

    从下巴处传来的那一抹冰凉,直接沁入心鼻,景乔觉得好舒服,她眯着眼,下意识的动了动,扭着身子。

    正好,她微张的唇瓣擦过男人有力的大掌,火热的吐息全部喷在了他掌心……

    靳言深原本还没有什么感觉,被她小嘴儿的热气一喷,立马也觉得自己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他身体内立即沸腾,像是火把被点燃,烧的噼里啪啦作响,后背到脚底,一阵电流窜过,酥麻酥麻……
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
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
...
...